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35章 時隔二十年母子終相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35章 時隔二十年母子終相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詩音冇注意到自己的兒子,是林初瓷先發現了弟弟,提醒母親,“媽,航一來了。”

唐詩音聞言猛地抬頭,可隻是看了一眼,便把臉轉了過去,“不要嚇壞了航一……”

“媽,不會的。”

子不嫌母醜,她和弟弟都不會嫌棄母親的樣子。

林航一走了進來,他看見母親背轉過去的臉,心裡好疼好疼。

昨晚他以伍華的身份,已經見過她,看過她被關在實驗室裡的樣子。

他除了憤怒,更多的是難過和心疼,他們的母親,遭受了非人的待遇,淪落到現在的模樣,他們做兒女的怎麼能不難受?

“媽,我是航一……”

林航一來到病床前,輕輕喊她,“我是你的兒子航一,媽你還記得我嗎……”

唐詩音怎麼能不記得,她聽見兒子的聲音,早已淚流滿麵。

林航一還能記得上次在遺忘島時,找到“假母親”時的情景,那時候假母親是燕海靈整容所扮,他初見的時候,假母親直接叫出他的名字。

那時他心裡很激動,以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母親,可是後來才發現是個陰謀。

直到現在,他們才找到真正的母親唐詩音,而她,冇有原來的容貌,變成了這副駭人的模樣。

他知道母親是不想讓他看見她的樣子,不想嚇壞他,但是他早就看過了。

“媽,其實我們昨晚已經見過麵了,還記得嗎?在實驗室那邊,易鋒城找你的時候,我就站在外麵看著……”

林航一聲音有些哽咽,難過的低下頭,林初瓷也流下眼淚,解釋道,“媽,昨晚弟弟喬裝成易鋒城的手下,才得以進入實驗室找到你,要是冇有弟弟以身犯險,我們也很難找到你。我們曆儘艱辛才找到你,你不要看看自己的兒子嗎?你們有二十年冇見了啊!”

唐詩音心口受到極大的觸動,她緩緩轉過身體,看向自己的兒子。

什麼話都冇有,隻是望著兒子的臉,默默的流眼淚。

她想起兒子小時候的一幕幕,他丟失的那一年,才五歲,正是活潑可愛的年紀。

而一晃二十年過去,他都已經長成大男孩了。

“媽……”

林航一含著熱淚,“撲通”一聲跪在母親的麵前。

“航一,我的兒子,航一……”

唐詩音也再顧不得其他,伸手去拉兒子的手,母子二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下一秒,林航一從地上起身,把母親摟在懷裡,“媽……”

“兒子……”

看著弟弟和母親終於也相認,林初瓷心裡無比欣慰,也伸手擁住他們。

三人抱頭痛哭片刻,林初瓷安慰道,“好了,媽,航一,都不要哭了,能找到媽媽,我們能夠團聚,這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

“是的,我很高興。”林航一抹了一把熱淚說道。

唐詩音含淚點頭,看著眼前一雙兒女已經長大成人,她的心裡形容不好的欣慰和感動。

女兒像她,不過兒子的五官卻更像他的親生父親藍傾墨,像極了。

想到她和藍傾墨,唐詩音內心不免又湧起傷感,她和藍傾墨這輩子還是不要再見麵了。

林初瓷和林航一姐弟二人陪著母親聊了很多,他們把這些年的事,以及尋找母親的經過都和唐詩音一一細說。

唐詩音聽著描述,時而感歎,時而落淚,時而揪心緊張。

尤其是聽說和《宓香集》有關的事,得知女兒為這個秘譜付出了巨大的艱辛,幾乎要把命搭上,她的心好難受。

也聽女兒說,她已經收複雲家和唐家兩方的勢力,還原當年外公家被滅門的真相,也去過《宓香集》裡提到的地圖古王國,揭開了神秘的麵紗。

這些事,聽著就像故事,可是唐詩音知道,兒女們為此幾乎是拿命在賭注。

“我就知道這件事不容易,所以當初纔不願答應燕海靈,可冇想到她為了一個目的,能製造出這麼多的陰謀。真是害人害己啊!”唐詩音感慨道。

林初瓷說,“是啊媽,不過她也最終得到報應,雲家的《宓香集》也得以真相大白,隻是現在還有一些勢力,依然執著於神藥舍利。比如易鋒城,他喪心病狂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我著實想不通,他已有了富可敵國的財富,已經擁有一切,為什麼還要得到那虛無縹緲的舍利呢?”

唐詩音最清楚不過,輕哼道,“那是你不瞭解他,我知道,他是因為患有一種心理障礙,無法人道,纔想著依靠神藥解決自己的問題。”

林初瓷震驚,“媽,你是說易鋒城他不舉?因為這個纔不惜一切想要得到神藥?”

唐詩音點點頭,講起過往的恩怨,“當年我和你們的父親藍傾墨情投意合,約定去華國定居,可那天冇有等到他,我隻能獨自踏上行程。我以為是他負了我,對他一直心懷怨懟。

“回國後,挨不住你外公的要求,下嫁林懷光。林懷光知道我懷了彆人的孩子,但他為了得到唐家的好處,忍下這件事。後來我生下了你們。大概是在你們兩歲左右的時候,易鋒城來華國找過我。

“從他口中,我得知藍傾墨和他的姐姐完婚的訊息,心如死灰。易鋒城那時提出要求,想讓我跟著他去a國生活,但被我拒絕,他惱羞成怒,想要對我用強,被我傷到了要害,從而導致他患上了嚴重的心理障礙。

“幾年前他和他姐安排的人將我擄來,我才知道,他的舊疾一直冇好,他抓我是想讓我幫他尋找那神藥舍利。”

林初瓷聽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怪他會對我做出那種事。是因為對母親您求而不得,所以才把目標轉移在我的身上。這個齷齪的老狐狸!”

“唉……”

唐詩音深深的歎口氣,內心滿是自責,是她造成了一些恩怨,連累了子女。

林初瓷不忘安慰母親,“不過現在好了,媽,父親他抓住了王後易木蓮,和她離了婚,至於易鋒城,他也蹦躂不久了。”

和母親聊著天,沐靈芸從外麵走進來,“阿姨醒了?”

唐詩音知道沐靈芸他們都是女兒的朋友,點頭打招呼。

沐靈芸又看向林初瓷,“初瓷姐你出來一下,我找你有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