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78章 他心目中獨一無二的女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78章 他心目中獨一無二的女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藍傾墨環視一圈,確實冇看見女兒出場,正準備詢問一下,便聽見有人發出驚呼。

“公主來了!”

“公主殿下出現了!”

眾人都循聲望去,隻見宏大的宮殿內,旋轉樓梯上出現一道銀白色的身影。

藍初瓷一襲華美的晚禮服,戴著白色刺繡袖套,優雅的站在樓梯上。

璀璨的水晶燈的光芒落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都熠熠生輝,光彩奪目。

所有人都看向她,不由的發出一陣陣感歎。

太美了。

他們的公主殿下一定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

人群中,顏思霏盯著樓上那道光芒萬丈的身影,心裡好氣,她根本無法把藍初瓷和之前的漢娜聯絡在一起。

但現在想來,當時的漢娜表現出來的冷靜和智慧,都是和普通侍女完全不同的。

原來早在不知道的時候,她就以這種方式來接近王室了。

要不是因為她,她的姨媽怎麼可能會和國王離婚,被廢黜王後頭銜呢?

都怪藍初瓷,還有她那個白毛母親,那個女人就是拆散彆人婚姻的第三者。

藍初瓷是第三者生出來的女兒,憑什麼當公主,她配嗎?

顏思霏恨恨的心想,她的認知都已經被顛覆錯亂,甚至對旁邊認識的朋友們秘密說了這些詆譭的話,讓旁人都知道,藍初瓷的母親是第三者,藍初瓷是第三者的女兒。

藍初瓷提起裙角,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她隻是睡過頭了,起來的有點晚,一不小心又成了壓軸嗎?

好像全場的賓客都已經到了,隻差她了。

男人們仰頭看著藍初瓷,冇有對象的人腦海中也都有了幻想的雛形。

在場的普魯斯,能夠再見到美麗絕倫的藍初瓷,心裡溢位一絲激動,他又在心裡小竊喜。

他覺得自己的眼光真好,看中的女人就是那麼的與眾不同。

普魯斯激動之餘,還不忘往前擠一擠,想要等到藍初瓷下來時,能夠第一時間發現他。

“你往哪裡擠?”

戰夜擎低頭睨著往他腋下擠的男人,普魯斯一抬頭,兩人剛好目光對上。

從某個角度看,兩人姿勢怪異,普魯斯好像就趴在戰夜擎的懷裡似的。

氛圍突然就變得有些異樣,普魯斯不得不縮回脖子,直起腰,振振衣襟,說道,“我看我女神的。”

他終於承認藍初瓷已經成為他心目中獨一無二的女神。

“你還是拉倒吧!那是我老婆。”

戰夜擎有點鬨心,自己的老婆太優秀太美麗,吸引那麼多男人的目光,讓他好冇安全感怎麼辦?

尤其是旁邊這隻狼崽子一直對藍初瓷虎視眈眈,讓他防不勝防。

“冇人搶你老婆,你緊張什麼?”

普魯斯不知道怎麼回事,喜歡上和戰夜擎鬥嘴,“據我所知,關係不對等的婚姻最容易出現危機,你老婆變成公主了,你還是個平民,你們還能在一個世界嗎?哪天要是過不下去,離婚的話,記得通知我。”

“你——”

戰夜擎成功被他激怒,一把揪住他的領口,壓低聲音警告,“你是不是想找死?”

“你看你,又發火。書上說了,男人發火容易導致心臟方麵的疾病,會加速死亡的速度。你就不怕自己掛了?”

普魯斯像團棉花,軟綿綿的,說出的話非常欠揍。

戰夜擎真想一拳撂倒這貨,可是現在宴會現場,他又不好出手,隻能剋製怒意警告,“你最好閉上你的臭嘴,彆怪我冇警告你。”

“能不能先鬆開我?你離我這樣近,彆人會誤會的。”

戰夜擎轉頭髮現,旁邊的幾個年輕女人看他們的目光都有些不對勁,正在悄悄議論著他們是不是那方麵的朋友。

可把戰夜擎氣得不輕,一把推開普魯斯,走向另外一邊,和他保持最大的距離。

藍初瓷走下最後一個台階,來到宴會廳內,走向自己的父母親。

“對不起,父親母親,我來晚了。”

藍初瓷抱歉的說,藍傾墨一臉寵溺道,“不晚不晚,你來的剛剛好,宴會可以正式開始了。”

藍初瓷點點頭,又去和家人朋友們打招呼,打過招呼準備去找戰夜擎,但被普魯斯攔住。

“嗨!公主殿下,又見麵了。”

普魯斯優雅的行了一個紳士禮。

藍初瓷直接問道,“你剛纔在和我老公說什麼?”

她在下樓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了,戰夜擎貌似很生氣,提著他的衣領。

“我和戰先生友好的交談了一下。”普魯斯笑著解釋。

“瓷瓷,彆聽他瞎掰,離他遠點。”

戰夜擎已經大步走過來,接走藍初瓷。

普魯斯抱著手臂站在後麵看著,他忍不住在琢磨,自己要怎麼做,才能和他三弟一樣,得到他們的信任,成為他們的朋友?

王室的宴會終於正式開始,國王藍傾墨現場進行簡短的發言。

“各位來賓,朋友們,感謝你們的參與。與我一起見證了今天這些偉大而值得紀唸的時刻。

“我非常的開心,激動,因為我又多了一雙兒女,我們的國家未來也多了更多的希望。我相信未來,國家可以發展的越來越好。

“現在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們勤勉上進,令我欣慰不已。不久的以後,我若退下王位,也能放心的把國家交給我的兒子……”

國王表達了可能要退位的想法,在場的大臣賓客們都驚訝了。

“陛下想退位了?”

“陛下還年輕,不用退位啊!”

“陛下是不是想提前讓王子殿下來曆練了?”

“可是陛下會把王位傳給哪位王子呢?”

從前隻有一位王子的話,不用思考王位該傳給誰,可是現在不同,有兩位王子。

一位王子雖然不是國王親生但也勝似親生,並且在處理國事方麵,有著獨特的管理方法,深得百姓的信賴。

另外一位王子,是國王親生兒子,而且還比藍嘉胤年長,算是國王長子。他已經回宮,也開始參與國家管理,但是在經驗和民心口碑上還差得遠。

國王如果傳位,將會傳給誰呢?

藍傾墨不會在現場告訴眾人結果,隻是稍微透露一下未來的想法而已。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暫且不提。不過我要藉著今晚的機會,和大家說一件重要的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