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40章 往他的懷裡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40章 往他的懷裡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誰也不知道這些隧道通向哪裡,我們隻能一條一條摸索了。把走過的路都用紅漆留下箭頭,這樣就算我們迷路,也能知道哪些是已經走過的路。”

林初瓷說道。

“初瓷姐的方法很好,我們帶著噴漆罐。”沐靈芸從包裡取出了噴漆罐。

“左邊第一條是修翼他們之前走過的,這條路也是回去的路,我們現在試試第二條路。”

林初瓷做出決定之後,拉著戰夜擎的手,一前一後走進第二條隧道內,其他人陸續跟上。

隧道很深很長,一路走下去,裡麵會遇到流經的溪流,還有一些挖掘留下來的大石塊。

“這裡居然還有化石唉!”

沐靈芸用探照燈發現牆壁上有一處草履蟲的化石。

大家停下腳步,湊過來看,都看見一塊比較完整的草履蟲的化石。

不過冇有發現其他東西,眾人繼續上路,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們走到了隧道的儘頭。

“前麵好像冇有路了。”

戰夜擎用探照燈照亮上麵的牆壁,隻能看到四周都是石壁。

就在這時,沐靈芸發出一聲尖叫,“啊……”

林初瓷回頭照她時,發現她蹦跳著往禦澤西的懷裡鑽。

“靈芸怎麼了?”

林初瓷問道。

“我摸到了可怕的東西!在地上,你們自己看!”沐靈芸心臟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林初瓷他們都紛紛往地麵上照,不看不知道,一看全都嚇一跳。

“哎呀媽呀!”

樊燁第一個跳開,老頭子彈跳的速度絕不亞於武林高手。

“我的天啊!”

其他人也都紛紛倒吸冷氣,眼前的地上居然有很多碎裂的白骨。

剛纔沐靈芸摸到的就是一個人的頭蓋骨,嚇得她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眾人都紛紛往後退,看著地上森然的白骨,人人心裡都有些發怵,並不知道這些白骨的來曆,為什麼會堆在這裡。

“大家原路返回吧!這裡麵是絕路。”

如果不是絕路,也不可能有這麼多屍骨堆放在這裡。

戰夜擎揮手示意眾人退出去,禦澤西卻建議道,“還是做一下探測再走也不遲。”

他讓人手搬出探測儀器,在洞壁內勘察,勘察的結果顯示,確實是一處絕路。

所有人順著原路返回,退回到岔路口的位置。

第二條路已經被打上紅叉,他們走進第三條路,第三條路和剛纔的兩條都不同。

這裡的石壁好像經過處理,上麵修整的十分平整,越是往裡麵走,還能看見一些簡陋的壁畫,有些地方已經斑駁脫落。

冇有什麼文字,隻有一些畫,樊燁看到這些壁畫後,顯得格外的興奮。

“也許我們距離泊惹古國很近了,這些應該就是泊惹人留下來的。”

樊燁說完後,逐一檢視這些壁畫,林初瓷他們也用燈光照亮,看著一幅幅簡陋的線條。

光是從這些壁畫上可以看出一些資訊來,有高高在上的王,還有朝拜的人,好像是一場祭祀活動的感覺。

看過壁畫,所有人繼續朝前走,隧道彎彎曲曲,不知道轉了多久,他們終於走到一塊開闊的腹地,而且還聽見巨大的水流聲音。

林初瓷停下腳步,“前麵是斷崖,所有人都不要繼續往前走。”

眾人全部停下來,他們從隧道裡走出來,就已經站在斷崖邊上。

居高臨下望著下麵的斷崖,可以看到滾動的內流河,還有不少霧氣升騰,應該是因為地熱發散出來的。

“這下麵居然是一條河,前麵冇路了。”禦澤西打探過後說道。

“斷崖的距離太寬,不然可以過去瞧瞧。”

戰夜擎倒是覺得斷崖對麵的那塊寬敞的石塊,應該可以容納人的。

隻不過對麵看不見任何隧道岩洞,也不確定有冇有入口,貿然過去,太過危險,極有可能會掉進下麵的內流河。

“我們還是原路返回,這條路也不能行。”林初瓷提議道。

“嗯,走吧!”

眾人讚同,大家原路返回,直到回到岔路口處,還剩下兩條岔路可走,但是,經過這麼久的折騰,所有人都有些疲乏。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可以退出去,明天再來。”

戰夜擎對眾人說,大家都表示同意。

沐靈芸臨走前,在第三條隧道口也噴上紅叉,表示不通。

所有人從岩洞內退出來的時候,外麵天色都已經黑了,秦淵看見他們平安出來,心裡放心不少。

“戰爺,嫂夫人,你們都還好吧?”

“我們都冇事,先回營地。”

秦淵告訴眾人,“我們已經將營地遷移到這邊附近了,走吧!”

營地就在崑崙山脈山麓下不遠處,所有人回到營地,林初瓷和沐靈芸她們幾個女人負責煮晚餐,大家簡單就餐後,準備休息。

臨睡前,林初瓷詢問秦淵,“我們的生存物資還能堅持多久?”

秦淵道,“半個月應該冇問題。”

“好的,大家都早點休息,明早再出發。”

林初瓷叮囑完,回到帳篷。

距離他們營地一公裡外,暗月閣的營地落在這裡,卡斯在等候著訊息。

手下回來彙報道,“導師,最新訊息,戰夜擎和林初瓷他們已經退出來,正在營地休息。”

卡斯吃著烤肉,分析道,“也就是說,他們今天還冇有找到真正的入口。”

“應該是這樣。”

“繼續監視,一旦他們當天晚上不回來,就有可能找到入口,及時向我來報。”

“是!”

*

營地裡,晚餐後,大家各自休息。

樊燁還在研究之前拍下來的那些壁畫,想更深入的瞭解泊惹的文化。

林初瓷坐在帳篷裡,脫去厚重的外衣,撓了撓自己的後背,可能是長時間冇能洗澡的緣故,身上有些不舒適。

戰夜擎見她自己撓不著後背,過來幫她撓了撓,並且問道,“你是不是想洗澡了?”

“嗯。確實需要洗澡了。”

林初瓷覺得在高原上條件太艱苦了,洗澡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想都不敢想的。

“秦淵已經告訴我了,說這附近有處溫泉可以洗澡,他們都在裡麵洗過了,你要是想洗,我帶你過去。”

“好啊,我想洗。”

“嗯,我們可以一起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