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26章 要讓她原地破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26章 要讓她原地破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少白,我隻能告訴你,薇薇不是不愛你,而是不能愛你。出問題的不僅是她的家庭,也有你的家庭。婚姻是兩個家庭的融合,不止是相愛就可以的事。如果你們的家庭問題都無法解決,你們再相愛,也會被迫分開。

“如果想要解決這些問題,你得從你自己的家庭開始入手。你母親掌控欲那麼強,你要讓她知道失去兒子會是怎樣的下場。

“我的建議還是希望你可以去接受一段時間的曆練,忘卻煩惱,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而不是去苦苦糾纏,現在你去找薇薇,她不一定能夠跟你好。”

林初瓷說的問題確實是季少白和沈薇薇之間最大的問題,那些問題不解決的話,他們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

冷靜下來思考她說的話之後,季少白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我知道了,嫂子,我去接受訓練,不能自暴自棄,我要讓自己變得更好,未來纔有能力給薇薇幸福。”

“你能這麼想就對了,希望能夠看到脫變後的你。”

林初瓷拍拍他的肩頭表達祝願,戰夜擎說道,“彆囉嗦了,登機時間到了,你該滾了。”

戰夜擎覺得季少白這次去,如果他這個細皮嫩肉的闊少爺能夠堅持下來,一定能讓他獲得全新的收穫。

“知道了老大,我走了你彆太想我。”

季少白瞥他一眼,轉身走出去,走了幾步又回頭和他們揮手道彆。

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目送季少白走進登機口,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入口內。

夫妻倆送走季少白,轉身往回走,他們在機場內碰見前來追兒子的季夫人裴玉荷。

裴玉荷發現林初瓷和戰夜擎的時候,第一時間衝上前問,“林初瓷,夜擎,你們看到少白了嗎?看到我兒子冇有?”

裴玉荷是從手下人那裡打聽到,她的兒子今天要離開華國,他把豪尊的生意都托給了朋友管理。

他是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讓裴玉荷如何能夠接受?

“他已經登機了,可能現在飛機已經起飛。”林初瓷告訴季夫人。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幫他?你們讓他離開我,到底安的什麼心?我兒子現在離開我了,他要去沈薇薇那個女人了,你們滿意了吧?”

裴玉荷喪失理智,痛哭起來,不住的指責林初瓷他們的不是。

她認為是林初瓷教唆她兒子離開華國的。

“裴姨,少白的離開是他自己的決定,任何人也不可能乾涉他的。他已經長大了,想做什麼是他自己的事,你管太多,反而適得其反。”林初瓷說道。

“不用你來教育我!那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啊!如果換做是你,你兒子就這麼走了,你什麼心情?”

裴玉荷氣恨的看向林初瓷,之前她還覺得她是個很聰明的女人,可是現在看來,她真是太令人討厭了。

竟然插手管起他們季家的事,現在還讓她兒子出國了。

“如果是我,隻要我兒子喜歡,我會尊重他的選擇。而不是替他決定人生。”林初瓷說出自己的想法。

裴玉荷嗤之以鼻,“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兒子現在才幾歲,你怎麼說都行。我不想聽你的鬼話。我隻希望你們讓我兒子快點回來!聽見冇有?”

裴玉荷拉住林初瓷的手臂,搖晃她,氣憤的要求她。

林初瓷冇有動,戰夜擎甩開裴玉荷,把妻子護在懷中,說道,“裴姨,這件事和初瓷無關,是我主張讓少白出國的。”

“為什麼?為什麼啊?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啊!”裴玉荷痛哭流涕道。

“你也知道你隻有一個兒子,但你的行為卻是在摧毀自己的兒子。你有冇有看到他失戀後每天是什麼樣子?他開始酗酒,醉生夢死,頹廢不堪,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敢說,最後你會徹底失去他,因為,他會死在你手裡。”

戰夜擎的聲音雄渾有力,說出這番話後,震撼到了裴玉荷。

裴玉荷愣在原地,眼淚掛在臉上,冇有再說任何話。

“瓷瓷,我們走!”

戰夜擎摟著林初瓷從裴玉荷的麵前走開,不再理會她的神經質。

兩人離開機場,戰夜擎送林初瓷去LC集團開會。

今天是交割日的前一天。

LC集團收到來自A國同鋒集團的崔約,他們說會給LC集團總負責人林初瓷女士最後一次洽談的機會,問他們需不需要。

林初瓷坐鎮LC集團會議室內,正在研究這件事。

蔡餘將接到的訊息轉達給她,“林總,同鋒集團又主動發出邀約了,問我們需不需要合作?”

“他們還是要求麵談?”

“他們說,可以先達成協議,之後會要求兩家集團負責人見麵麵談。”

“也就是說,他們還是要求我親自去A國了?”

“是這麼理解的,隻是麵談的時間可以往後推移。”

蔡餘顧全大局的思想說道,“林總,我們現在冇有時間了,明天就是交割日,還剩下最後十幾個小時。最好的解決辦法隻有從同鋒集團進口鎳,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們的損失不可估量。”

整個會議室裡都鴉雀無聲,其他子公司和下屬子集團的負責人們都感受到無形的壓力。

林初瓷端坐在主位上,一語不發,腦中正在快速思考合不合作的事。

一旦合作,必然會被同鋒集團牽著鼻子走,麵談時如果是易鋒城在背後搗鬼,他必然不會輕饒她。

林初瓷的猜測,一定是因為易鋒城早就識破她的身份,所以才做了這次的局。

她不能輕易上當。

想到這裡,林初瓷往桌麵上一拍,“我已經決定了,接受平倉!做好賠償損失的準備。回覆同鋒,我不會與他們合作。”

“林總……”

“諸位不要擔心,我認為還冇有到破產的地步,隻是會讓我們LC集團元氣大傷,但是,隻要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現在的損失,未來我們還能重新找回來。”

林初瓷有這個信心,從有到無,從無到有,這就是金融和資本的常態。

有了林初瓷的鼓舞,所有負責人們也都聽從她的指揮,擁護她的領導。

拒絕的訊息傳回A國易鋒城的耳朵裡,得知林初瓷再次拒絕同鋒集團的邀約,他氣得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在地。

憤怒之餘,他電話通知AYE等幾個財閥巨頭,“繼續抬價逼空,我要讓LC集團原地破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