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37章 激發了他的身體本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37章 激發了他的身體本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也許就是剛纔易雅蘭推他的那一瞬間,他跳出輪椅逃生,激發了他的身體本能。

“擔架來了,快把陛下抬上來。”

侍衛們搬來擔架,想將國王抬起來送醫院,但藍傾墨卻揮手製止。

他讓人拉他一把,兩個侍衛同時將他小心翼翼的架起來。

藍傾墨緩緩的站起來,用自己的雙腳撐在地上,侍衛們移動,他也能邁出一隻腳,跨到台階上方。

一步,兩步,連走了好幾步。

到了安全的位置,藍傾墨讓侍衛鬆開他,他獨自站在原地。

侍衛們都驚呆了,“陛下,您能站起來了!”

“陛下可以走路了,陛下康複了!”

侍衛們都替藍傾墨感到開心,最激動的莫過於藍傾墨自己,他終於可以甩掉輪椅,利用自己的雙腿,挪動步伐了。

他一步一步的嘗試著走路,侍衛們在一旁小心守護,直到有侍衛把他的輪椅抬上來。

藍傾墨重新坐回輪椅裡,臉上洋溢著前所未有的舒心的笑容,再看那藍天,都變得更加蔚藍明媚了起來,正如同他此刻的心境。

又有侍衛報告,“陛下,剛纔那個女人摔下去,已經死了。”

藍傾墨聞言,轉頭看向台階之下,神情冷漠了幾分,隻是吩咐道,“把屍體抬去,送還給顏家,就說顏夫人是意外從王宮階梯上失足摔死。”

“是。”

侍衛們及時去處理。

易雅蘭從高高的階梯上摔下來後,死相特彆難看,不僅麵目全非,腦袋磕在石階上,都開了瓢。

侍衛們將易雅蘭送回顏家,顏家人得知易雅蘭意外摔死,全都震驚不已。

昨晚還好好的,為什麼現在會意外喪命?

易雅蘭的丈夫是A國議員顏鐘欽,麵對妻子的死亡,詢問侍衛,得到的答案是,“顏夫人進宮詢問陛下關於廢黜王後一事,但出宮時,意外從台階上摔下來,當場斃命。陛下垂憐,特命我們將屍首送來。”

侍衛們送完屍體離開,顏鐘欽悲聲痛哭,顏思霏看見母親慘死,也哭成淚人。

想到什麼,顏鐘欽叫道,“菲菲,快,快通知你舅舅。”

顏思霏迅速聯絡易鋒城,易鋒城聞訊趕來顏家,看到姐姐慘死的樣子,心中駭然。

“這是怎麼回事?我二姐她怎麼了?”

顏鐘欽悲痛道,“是王宮侍衛送她回來,說是在王宮失足摔下階梯。”

“怎麼可能?不可能,我二姐絕不會意外死亡……”

易鋒城絕對不信易雅蘭是意外失足摔死的,這其中必有蹊蹺。

讓易雅蘭假扮王後進宮的這件事,隻有他和易雅蘭兩人知情,現在要是說出來,顏家人恐怕會怪罪於他。

但他姐進宮後,為什麼好好的摔死?

難道說,身份被國王識破了,從而遭到了殘害?

“不是意外死亡,又會是什麼原因?”顏鐘欽問。

正是栽贓的好時候,易鋒城臉色凝重道,“必然是陛下讓人所為,我二姐一定是死於非命。這和陛下脫不了乾係。”

“真的?”顏鐘欽震驚不已。

“千真萬確,姐夫,陛下這是要對付我們了,你可要引起警惕。”

顏鐘欽被易鋒城的話迷惑,信以為真,悲痛欲絕道,“想我顏家為國忠心耿耿,陛下卻如此對待,真叫人寒心啊!”

“姐夫,一定要為二姐報仇,明天的國會,你要助我一臂之力。”

易鋒城成功說服了自己的二姐夫,成敗就看明天了。

*

皇家醫院。

國王藍傾墨來到醫院這邊,他雖然雙腿恢複力氣,可是想要像正常人一樣行走自如,還需要一些時間。

他出現的時候,依舊坐在輪椅之上。

林初瓷看見父親到來,上前迎接,藍傾墨看向手術室大門問道,“你母親怎樣了?”

“先要為母親做身體毒素的排毒治療,需要稀釋血液中的毒素。”

林初瓷把母親體內含有的毒素解釋給藍傾墨聽。

藍傾墨聽後內心止不住的心疼,想到唐詩音在他的國家實驗室裡遭受了非人的對待,那些毒素侵蝕她的身體和神經,給她造成了多少痛苦?

看見父親眼中含淚,林初瓷安慰道,“父親您彆自責難過,我媽會好起來的,應該慶幸一點他們冇有在我媽身上做生化實驗,但不管怎麼說,那些生化實驗都是反人類的,希望父親您能下令,取締研究所。”

“你說的對,那是易鋒城違揹我的初衷,將軍事研究所改成了生化實驗室,我會下令取締。”

“嗯,當務之急是該為明日之戰做準備。”

“冇錯。”

藍傾墨點點頭,心中牽掛著手術室內的女人,也在為唐詩音祈禱,希望她能快點康複。

等候之際,藍傾墨私下把今天王宮發生的事與女兒聊過。

林初瓷細想片刻分析道,“父親,他們再三想要留住王後的位置,無非是為了他們兩家利益,但明天國會上,一旦你觸及他們的利益,他們必然如同瘋狗一樣反撲。萬一易鋒城擁兵自重,屆時威逼您,您又當如何應對?”

“我會調集所有皇家衛隊,守護現場,防止生變。”

“但這一點,易鋒城必然也能想到,父親您又怎麼能確定你的衛隊不會被收買呢?一旦衛隊被他控製,到時候父親您完全處於被動狀態,整個國家也將被他控製。”

林初瓷的分析很有道理,藍傾墨眉宇多了一絲凝重,正在思忖對付易鋒城的辦法,剛好程科匆忙過來在他耳邊彙報了一些事情。

聽完之後,藍傾墨臉色愈發的凝重,揮手示意程科先退下。

“怎麼了?父親?發生了什麼事?”

“易鋒城在暗中調集陸軍部隊。”

“狼子野心,看來他是想造反無疑了。”

林初瓷為了幫助國家度過這一劫,獻計道,“父親,他敢輕舉妄動,我們不如先下手為強,到時候來個甕中捉鱉……”

聽完女兒的建議,藍傾墨覺得不失為良策,“好,我聯絡嘉胤,馬上安排。”

不知道等了多久,唐詩音的手術結束後,被送回病房。

由於全身麻醉,唐詩音處於昏迷狀態,藍傾墨提出要求,“初瓷,可不可以讓我見見你母親?”

“可是我媽她的臉有點嚇人的……”

林初瓷怕嚇到自己的父親,畢竟他們都在彼此心中保留著最初的美好印象,看到現在的母親,一定會把他嚇得退避三舍吧?

“你都不怕,我會怕嗎?你把我想的太膚淺了,初瓷。”

藍傾墨紅著眼眶,語氣真誠,讓林初瓷無法拒絕,“好吧,趁她冇醒,您可以進去看她。”

得到允許後,藍傾墨移動輪椅進屋裡,林初瓷悄悄的關上房門,隻留了一道縫隙。

藍傾墨終於能夠來到床前,近距離的看向病床上的女人。

當他看見女人的滿頭白髮時,他的心像是被尖銳的針紮了一下,驀地一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