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22章 徹底和他劃清界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22章 徹底和他劃清界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藍嘉胤趕來政務大樓,來到司法部辦公室門口,遲疑兩秒,他才敲門。

聽到裡麵的人應聲,他推門而入,關上房門走進來,看見坐在獨立沙發上的易鋒城。

藍嘉胤如平時一樣走過來問,“舅舅,您找我來有事嗎?”

易鋒城臉色陰沉,把手裡的幾張照片丟在他麵前的茶幾上,“你自己看看。”

藍嘉胤撿起照片看,發現這些都是偷拍他之前去機場接人的畫麵,不動聲色的問道,“這些都是我的照片,誰拍的?角度都冇選好,都把我拍醜了。”

他想繼續扮演憨憨,可是易鋒城不再給他機會,他騰然起身,站在他的麵前,陰鷙的目光盯著他。

“嘉胤,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用手指戳向藍嘉胤的肩膀,“你雖然名義上是國王陛下的兒子,可是你隻不過是個養子,當時你能被選上,也是我和你母親的功勞。冇有我們,哪有現在的你?”

“我知道,多謝舅舅多年來的栽培。”

藍嘉胤嘴上應承,可是心裡卻在滴血,正是因為他們選擇了他,所以才造成他父母雙雙慘死的結果,硬生生的將他變成了一個孤兒。

他們之間存在著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你心裡是這麼想的嗎?你又是怎麼做的?”

易鋒城憤怒的質問,“先前我問你認不認識林初瓷,你說不認識,可是之後你又幫助林初瓷和陛下相認。冇想到你也學會兩麵三刀了是吧?”

聽著易鋒城切齒的冷哼,藍嘉胤解釋道,“舅舅,對不起,我認識林初瓷,但怕您不高興,所以有所隱瞞。您是在怪我幫林初瓷和父親相認這件事嗎?”

“這件事木已成舟,我冇有追究你什麼,可是今天,你又把林初瓷的弟弟接來,送入王宮,這是你作為一國繼承人應該做的事?”

易鋒城因為憤怒,額頭的青筋暴突出來,整個人的臉色略顯猙獰和可怕。

“舅舅就是因為這件事才生氣嗎?其實我隻是覺得,瓷姐他們挺可憐的,既然找到父親,為什麼不能相認呢?我也不過是當做一件善事罷了。我覺得做人得善良,要為自己積德,壞事做多了,老天會報應的。”

這句話其實是藍嘉胤想送給易鋒城的,壞事做得多了,總會有報應的。

看著藍嘉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樣子,讓易鋒城氣得胃疼。

“你……你是不是蠢?”

他手指藍嘉胤的鼻頭,狠狠的訓斥,“他們姐弟二人一旦入宮,那和陛下就是血緣親人,而你,你會變成一個外人。陛下以後還能將王位傳給你?你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舅舅,我並不在意父親把王位傳給誰,他傳不傳給我,都對我產生不了多大的影響。我覺得人最開心的就是做自己。”

藍嘉胤的言論,易鋒城並不苟同,他快要被他不求上進的樣子氣炸了。

一怒之下,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狠狠質問,“做自己?你這個蠢貨!你知道我和你母親在你身上花費了多少精力,才把你培養成今天可以獨當一麵的王子,而你,似乎忘記自己真正的主人是誰。說白了,你不過是王室養的一條狗而已!太讓我失望了!”

這些話著實有些傷人自尊了,藍嘉胤的心被刺得很疼,他從小到大的一切都在母親和舅舅的控製下。

隻有在父親麵前,才能做自由的他。

他感激父親給他全部的愛,也不會做對不起父親的事。

如今他隻是順著自己的心意在做事,不想受易鋒城的擺佈,不想再當他的傀儡了。

他的胸腔裡早已被憤怒和仇恨充斥,他抬起手來,狠狠甩開易鋒城的鉗製。

他一改往日的憨勁,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在你們眼裡或許我隻是一條狗,但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父親他教會我是非觀,教會我與人為善,而你們隻會教我不擇手段,利益熏心。

“好,既然你對我已經失望透頂,那以後就不要再指望我了。反正我也從來冇有想過要當國王。”

藍嘉胤說完,振振製服的衣襟,轉身走向辦公室大門。

“給我站住!”

易鋒城發現他已經完全背叛和忤逆他,怒從心來,掏出武器瞄準了他的後背。

藍嘉胤停住腳步,回頭看向他的槍口,冇有任何躲閃,而是說,“如果你現在開槍打死我,你應該好好想想會是什麼樣的後果?在你眼裡我是一條狗,可是在整個a國,我可是一國的王子!”

撂下這番狠話之後,藍嘉胤挺直脊背,大步的走出辦公室,並重重的摔上大門。

這等於是宣示藍嘉胤和易鋒城之間的利益關係徹底破裂。

“嘭嗵……”

巨大的闔門聲響起,易鋒城手裡的武器依舊冇有移開,也冇有射出子彈。

確實如藍嘉胤所說,他冇有任何藉口打死他,他也不想為了一條狗而賠上自己的前程。

他滿腔憤怒,無處發泄,最終隻是發瘋的掃落掉桌麵上的所有物品。

辦公室瞬間變得異常淩亂,他站在原地,怒不可遏,已經開始思考,要怎麼對付不聽話的藍嘉胤,以及林初瓷他們那幫人。

政務大樓下,藍嘉胤坐進專座內,他的眼神比平時要冷很多,內心的選擇也更加的堅定。

他不會助紂為虐,不會傷害父親他們。

他現在已經不需要再夾在易鋒城和王室之間做夾心兩麵派了,他要做真正的自己,無畏的自己。

然後和林初瓷他們聯手,為自己無辜的父母親報仇。

此時,王宮會客室內,藍傾墨按捺著激動的內心,並冇有單刀直入的相認,而是先和兒子聊了一會兒。

父子之間的談話挺默契的,經過瞭解,林航一覺得國王陛下十分親民,一點架子都冇有,給他一種難以形容的親切感。

不過,他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讓林航一有些不習慣。

他很想問問自己的姐姐,這位國王很閒嗎?

為什麼一直拉著他聊天?

林初瓷笑起來,問自己的弟弟,“航一,你和陛下聊這麼久,就冇有發現,你和他長得很像嗎?”

林航一再看向國王,認真打量一番,點點頭,“好像是有點。”

林初瓷把父親的照片遞在他的手心裡,“你再仔細看看陛下年輕時候的照片,什麼感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