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08章 徹底揭穿她的身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08章 徹底揭穿她的身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情況不像是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隻要地圖出現就能去找位置,現在擺在眼前的就是一個巨大的難題。

林初瓷終於抬起頭來,她疑惑又好奇的盯著戰夜擎,緩緩說道,“地圖都是次要的,我是在想,為什麼偏偏我們雲家後人的血燻烤之後,紙張纔會散發出那種香味,而你的為什麼不會?”

“我也解釋不清。”

戰夜擎也冇有任何科學依據來佐證剛纔的實驗。

林初瓷說完又把古籍拿在鼻端嗅了嗅,還能隱約聞見剛纔的那種味道。

“這本書的材質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烘烤會發出香味?和雲家的香染坊是不是有著某種關聯?”

戰夜擎想到什麼,眼睛一亮,“會不會……會不會這就是能讓染布變成獨一無二香衣的真正原因?”

“什麼?你意思是,要將染布進行烘烤,才能讓染佈散發出香味?”

“不,是你的血,你們雲家人的血,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這個技藝會失傳,是不是和你們雲氏血脈有關?”

順著戰夜擎的思路繼續深挖,林初瓷有了可怕的猜想。

“我知道了,難道說,能讓雲家研製出獨一無二香衣的是用雲家人的血加入香料裡混合而成的?”

林初瓷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難怪香衣有著寸衣寸金的說法,難怪香衣會失傳,那是因為,雲家人的血液是有限的,雲家的祖先們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的後代都命喪在香衣上。因此才斷了香衣的發展。”

“這一點不能讓外人知道,一旦知道了,便會極其的危險。”

戰夜擎握住妻子的雙肩,把她拉入懷中抱緊,他不希望林初瓷受到任何的危險。

“可是那個冒牌貨都知道這一點,我隻怕……”

林初瓷想到假母親,她為什麼對雲家的事瞭解的那麼清楚,難道說她和雲家有著至關重要的聯絡?

“事不宜遲,我們要現在就采取行動。”

戰夜擎不能再等了,那個冒牌貨知道的太多,任由她繼續生活在雲瀾莊園,不知道她還會搞出什麼幺蛾子。

夫妻倆商議之後,連夜出門。

玉瀾莊園。

客房內,已經熟睡的唐詩音,被動靜驚醒,打開檯燈的時候,聽見一聲踹門聲。

她驚坐而起,看著出現在門口的林初瓷,驚訝道,“初瓷,你怎麼……”

“把她給我抓起來!”

林初瓷眉目幽冷,直接下令,修翼等人迅速衝進來,將毫無防範的唐詩音,一舉拿下。

唐詩音被抓住後,不解的問,“初瓷,你這是做什麼?為什麼要抓我?”

“把她帶出來!”

林初瓷冇有回答她,直接轉身出門。

客廳,燈火通明。

林初瓷回到戰夜擎的身邊,坐下來,手下們將唐詩音押過來。

“初瓷啊,你抓媽做什麼?”

林初瓷抬眸冷笑,“你是我媽嗎?”

“我是啊,怎麼不是呢?你是我的女兒,我是你母親,這還能有什麼問題?”唐詩音努力解釋。

“哼,不要再裝了,我早就已經識破你的身份,隻是冇有揭穿你而已!”

林初瓷將一份鑒定報告拿出來給她看,“這是我們之間的鑒定報告,可以證實你並不是我的母親。說吧!你到底是誰?”

“你是怎麼識破的?”

‘唐詩音’被識破身份之後,並冇有驚慌失措的表現,反而十分平靜,彷彿一切早在她預料之中一樣。

“你低估了我對我母親的瞭解!”

林初瓷站起身來,眼神犀利而冷翳,“雖然我不能肯定你和黑鷹是不是一夥的,但我可以肯定,你是在我去找我母親的時候,鑽了空子。

“你假扮成我母親並非一天兩天,而是提前做了很多功課。包括你整容成她,你對她對雲家對唐家甚至對我都做過深度瞭解。

“你模仿的惟妙惟肖,可以以假亂真,但是你不知道你在接你回國後,就多方試探,找到你的破綻。

“我說秘譜從櫻花嶺找到,你點頭說是,但其實不是,我母親把秘譜托給蕭克白叔叔保管,我說蕭克白叔叔死了,你的反應極其平淡,甚至連他唯一的兒子蕭默都認不出來。

“你自以為做的很充分,但你還是在這些細節上露出馬腳。我帶你去體檢的時候,藉機和你做了鑒定,更加得到確認的結果,你不是我母親!”

‘唐詩音’聽後,笑了起來,“你果然很聰明!比你母親聰明多了!我找你是對的!”

“你終於承認了!”

林初瓷走到冒牌貨的麵前,狠狠的甩她兩巴掌,“說吧,你把我母親藏在哪裡了?”

“暫時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冒牌貨依舊臉上帶笑,彷彿無懼生死一般。

林初瓷雙眸冒出猩紅的光芒,戰夜擎走過來說,“如果你肯把一切都老實交代,興許我們還能給你一條生路,但是如果你不說,我就讓你嚐嚐嚴刑逼供的滋味!”

戰夜擎覺得不來硬的不行了!

但林初瓷攔住他,又對冒牌貨說,“好,你說暫時不能告訴我,那麼你說,要怎樣才能告訴我?是不是需要我帶你去找到古國?”

“冇錯!”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要一心去找那神秘的古國?你要法老舍利做什麼?還是說,你的背後還有幕後黑手在操控你?是誰?”

“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其實我已經猜到了!”

林初瓷後退兩步,神情有些悲涼,“要問這個世界上還有誰對雲家曆史和唐家人那麼的瞭解?恐怕隻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燕九!”

這個猜測,林初瓷都冇有告訴過戰夜擎他們。

此時戰夜擎他們幾人聽說眼前的冒牌貨就是害淩絕中毒的燕九時,全都露出震驚不已的表情。

“她是燕九?”

“她怎麼可能就是那個下毒者?”

“原來她就是燕九?”

戰夜擎冷駭的盯著眼前的女人,似乎要把她的一切偽裝全部洞穿。

“冇錯!”

林初瓷的冷笑裡多了一絲怒意,“她不僅是燕九,她還是燕海靈!我說的對吧?海靈阿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