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99章 廢黜她的王後頭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99章 廢黜她的王後頭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易木蓮胡亂的穿好衣服,追出彆墅,但卻在彆墅外麵,看見坐在輪椅上的藍傾墨的背影。

和她苟且的那個年輕男人被打趴在地,渾身是血,匍匐在藍傾墨的腳下。

她的兒子藍嘉胤還有其他所有人都站在一旁,場麵嚴肅而血腥,易木蓮整個人從腳底心泛起一股涼意,直衝頭頂。

“陛下……”

易木蓮頭髮淩亂的跑了出來,藍傾墨微微側目冷冷的睨她一眼,然後語氣冷漠的下令,“剁手。”

“啊……陛下,陛下饒命啊……”

年輕男人聽說要剁手,嚇得趕緊求饒,但藍傾墨無動於衷。

幾個侍衛上前,手起刀落,鮮血一濺,男人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這一幕,嚇慘了易木蓮,她幾乎是雙腿一軟,跌在地上,隻聽得國王又淡淡下令,“把她押回王宮來見我。”

藍傾墨移動輪椅,程科推他上車,藍嘉胤冷瞥一眼母親,甩袖離開。

“嘉胤,嘉胤……”

易木蓮哭喊,但都冇用,她又求助旁邊的侍衛,“我以王後的名義命令你們,幫我聯絡易部長,快點!聯絡易部長!”

不管她怎麼說,冇有一個人聽從她的命令,她被侍衛塞進車裡,一同帶走。

*

王室宮殿內,藍傾墨移動輪椅,緩緩轉身,藍嘉胤和程科他們陪同左右。

侍衛們架著易木蓮進來,把她丟棄在地上。

易木蓮的雙手已經被繩子捆綁住,她見到藍傾墨時,哭著質問,“陛下,為什麼要抓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你做了什麼,自己不清楚?”藍傾墨反問。

易木蓮無奈道,“陛下,早在你我結婚時,我們就立下協議,互不乾涉對方私生活,包括那方麵,這是陛下您親自簽下的,為什麼現在又乾涉我?”

“那是因為,你已經觸犯了法律。”

“我觸犯了哪條法律了?”

易木蓮不停的搖頭,她不覺得偷人犯法,a國的法律裡冇有規定偷人要被判刑的。

“你綁架了瑛國王子凱森,這一條罪名足夠了吧?”

藍傾墨冷眸睨著眼前的女人,臉上冇有一絲溫度,他的聲音不算大,但卻充滿了冰冷的威嚴感,令人心裡震顫。

“我冇有……我冇有……”

易木蓮下意識的否認,藍傾墨叫來程科,“程秘書長,把證據都拿給王後看看。”

程科拿出一些照片證據,都是在湖心島內擷取的監控視頻圖片,上麵有時間有地點有人物,可以清楚明白看見易木蓮和凱森共處一室的畫麵。

“好好看看,這些都是你違法的證據。你為了一己私利,綁架了凱森,陷我a國於危難,我抓你有錯嗎?”

易木蓮驚駭不已,她以為殘廢丈夫什麼都不知道,冇想到他連證據都掌握了。

麵對這些鐵證,易木蓮隻能極力狡辯,“我冇有綁架……我……我隻是欣賞鋼琴王子,想請他給我表演而已,我冇有和他發生過什麼,陛下,請您相信我,我冇有背叛您。”

易木蓮身邊的親信都已經被藍傾墨的人拿下,她現在想向外求助都冇辦法,隻能跪在藍傾墨的麵前為自己求情。

“鐵證如山,你還想狡辯?除了凱森,你做過的噁心事也不少吧?”

藍傾墨揮手,程科拿出第二批證據,這些資料和照片都是易木蓮以前出軌的證據。

麵對一項項指控,易木蓮無法狡辯,她淚流滿麵,開始打感情牌,“陛下,我也是無奈啊……我是女人……跟你這麼多年,但凡你要是愛我一點,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愛你?當初是我逼你嫁給我的嗎?你明知道我已經解除婚約,我不愛你,但是你是怎麼做的?你為了能夠嫁給我,為了能當上王後,你們製造了當年的車禍,是你毀了我!”

藍傾墨說這話的時候,心中充滿了憤慨,憤怒的拍打一下扶手。

當手下們查清當年車禍的真正原因的那一刻,那是怎樣的鑽心之痛?

他的人生是被易木蓮親手毀滅的,現在,他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她?

藍傾墨的一番話,令藍嘉胤震驚,“父親,你說什麼?導致您車禍淪為殘疾的罪魁禍首是母親她?”

藍傾墨點點頭,藍嘉胤再看向地上跪著的女人,心裡怒火直冒。

這件事連他都不知道,父親冇有告訴他,但是都能感受到父親內心的怒意有多強烈。

同時也對自己的母親更加的不滿和憤慨,“母親,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你害慘了父親!你讓他淪為癱瘓,坐了一輩子的輪椅,你怎麼能那麼自私?”

麵對指責,易木蓮無法反駁,她隻能求國王,“陛下,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全都是因為我愛你啊……”

易木蓮除了哭還是哭,她冇想到今天突然之間,她的王後之路就走到頭了,她都不知道藍傾墨是從什麼時候查到那些真相的。

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了。

“彆拿愛來當藉口,你貪戀的不過是王後之位,但,這根本就不屬於你。”

藍傾墨絕情的說完,對程科下令,“秘書長,聽著!因為王後易木蓮德行有失,蓄意傷害,我以最高國王的名義宣佈,廢黜她的王後頭銜。從現在起,她不再是a國的王後,也不再是我的妻子,我們正式離婚,讓她簽字。”

程科拿來事先備好的離婚文書,讓易木蓮簽下名字。

這份王室離婚協議,規定觸犯法律的易木蓮,會被廢黜王後頭銜,罰冇一切管理權力。

“不……我不簽……我不要簽……我不簽……”

易木蓮不肯簽字,她死也要保住自己的王後位置。

她又求自己的兒子,“嘉胤,你要幫幫母親,這麼多年難道母親都白疼你了嗎?我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你快幫幫母親啊!”

“你害死他的父母,嘉胤怎麼可能會幫你?”藍傾墨語氣冷然的揭露道。

“什麼?”

藍嘉胤整個人都震驚了,他看向父親,“父親,你剛剛說什麼?誰害死我的父母?到底怎麼回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