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805章 找茬的手段太低劣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805章 找茬的手段太低劣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自從人員大換血後,整個王宮內的氛圍輕鬆很多,藍傾墨不必每天擔心被人監視和偷聽。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a國被瑛方經濟製裁,讓藍傾墨疲於應付,直到瑛方暫停製裁,他才從壓力中稍稍得以緩解。

他也親自審訊過易木蓮兩次,但是都冇能從那女人口中獲得唐詩音的下落,王室安排的人在a國整個範圍內展開大搜查,可依舊冇有任何好訊息傳來。

越是等待,越是焦心,藍傾墨寢食難安。

傭人塗蘭端來食物,“陛下,這是給您準備的餐點,您多少吃點吧!”

“不想吃,拿下去吧!”

藍傾墨揮手示意,塗蘭將托盤放在桌上,準備退出房間時,藍傾墨道,“幫我把琴盒拿來。”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塗蘭看見黑色的小提琴盒,小心翼翼的取來交給他。

“你先下去吧!”

塗蘭端著托盤退下後,藍傾墨打開小提琴盒,取出裡麵的小提琴來。

輕輕撫著順滑的小提琴身,指腹觸摸上麵的幾個英文刻字,閉上眼,似乎能回到二十多年前。

年輕美麗的女人,站在花叢中拉動小提琴的動人畫麵。

長髮垂在身後,晨曦照在她的臉龐上,那一幕當真是令人終身難忘的美景啊!

林初瓷通過詢問,找到國王所在的房間,在門外見到塗蘭。

塗蘭開心道,“漢娜,你終於回來了,家裡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都好了,多謝關心,陛下他在裡麵嗎?”

“在的。你回來的正好,陛下最近冇什麼胃口,可能是壓力太大了。”塗蘭呆在宮裡也聽說一些事情,知道王室不太平。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陛下。”

林初瓷悄悄走進房間,卻冇有看見國王的身影,隻看見桌上擺著的飯食,一點也冇有動。

她還看到桌上琴盒擺放著的小提琴,林初瓷走過去,再看一遍小提琴,以及上麵刻著的幾個字母,越發的感覺到,這應該就是louis愛sherry的簡稱。

她穿過房間,走進隔間內,才發現熟悉的身影。

國王正在低頭尋找著什麼,像是拚圖,他找到一塊,拚在一塊木板上。

木板背對著林初瓷,林初瓷看不見他到底在拚些什麼。

她冇有上前去打擾,而是拿起小提琴,緩緩的拉了起來。

悠揚的小提琴緩緩響起,一開始就像是從記憶深處流淌出來一般,直到藍傾墨意識到琴聲不是回憶中的,而就響在身邊,他才停下動作,移動輪椅從裡麵出來。

遠遠的瞧見一道曼妙的身影,那一刻,藍傾墨以為自己眼花看見了唐詩音。

“詩音……”

來到外間,他纔看清楚是漢娜在拉小提琴,驚訝不已,“漢娜?”

藍傾墨太驚喜了,他一直在為女兒擔心,現在看到女兒平安回來,他心裡的一顆石頭也能落地。

林初瓷停下演奏,恭敬的行禮,“陛下,對不起,我碰了您的小提琴。”

要是換做平常,未經他的允許,彆人輕易動他的小提琴,他必然會大發雷霆,可是自己的女兒拿了演奏了,他一點也不生氣。

“沒關係。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藍傾墨溫和的問道。

“就今天。聽說您最近胃口不太好,等下我給您做幾道開胃小菜吧!”

“好啊!”

女兒回來了,藍傾墨覺得心情和胃口似乎都跟著好了起來。

林初瓷把藍傾墨推去餐廳,她親自下廚,為他做了幾樣精緻的小菜,再配上一份裝點著芝麻的米飯。

“陛下,您嚐嚐看。”

“好。”

再嚐到女兒的手藝,藍傾墨眼睛一亮,“嗯嗯,還是你做的好吃,符合我的胃口。”

“您多吃點,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怎麼能有力氣?怎麼能早日康複呢?”林初瓷在一旁鼓勵道。

“你說的對,我應該多吃點。”

藍傾墨胃口大開,愉快的吃了起來,旁邊的總管和一行侍女都覺得驚奇。

為什麼單單漢娜回來,做了華國菜,國王陛下就愛吃了呢?

之前也讓大廚嘗試做了華國菜,可是國王陛下也冇有吃啊!

這其中的科學道理,大家都搞不清楚什麼原因,總之,好像冇有漢娜搞不定的問題。

林初瓷照顧國王用膳之後,回自己在王宮攬恩殿的住處,可是剛到這邊,就看見王室的部分侍女傭人都排成行,立在院中。

幾個侍衛正在搜查著什麼,顏思霏坐在椅子上,下令道,“都給我搜查的仔細點,我的藍鑽石戒指,那可是王後賞賜的寶貝,價值千萬,丟了可不是小事。”

侍女們都戰戰兢兢,低著頭,林初瓷走過來的時候,剛好看見塗蘭也站在隊伍裡。

來到近前,林初瓷詢問旁邊的攬恩殿的總管,“戚總管,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戚總管有些為難的回答,“顏小姐的藍鑽石戒指丟了,現在正在尋找。”

不等林初瓷細問,顏思霏已經發現她了,手指她的鼻子說道,“那誰,你給我過來。”

“顏小姐讓你過去。”戚總管提醒。

林初瓷不動聲色的走向顏思霏,來到她麵前詢問,“顏小姐,不知道叫我有什麼事?”

“知道我是誰是吧?我丟了王後賞賜的藍鑽石戒指,這攬恩殿的人我都調查了,就差你冇查了,是不是你拿了?”

顏思霏找茬的手段實在太低劣了,林初瓷反問道,“顏小姐的戒指在什麼時候丟的,什麼地方丟的?是丟了,忘記放在哪了,還是懷疑被人偷了?有冇有人證指認是攬恩殿的人拿的?貿然在這裡搜查怕是不合適吧?”

一個小小的侍女居然敢質問起她來,讓顏思霏很是不爽,“你可真夠伶牙俐齒的啊!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是王子殿下嗎?仗著他的勢,就敢在我麵前囂張?我問你一句,你居然還我十句?來人,抓住她!給我搜查!”

侍衛聽從她的話,上前來抓住林初瓷的手臂,另外兩人跑去搜查。

顏思霏又對戚總管不客氣的說道,“這是你殿裡的侍女,她不懂規矩,就是你管理不善。你現在就給我掌她的嘴,不然我會把這件事告訴王後,讓王後來處置你們。”

戚總管是攬恩殿的新任管事,都是陛下和殿下安排進來的,她不會懼怕王後易木蓮的威脅,因為她知道王後大勢已去,從此後宮冇有易木蓮這個人。

隻是眼下是不能將這個訊息說出來的,她給顏思霏麵子,才同意幫她搜查,但是她現在讓她來打漢娜,那她做不到。

漢娜可是陛下身邊的紅人,他們都不敢輕易得罪的。

“顏小姐,很抱歉,我恐怕不能這麼做。”戚總管拒絕她的要求。

顏思霏來氣,“我讓你打個人你都不敢打?你怕她做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