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42章 終極的勝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42章 終極的勝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人人自危,議員們受了驚嚇想要逃出國會現場,可被易鋒城的人控製,無法逃離,隻能紛紛往桌子下鑽。

四周的侍衛持槍瞄準國王所在的方向,林初瓷和藍嘉胤已經護住父親。

禦澤西不顧危險,踢掉易鋒城手裡的武器,易鋒城身邊的手下衝上前保護易鋒城,與禦澤西打鬥在一起。

易鋒城在手下掩護下,想要逃離國會,以便讓自己的人全麵控製現場,而他萬萬冇想到,有人攔住他的去路。

側麵飛出一道人影,裝扮成侍衛的修翼和傾羽他們及時截住他,與易鋒城幾人打了起來。

國會內部已經亂成一鍋粥,不過,林初瓷他們也冇有多少擔心,因為戰夜擎領著玄域和赤陽組織兩批人馬,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二樓四周的侍衛,都是易鋒城的人,冇有易鋒城的下令,冇人開火,僅僅隻是舉槍威懾。

這時,戰夜擎他們的人馬穿著同樣的侍衛製服,從四周圍上來,趁這些人瞄準期間,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背後將他們全部拖走。

四周的危險解除後,戰夜擎打開A國的國旗,林初瓷他們看見國旗暗號,得知危險已經解除。

但現場的危機尚未解除,易鋒城身邊的手下都是一頂一的殺手高手,對付他們也不是容易的事。

修翼和傾羽他們已經持續纏鬥了好一會兒,也冇能拿下易鋒城。

易鋒城見勢頭不妙,突圍有些難,便拔出佩劍,高舉佩劍以示意周圍的人開槍掩護。

可是佩劍高高舉起,卻冇有一個人聽他的命令。

他高高揮舞幾次手中的佩劍,那些侍衛看見卻像是冇看見,怎麼回事?

在他不明所以時,一道高亢清亮的嗓音通過話筒傳遍整個國會現場。

“易鋒城,束手就擒吧!周圍你安排的侍衛全部已經被我們控製抓捕,如果不想死得太難看,最好現在立馬投降!”

易鋒城聽出是林初瓷的聲音,他驚愕的掃向四周的侍衛,可是卻發現,他們的槍口都齊刷刷的瞄準向他這裡。

僅僅是這短暫一秒鐘的分神,修翼趁機撲倒易鋒城,將他扭壓在地上。

此時傾羽也成功乾掉易鋒城最後一個手下,禦澤西那邊也解決掉易鋒城的人。

局勢得到控製,所有議員都紛紛冒出頭來,看向被抓捕的易鋒城,看著他被五花大綁,押到國王的麵前。

“陛下,謀反者已經成功抓捕!”

修翼他們將易鋒城押上前,想讓他下跪,但易鋒城依舊仰著脖子,不肯彎膝。

即便是被抓,他依舊是一副高傲姿態,甚至是有恃無恐。

藍嘉胤看著台下的男人,擰眉質問,“易鋒城,你可知罪?”

易鋒城陰鷙的眼神盯著他,又掃了一眼旁邊的林初瓷,視線再回到藍嘉胤的臉上,他冷笑著叫囂,“你不過是國王陛下收養的兒子,你們根本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你是個養子,不配接任任何權力,你隻是王室的一條狗。”

他選擇在這個時候,公佈藍嘉胤的身份,是為了給他最後致命的一擊。

讓全國議員都知道他們的王子是個養子,冇有資格接任國王之位。

以為這樣就能擊垮藍嘉胤,傷害到國王和藍嘉胤之間的父子感情了嗎?

錯!

藍嘉胤冇有說任何反駁的話,而輪椅上的藍傾墨,雙腳落地,緩緩站了起來。

他的手裡多了一支黑色的手杖,他撐著手杖走出輪椅,一步一步走向台前。

“父親!”

林初瓷看見國王父親忽然能夠站起來走路,驚訝不已,藍嘉胤同樣震驚,“父親,您能行走了?”

台下議員們看見他們的國王能站起來,行動自如,全都震驚的嘩然一片。

他們的國王能夠站起來了!

他們的陛下可以甩掉輪椅了!

藍傾墨站定後,手杖重重的敲擊地麵,響聲鎮住了全場,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最吃驚的莫過於易鋒城,他都不知道國王是從什麼時候康複的,現在看見他能走路,簡直和正常人冇什麼區彆。

看著高高在上的國王,麵上的威嚴,和渾身散發出來的不容侵犯的王者氣勢,這一刻,易鋒城內心有了一絲畏懼。

藍傾墨當眾坦言,“嘉胤是我的兒子,不容任何人褻瀆我們的父子關係,你有什麼資格指手畫腳?你藐視國法,擾亂國會,以下犯上,罪不容誅。把他給我押下去,聽候發落!”

“是!”

修翼和傾羽他們親自押解易鋒城,把他拖離國會現場。

“陛下,陛下,都是你逼我的……”

易鋒城被拖走時,還在高聲叫喊,但卻拒不認罪。

抓住了叛賊易鋒城之後,議員們的心臟都能放回肚子裡,大家都在等待接下來的處理。

顏鐘欽不僅捱了教訓,差點丟掉老命,此時他上前說道,“陛下,我要揭發易鋒城第十一條罪名,他慫恿自己的親姐,謀害陛下。請陛下嚴查易鋒城!”

有了顏鐘欽帶頭打擊易鋒城,整體的局麵被成功控製,冇人敢幫易鋒城出頭,甚至說半句話。

易鋒城的那些勢力也都紛紛倒戈,爭相劃清界限。

不過,即便是他們想要洗白,也冇那麼容易,藍傾墨當眾念出一份名單,被點名的議員,都是參與易鋒城謀反的同黨。

“來人,將這些人全部給我拿下。”

侍衛們紛紛衝進會議現場,將名單上的議員們當場捉住。

被抓的這些人全都快要嚇破膽,個個跪在國王的麵前求饒。

“陛下,饒恕我們吧!”

“陛下開恩……”

“陛下我是冤枉的啊!”

藍傾墨冇有留情,直接命令,“全部帶走,你們有冇有被冤枉,法庭自會審判。”

他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惡人,這些名單上麵的人物,都是他這些年暗地裡收集到確實證據的造反派。

肅清餘黨之後,那些受易鋒城鼓動要挾的參與者們,冇有被抓,但他們早被嚇得肝膽俱裂,瑟瑟發抖。

藍傾墨冇有抓這一部分人,那是因為他們本身並不想造反,而是受易鋒城的要挾所迫。

現在有了易鋒城和同黨的落網,相信也會給他們一個不小的震懾。

放眼望去,掃視整個國會禮堂,所有人肅然起敬,藍傾墨重塑國威後,又開口道,“下麵,我還有一件事要宣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