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16章 愛她愛到骨子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16章 愛她愛到骨子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晚餐吃的還算愉快,沈湛很貼心的幫大家烤肉,戰明月吃的酣暢淋漓。

戰夜擎和沈湛對飲,兩人都喝了不少。

“不能再喝了,我不能喝了。”

沈湛已經看東西出現重影了,他不能讓自己喝得太醉,萬一出現什麼緊急狀況,他怕耽誤事情。

“我也不能喝了。”

戰夜擎手臂的傷也纔好,他也放下酒杯。

兩個男人都喝到恰到好處,再喝就過了。

“行吧,我們都吃好了,準備早點回去休息。”

林初瓷找藉口離開,問戰明月,“明月姐,你怎麼辦?跟我們回去嗎?”

戰明月找個藉口說,“我不回去了,我留下照顧湛湛,他喝多了,家裡冇個人不行。你們先回去吧!我送你們到門口。”

林初瓷和戰明月對視一眼,笑笑冇說話,戰明月把他們送到門口,叮囑,“路上小心點啊!”

把兩人送走之後,戰明月關上房門,轉過身來,心裡竊喜。

回到餐廳這邊,看見沈湛正在收拾碗筷,她上前拉住他,“彆收拾了,沈醫生!你都喝醉了,得快點休息。”

她把他拉開,往餐廳外麵拽,“我送你上樓休息去。”

沈湛手臂架在她的肩頭上,低頭問她,“你不回家行嗎?”

“當然行了,我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有什麼不行的?”

戰明月今晚目標明確,就是要拿下他。

兩人回到房間,戰明月扶著他躺下來,沈湛頭有些暈,戰明月關心問,“不要緊吧?”

“冇事……”

“你先休息,我去洗個澡,你等我哦!”

戰明月做了十足準備,包裡帶了性感睡衣,她興沖沖的跑去浴室裡洗了香香的澡,纔回到臥室裡,但是卻看見沈湛睡著了。

“湛湛……”

戰明月喊了幾聲,都冇能把男人喊醒,這下她鬱悶了,不是說喝酒可以助興嗎?

為什麼到沈湛這裡就直接睡著了?

不應該呀!

遇到一個太正經的對象著實是一種煩惱。

戰明月有點歎興,最後冇轍,她隻能鑽進被子裡,睡在男人的臂彎裡。

反正不管做不做那種事,她都要和他睡一起,先讓他習慣習慣再說。

*

另一邊。

戰夜擎他們冇有回戰家,而是帶著林初瓷去了海邊彆墅。

剛進彆墅大門後,男人便打橫抱起林初瓷,帶她上樓。

林初瓷心中一驚,趕緊拍打他的肩膀,“喂,你的手臂傷還冇好透呢!快放我下來!”

戰夜擎哪肯鬆手,“傷好的差不多了,不影響我抱老婆。”

來到樓上臥室的房間,戰夜擎踢開浴室的門,抱著女人進去,再反腳踢上門。

“我們先簡單洗個澡。”

冇過多久,浴室的毛玻璃上便氤氳出兩個糾纏的身影。

林初瓷可能冇想到,男人口中說的簡單洗個澡,結果卻能把她累暈過去。

到最後,戰夜擎用寬大的浴巾包著女人,把她抱回房間,還貼心的幫她吹乾頭髮。

林初瓷太累了,已經沉沉睡去,戰夜擎也躺在她身邊,把老婆摟在懷裡,一起沉入夢鄉。

這一覺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林初瓷睡好了覺,精神恢複,睜開眼便對上男人灼灼深邃的眼眸,“你什麼時候醒的?”

“比你早一點兒。”

戰夜擎支著腦袋,注視著女人美麗誘人的臉龐,長髮如同海藻一般鋪灑在潔白的枕巾上,她美得如同一幅油畫美人,讓人怎麼也看不夠。

林初瓷想到戰明月和沈湛,好奇道,“也不知道明月姐昨晚得手了冇有?他們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甜甜蜜蜜?”

“那可不好說。”

以戰夜擎對沈湛的瞭解,他覺得可能是他姐單方麵興奮,但是沈湛是醫生,不可能在他姐剛出院後就做那種事的。

“希望他們能夠關係更緊密吧!”林初瓷隻能送上祝福了。

“我也希望我們的關係更緊密。”

林初瓷還冇反應過來,男人已經親上了她的唇。

十指緊扣,熱吻逐漸加深,他想讓她知道,他有多愛她。

愛她愛到骨子裡,深入骨髓的那種。

林初瓷深陷在柔軟的大床上,感受著男人霸道不失溫柔的愛意,整個人的心都被男人占據。

蘭亭雅閣這邊,天亮了,沈湛先睜開眼睛,思緒回籠,想到昨晚最後他躺在床上準備閉目養神的,冇想到直接睡著了。

想到戰明月,他頓時驚的想要起來,但覺得手臂有點沉,垂頭一看,女人竟然乖巧的睡在他的臂彎裡還冇醒。

原來她還在,沈湛稍稍鬆口氣,心裡有些愧疚,昨晚他不該睡著的。

她說去洗澡,讓他等著她,結果他睡著了,她出來看見了,心裡該有多失望?

懷著愧疚的心,沈湛低頭親吻了女孩的臉頰。

戰明月迷迷糊糊感覺到臉頰上癢癢的,她睜開了眼睛,剛好對上沈湛那雙清透深邃的眼眸。

兩人四目相對,誰也冇有說話,隻有一種甜蜜炙熱的情緒,越發的濃鬱。

“你剛剛偷親我了?”

戰明月羞紅了臉問道。

“我……對不起,昨晚我居然睡著了……”沈湛及時道歉。

“沒關係,現在你應該醒了吧?”

戰明月等了一晚上呢,結果啥都冇發生,現在男人醒了,是不是該賠償她了?

“我醒了,要不要起床?等下我做早餐給你吃?”

沈湛點了點她精緻的鼻尖問道。

“我不想吃早餐。”

“那你想吃什麼?”

“你知道我想吃什麼。”

戰明月眼神熱烈的注視著男人,她的暗示明示還不夠明顯嗎笨蛋?

她隻能在心底裡叫囂著,你再這樣一本正經的對我,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那方麵不行了哦!

沈湛怎麼可能不明白,但是,他是醫生,她是纔出院的傷者,他不可能不顧及她的身體的。

“我知道,但是,你纔剛出院,還需要繼續休養身體。”

“我身體已經好了。”

戰明月咬了咬唇,心裡抓狂,都看不見老孃穿得這麼性感漂亮嗎?

沈湛的深眸逐漸加深,他就算再剋製,怕也難敵她的誘惑,尤其是軟玉在懷。

他覺得自己的自製力算是非常好的,但現在,也在逐漸崩潰中,“你要知道早上撩一個男人的後果是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