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98章 下線的時刻到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98章 下線的時刻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威爾士親王和安娜王妃都不可能當這件事冇有發生過,他們的兒子被綁架,甚至被囚禁,人權遭受了極大的侮辱,他們必須要向a國討個公道。

瑛國通過外交,正式對外宣佈,將要對a國采取經濟方麵的一係列製裁。

訊息傳到a國,外交部長要去王宮向國王陛下彙報,卻碰見已經出院了的易鋒城。

易鋒城瞭解情況,告知外交部長,“你去找國王陛下彙報,不管陛下做出何種回覆,要第一時間告知我。”

“是,易部長。”

外交部長是易鋒城一手提拔起來的,自然聽從他的命令。

瑛國製裁的訊息傳到王宮藍傾墨這裡,藍傾墨格外重視這件事。

他和兒子藍嘉胤商議了這件事的對策,藍嘉胤道,“父親,瑛方的製裁必然是因為凱森綁架案,我們必須得第一時間道歉才能表達誠意。”

“你說的冇錯,我現在就擬寫致歉函。”

藍傾墨就凱森綁架案親自手寫函文,先向瑛方表達歉意,同時承諾會給瑛方一個交代。

外交部長拿到公函回覆後,離開王宮,藍傾墨和藍嘉胤父子二人接下來又商議瞭如何抓綁架案的主謀。

“打蛇要打七寸,我要讓她無話可說。”

藍傾墨已經有了縝密的計劃,藍嘉胤答應會配合父親的行動。

用餐期間,藍嘉胤有意無意的向母親透露父親要抓綁架案主謀的訊息,易木蓮聞言大驚,但麵色依舊強裝鎮定。

“母親,您慢用,我要去工作了。”

藍嘉胤吃過退席,帶人離開王宮。

易木蓮如坐鍼氈,想到國王答應瑛方要抓綁架案主謀一事,她的心裡惴惴不安,最終她決定出宮一趟。

麗湖湖心島彆墅,易木蓮來到這裡之後,詢問管家,“裡麵的一切措施都銷燬了嗎?”

“王後放心,皆已銷燬。”

易木蓮點點頭,走進彆墅內,冇過多久,又有私人專車停在彆墅門口。

得到通知的易鋒城,從外麵趕過來,客廳見到自己的姐姐,上前招呼,“姐,有什麼急事?”

易木蓮眉色揪緊道,“你知道瑛方對我國采取經濟製裁一事吧?”

易鋒城臉色一沉,反問道,“我知道,姐你也知道了?”

“嗯,我聽嘉胤說的,我還聽說陛下已經迴應瑛方,承諾要抓住綁架案的主謀,我有些擔心我們……”

不等易木蓮說完,易鋒城安慰道,“姐,你彆擔心,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一旦陛下下抓捕令,到時候我攬下這件事,隨便找個替死鬼,不就可以瞞天過海了?”

“那就好,這裡我也已經讓人全部銷燬證據,不會留下什麼把柄。”易木蓮捏了捏疲憊的眼窩,易鋒城關心問,“姐最近冇休息好嗎?”

“是啊,最近我總是休息不好,也許隻有等到嘉胤正式接手王位,我的心裡才能安定下來。”

“等我找時間,和他好好談談。姐你要不然就留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安排了一個人,他很會調理,讓他給你調理調理。”

易木蓮冇說話,易鋒城朝外麵揮手,很快,他的手下帶進來一個強壯又威猛的年輕男人。

男人長相帥氣,肌肉結實,是個健身教練出身,易木蓮看他第一眼,印象不錯。

“除了會調理,還會什麼?”

“回王後,我還會推拿,泰式馬殺雞,spa……”

易木蓮滿意的點點頭,她站起身來,先走上樓去,而那會馬殺雞的帥哥在易鋒城的點頭慫恿下,也大膽的跟著上樓。

接下來,易鋒城不需要留在這裡,他帶人離開,把空間留給自己的姐姐和那個男人。

易鋒城的專車離開後,另外一輛與他的專車同款型的座駕,從湖邊隱蔽處開出來,後麵跟著其他幾輛車,一同開往湖心島彆墅。

座駕停在彆墅前時,門口守著的總管和侍衛等人,還以為是易鋒城又折回頭了。

不過,當他們瞧見下車的人是他們的王子殿下藍嘉胤時,總管和侍衛們都嚇得不輕。

“王……王子……”

總管下意識的想要進去通知王後,可他們都慢了一步。

“不想死的都給我閉嘴!”

藍嘉胤的手下侍衛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這些人全部用武器控製住,冇人敢大喊大叫。

接著,藍嘉胤陰沉著眉目,推開彆墅大門,帶著國王秘書長程科,以及其他侍衛手下,一起衝進彆墅內。

“嘭”,樓上主臥的房門被打開,裡麵頓時傳出不堪入目的聲音。

藍嘉胤帶人走進主臥內,看到的畫麵更是刺激人心,他的母親和一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輕男人,正在翻雲覆雨,連他們進來也渾然不覺。

程科用相機拍下這一幕,相機的“喀嚓聲”驚醒了陶醉的兩人。

“啊!”

年輕男人先發現進來的人,嚇得他推開易木蓮,翻身跌下了床。

易木蓮跌在一旁,等她爬起來,看見門口站著的眾人時,驚叫聲幾乎要衝破屋頂。

“啊——”

她慌亂的拉著被子遮住自己的身體,倉皇的看向門口的兒子,“嘉胤……你怎麼來了?”

藍嘉胤雙目赤紅,眼神裡充滿強烈的恨意,握緊的雙拳垂在身側,他冇有回答母親的話,隻是下令道,“把這個男人給我好好的揍一頓。”

侍衛們聽令上前,抓住年輕的男人一頓暴揍,男人不停的求饒,“啊……殿下……饒命啊殿下……王後救我……”

易木蓮自身難保,怎麼救她?

侍衛們暴打過年輕男人後,將赤身的男人拖出房間。

程科已經拿到證據,退出房間,藍嘉胤神情冷翳而憤怒,瞪著自己的母親。

“嘉胤,你聽我解釋……”

“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身為一國王後,竟然揹著父親做出這等齷齪之事,你對得起我父親嗎?”

藍嘉胤無比憤慨,他替自己的父親感到氣憤和不值,“做出這種惡性的事,你太讓我失望了,還是你自己去向父親解釋吧!”

撂下狠話之後,藍嘉胤轉身離開,易木蓮想要叫住他,“嘉胤,嘉胤……你回來……”

易木蓮慌了,徹徹底底的慌了,她怕兒子和她反目,她怕失去一切,她該怎麼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