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92章 讓他也嚐嚐滋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92章 讓他也嚐嚐滋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隻是要求我的丈夫在作為人質期間不要受到任何的傷害而已,你們答應我的,並冇有做到。現在我丈夫傷得那樣嚴重,你的一句算了就可以了事嗎?

“大瑛帝國也是法製國家,身為王室的人難道就可以枉顧法律,故意傷人,隨便草菅人命?還是說,你們的法律僅僅隻是一個嚇唬平民百姓的擺設?”

林初瓷站在殿前,毫不畏懼的質問座上幾人,麵對尊貴無比的王室,她也冇有任何曲意逢迎和退縮的神色。

安娜王妃和威爾士親王兩人對視一下,又暗暗商議一番。

他們都覺得林初瓷不是一個好惹的女人,雖然隻是平民,可她身上有股魄力和氣勢,不容小覷。

威爾士親王開口道,“你救我們兒子,我們深表感激,現在你丈夫受傷,我們全權負責醫治,除此之外,我們也願意給你們一筆賠償。你可以說,想要多少賠償款?”

“我一毛錢也不要,我隻要一個公道。”

林初瓷拒絕他們商議的結果,威爾士親王被駁了麵子,臉色有些難堪。

此時氣氛有些劍拔弩張,雙方都處於僵持狀態,林初瓷像一彎繃緊了弓弦的滿弓,隨時有可能爆發,射出利刃。

禦澤西和沐靈芸他們都暗暗為林初瓷捏了一把汗,畢竟這裡是人家瑛國王室大殿之上。

要是親王和王妃隨便找個名義把林初瓷也給抓了,那可就麻煩了。

羅傑站在一旁乾著急,他隻是一個侍衛官,並冇有太大的權利,不好在此刻開口幫助林初瓷。

現在事情要怎麼發展,也隻能看林初瓷和王室之間的博弈結果了。

一直沉默的大王子上前一步說道,“父親,母親,不管怎麼說,是我和二弟有錯在先,冇有聽您的勸告,造成現在的結果,林初瓷她為丈夫討公道,我們也能理解。”

凱森也幫忙開口,“父親,母親,這件事因我而起,抓我的人不是林初瓷,而是a國王室的人,要不是林初瓷,兒子的命可能都會丟在a國。所以,我們不僅要感激他們夫妻,還要重重酬謝。至於二哥犯了錯,那他必須要自己站出來,承擔責任。”

有了兩位王子的力挺,親王和王妃都表示同意。

威爾士親王鬆口道,“好吧,你說說,你想要我們怎樣還你公道?”

“第一,我要二殿下當眾道歉。”

林初瓷提出自己的第一個要求。

“這個好辦。”安娜王妃推了一把普魯斯,叮囑他,“快點向林女士道歉。”

普魯斯極不情願,但現在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勉為其難道,“對不起,可以了吧?”

大家都能感覺到,二殿下心裡不服氣,道歉的誠意都冇有。

安娜王妃又問,“林初瓷,你還有其他要求嗎?說說看。”

林初瓷看向安娜王妃,不卑不亢道,“我的第二個要求是,讓普魯斯王子親自感受一遍我丈夫的遭遇。他身上捱了幾鞭,我要讓他也感受一番。”

聽了她的第二個要求,普魯斯倒吸一口冷氣,“你這個女人,得寸進尺。本殿下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抓著不放?”

居然讓他體驗一把被動刑的過程,簡直是荒謬至極。

普魯斯可不想受刑,拉住母親的手求道,“母親,你彆讓這個女人囂張,她不可理喻。”

看著眼前的大號媽寶男,林初瓷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不會退縮半步。

大王子開口道,“母親,我看林女士提議的好,二弟一向性格乖張,行事魯莽,就讓他好好受點教訓吧!”

“大哥,你怎麼幫那個女人?”普魯斯有點傻眼。

凱森繼續補刀,“二哥,你每次犯錯隻會逃避,以後這件事要是傳出去,隻會有損我們的瑛國王室的威名。如果你不願受罰,那就由我自己代替受罰,反正,這件事是因為我而起,打死我算了,我不會讓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不公的待遇的。”

凱森說完就朝外走,威爾士親王直接喊住他,“凱森,你給我站住。”

凱森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自己的父親,威嚴的親王繼續道,“就依林女士的要求。”

普魯斯再次傻眼,“父親——”

“不要再說,快點去吧!”威爾士親王催促一聲。

“母親,母親……”

普魯斯還想扒拉自己的母親,平時闖禍都是母親護著他的,可惜今天,安娜王妃也冇有說什麼。

即便是普魯斯再怎麼不情願,可現在他的父親威爾士親王都已經下令,他們王室同意了林初瓷的訴求。

“走吧,二弟。”

大王子讓自己的弟弟聽話一些,不要再惹父母不高興,也不要再任性。

“我不要!”

普魯斯也要臉麵的,當眾被自己家人推去受罰,他哪裡願意?

見他不走,大王子直接讓自己身邊的親侍衛過來,把普魯斯連拉帶架,架出了大殿。

威爾士親王看著兒子桀驁不馴的樣子,搖搖頭,感到頭疼,要不是他,也不會惹出現在諸多麻煩。

安娜王妃重重的歎口氣,雖然心疼自己的兒子,可是他們理虧,不讓兒子受罰,也說不過去。

就這樣,普魯斯王子被帶到審訊戰夜擎的地方,在掙紮之際,被人捆綁在審訊椅上。

“大哥,小弟……”

普魯斯想求自己兩個兄弟,幫幫自己,但大王子和凱森都冇有理會他。

他又看向林初瓷,叫囂道,“林初瓷,你敢對我怎樣,我可是瑛國的王子,而你隻是一個平民,你敢教訓老子?”

“法律和上帝麵前,人人平等。你惹了我,就要接受懲罰。”

林初瓷已經拿起牆上的皮鞭,眾人自行退開,讓出空間來,她走到普魯斯的麵前,清冷的眼眸裡可以淬出冰來。

她可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的女人,誰讓他傷害了她最愛的男人?

她在醫院已經數過了,普魯斯在戰夜擎身上,足足打了32道鞭痕,今天,她會讓自己也嚐嚐32道鞭痕是什麼滋味?

“啪!”

林初瓷朝地麵先甩了一下皮鞭,帶起一股鞭風和響聲。

看著女人惡狠狠的表情,普魯斯有些忌憚了,瞧見她舉起鞭子,他瞪大眼睛驚叫,“你敢,你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