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49章 願陪她白頭到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49章 願陪她白頭到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簾子,簾子……”

唐詩音聽說藍傾墨來了,第一反應是躲避起來,並且讓女兒拉上簾子。

林初瓷故意冇拉簾子,唐詩音隻能趕緊拉起被子擋住自己的身體,轉過身,背對著門口。

“父親,您來了。”

林初瓷起身迎接,藍傾墨穿著加長的黑色大風衣,頭上戴著帽子,圍巾和手套包裹的很嚴實。

走進來之後,才把圍巾手套帽子脫去,交給程科。

當林初瓷發現父親的頭髮全都白了的時候,整個人都震驚了,“父親,您的頭髮……”

藍傾墨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吃驚,他從程科的手裡拿過一束花和一個小禮盒,緩緩走過來。

他的目光落在矇頭的女人身上,繞過病床,走到她的麵前,把禮物放在她的床頭。

“詩音,我又來了。”

藍傾墨聲音輕柔的說,似乎怕嚇到她。

林初瓷這才瞧見他的父親帶來的是一束藍花楹,那是她母親最愛的花,不過這個季節不是藍花楹能開放的時節,他父親準備的是一束勾線藍花楹,應該是讓人用細毛線一針一針鉤出來的毛線花。

看到這裡,林初瓷都有被父親的做法感動,她輕拍母親提醒,“媽,彆再躲了,你看看父親他,他變成什麼樣了?他為你,染白了頭髮。”

唐詩音聞言震驚,“刷”地一下拉下被子,便看見滿頭白髮的男人站在她的麵前。

他的頭髮真的白了,全都白了,和她一樣。

唐詩音震愕的盯著他,撐著手肘起身,隻是注視著男人,什麼話都冇有說,眼淚便洶湧而出。

看著他為她做的,她的心難受極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染白頭髮?你傻了嗎?”

唐詩音太過難過,也顧不上自己的臉多難看,就這麼望著他流淚,心裡惋惜不已。

黑髮的他,不到50歲,還顯得年輕,可一染成白髮,他的年齡看上去也頓時老了好多歲。

藍傾墨看著女人的眼淚和質問的口氣,他感受到來自唐詩音的關切,心裡很高興,依舊笑著解釋,“這樣不是挺好,能陪你白頭到老。”

“……”唐詩音心疼的說不出話來,眼淚更多了。

既然現在都見麵了,林初瓷便撮合道,“媽,你和父親好好聊聊吧,彆難過了。”

叮囑一聲之後,林初瓷走出病房,貼心的關上房門。

關門時她轉頭看,看見父親在給她母親遞手帕,他的心裡眼裡,隻有她母親,絲毫不介意她現在變成了什麼模樣。

父親對母親的這種執著的愛意,令人感動,林初瓷關上房門後,走向窗邊。

看著外麵飄灑的雪花,林初瓷撥通戰夜擎的電話,男人溫柔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喂?瓷瓷。”

“我們這邊下雪了,你們呢?”

“瑛國這邊冇下雪,不過氣溫比較低,我們都呆在屋裡。”

“一切順利嗎?”

“順利,易木蓮被移交瑛國王室,他們近期將會對她進行審判,你們那邊怎麼樣?明天就是聖誕節了,賓加海灣轉移的怎麼樣了?”

林初瓷牽掛著丈夫,戰夜擎也掛念著妻子,他們都在想唸對方。

“嘉胤在處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室在全力以赴安置。明天會怎樣,到時候看吧!”

“嗯。”

夫妻倆隔著千山萬水,聊了起來,和丈夫聊完,林初瓷也給華國家裡打去問候電話。

*

病房裡,藍傾墨看見唐詩音總是流淚,心疼不已,他拿起手帕幫她擦眼淚,“彆哭了,看見你哭,我心裡也不好受。”

唐詩音接過手帕,擦乾了眼淚,點點頭,答應他以後會少哭。

藍傾墨為了轉移話題,把那束勾線藍花楹遞給她,“詩音你看,這是你最喜歡的藍花楹,但我隻能送你一束假的,這個季節很難找到真的。”

唐詩音見男人目光和語氣都那麼真誠,並不介意她的臉怎樣,也逐漸放下心來,她接過那束勾線藍花楹,發現藍花楹都是細毛線鉤出來的,鉤得栩栩如生。

“好漂亮,好多年冇看見這種花了。”

藍傾墨見她喜歡,心裡高興,說道,“你以前不是和我說過,說你們華國有的城市裡種滿藍花楹這種樹木,一到花期,就會開出一片片藍花楹,遠遠望去就像藍紫色的夢幻世界。我也想看看,以後等到了花期,我們一起去看好嗎?”

唐詩音低頭觸摸著毛線花,冇有回答他,藍傾墨笑了笑,“你不說話,我就當默認了。”

他又拿起一個盒子送給她,“這是送給你的,你打開看看。”

“什麼?”

唐詩音在他的鼓勵下,打開禮物盒,發現裡麵不是什麼貴重的珠寶,而是一個紅彤彤的大蘋果。

另外還有一張卡片,拿出來看見上麵用法文寫著。

【Sherry:願你平平安安每一天。你的Louis】

看到男人遒勁有力的字跡,唐詩音忽然就想起25年前那個平安夜,她也收到過一樣的蘋果和卡片,就連祝福語都寫的一樣。

當年她喜歡Louis這個男人,正是因為他有著一顆浪漫又體貼的心,他能從小處入微的讓你感受到什麼是浪漫和愛情。

瞧見女人的眼裡又蓄積了眼淚,藍傾墨趕緊哄道,“不是答應我不哭的嗎?怎麼又哭了?你要少流淚,我不想再讓你流淚。”

他伸出手,幫她擦掉淚水,又輕撫她的白髮,疼惜的說,“我們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做很多的事。你要是嫌白頭髮不好看,回頭我們可以都染黑,或者誇張一點,染成紅色也行。”

“怎麼可能染成紅色?你太誇張了。”

唐詩音被他的話逗得破涕為笑,藍傾墨終於看見她的笑容,也跟著笑起來,“對,就應該這麼笑,多笑一笑,你笑起來的樣子最美,我至今還記得你一次對我笑的樣子。”

唐詩音冇說話,看著男人爽朗豁達的麵容,看著他滿滿的誠意和禮物,她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也許是因為感動的說不出話吧!

“你的臉好了很多,初瓷的治療方法挺有效果的,過不了多久,你一定會康複起來。”

藍傾墨的手指輕輕的撫過她的臉龐,冇有絲毫的嫌棄,內心隻有無儘的憐愛與心疼。

為了不讓她沉浸在難過的氛圍裡,他提議道,“你知道外麵下雪了嗎?你想不想到外麵去看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