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38章 懷疑死因有蹊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38章 懷疑死因有蹊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再看那張臉,上麵遍佈了可怕的紫紅色斑,已經完全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樣。

完完全全看清唐詩音現在的模樣後,藍傾墨的心疼得快要碎了,他握住她的手,伏在床邊,痛哭起來。

“sherry……詩音……對不起……對不起……”

他嗚嗚咽咽的訴說著心中的自責之情,天知道他內心裡有多麼的自責,恨不能一刀捅死自己。

他辜負了自己最深愛的女人,連累了她的一生,他有罪啊!

林初瓷從門縫裡看見父親陷入深深的痛苦和自責裡,也難過的掉下眼淚,她冇有進去,而是把最後一點門縫關上,把空間留給他們兩人。

藍傾墨痛哭流涕,抬起頭,淚眼朦朧,他伸出顫抖的手,去碰觸她那頭蒼白的髮絲,心,痛的滴血。

他的手指又輕輕拂過她滿是瘤斑的臉,冇有任何嫌棄,有的隻是心痛欲絕。

藍傾墨自責的想死,眼淚不止,口中喃喃自語。

“對不起,詩音,都怪我……但凡當年我若能親自去華國找你,也許會是另外一種光景。你也許會告訴我,你有了我的孩子……”

“我們錯過了太多太多,如果當年冇有發生車禍,也許現在,我們一家人都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詩音,這輩子我欠了你太多,希望你快點好起來,還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來贖罪,讓我用餘生來賠償你。”

藍傾墨在病房裡難過了很久,陪著她說了很多話,才離開病房。

“等著我,詩音,等我處理好國家的事,就來接你回家。”

臨走的時候,他不忘對她許下承諾。

聽見病房門開了又關上,處於假睡狀態的唐詩音,終於再也剋製不住,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醒來的,先聽到的就是熟悉的聲音,聽見藍傾墨在她耳邊說了那麼多的話。

她心痛,不敢睜開眼睛麵對他,等到他離開後,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哭了出來。

她和藍傾墨怎麼可能呢?

他們都回不到從前了。

病房外麵,藍傾墨紅著眼眶出來,林初瓷安慰道,“父親,彆難過了。”

“我不難過,我覺得你母親能夠好起來,我要給她請最好的醫生,治療好她,你要多多鼓勵她。”藍傾墨含淚和女兒說。

“我知道了,父親。”

林初瓷把藍傾墨送走之後,回到病房,看見正在默默哭泣的母親。

“媽,媽……你醒了?”

唐詩音睜開淚眼,林初瓷握住她的手,細聲問,“剛纔父親來過了,你知道了?”

她點點頭,眼淚更多了。

林初瓷幫母親擦乾眼淚,安慰道,“彆哭了,媽,父親他一點也不嫌棄你,他還在等你,等你好起來,你們還能見麵的。”

“我不想見他……”

唐詩音心痛的搖搖頭,“也許我早就該死了的,不該活在這個世上,拖累你們。”

“不,媽,不許你說這樣的話,冇有你,我們怎麼辦?弟弟還冇享受過一天有媽媽在身邊的幸福日子,你捨得離開我們嗎?”

林初瓷幫母親擦掉眼淚,繼續哄道,“你都當了外婆了,你有四個可愛的外孫,你不想見見他們嗎?”

“我想……”

“那就聽話,接受治療,等你好了以後,我們一起回華國,你就能見到他們了。”

在林初瓷的開導下,唐詩音絕望的心境才稍稍有了活下去的轉機。

唐詩音做過血液處理,身體比較虛弱,要等兩天才能讓沐靈芸幫她繼續做祛毒治療。

林初瓷悉心照料母親,陪在她身邊,沐靈芸過來,也幫忙一起開導唐詩音,讓她的心情變好不少。

*

國會的前一晚,整個聖城風雲變幻,暗流湧動。

顏家因為易雅蘭的死正在操辦喪事,顏鐘欽因懷疑妻子的死因有蹊蹺,特地進宮求見國王。

藍傾墨接見了顏鐘欽,顏鐘欽就妻子在王宮大殿台階上摔下意外身故的事,詢問了國王。

“陛下,我妻子怎麼會好好的從台階上摔下去?能不能給我看看當時的監控視頻?”顏鐘欽問道。

藍傾墨回答他,“鐘欽,我勸你還是不要看的為好。”

“為什麼?陛下,我妻子鮮活一條生命說冇就冇了,我連看一下事發時的監控的權利都冇有嗎?”顏鐘欽不依不饒道。

藍傾墨深出一口氣,“好,既然你要看,我可以讓人帶你去看,至於你看完之後的諸多疑問和不解,你可以直接回去問你的小舅子易鋒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顏鐘欽被國王的話,繞得更迷糊了,但他還是要等看完監控再說。

在程科的安排下,顏鐘欽得以檢視大殿前的監控畫麵,當他看到自己的妻子換上王後平時的衣服出現,震驚不已。

雖然穿著王後的衣服,可是作為丈夫,他還是能一眼看出來是他的妻子易雅蘭。

之前屍體送回顏家時,衣服摔破,且被鮮血染滿,他倒是冇看清她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

“雅蘭她這是做什麼?”

冇人回答他,他隻能繼續往下看,接著出現的畫麵,是易雅蘭冒充王後的畫麵,國王冇有理會她,準備走,但她卻跑上前推國王的輪椅,把輪椅往台階下推。

結果輪椅和國王都翻下去,易雅蘭也跟著一起翻倒,畫麵驚心動魄,但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是他的妻子想要謀害陛下。

看完監控之後,顏鐘欽嚇得跌坐在地上,頓時脊背被冷汗浸透,整個人靈魂都快被嚇得飛出軀殼。

他的妻子,發了什麼瘋,竟然在大殿之上,欲謀害陛下?

結果謀害不成,反而自己摔下去摔死了。

程科見顏鐘欽被嚇壞,說道,“顏議員,你已經看到真實情況了吧?陛下他念你一片忠心,並冇有製裁你們顏家的罪名,也冇有把這些內幕公佈出去。否則,你們顏家謀害陛下的罪名成立,全家都要獲罪。”

“我……這……怎麼會這樣?”

顏鐘欽臉色麵如死灰,此刻腿軟的站不起來,但他還是覺得妻子不是這樣的人,“她怎麼會對陛下做出這種事?她怎麼敢……”

“這就要問易部長了,他知道的比誰都清楚。顏夫人如果不是受人鼓動和教唆,怎敢冒死謀害陛下?顏議員務必要好好想想,自己是要保住顏家的一切,還是要助紂為虐,與陛下作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