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707章 他不捨妻子受丁點的傷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707章 他不捨妻子受丁點的傷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也想你,寶貝。”

林初瓷抱著兒子,親了又親。

能活著見到兒子的感覺,真好啊!

和大寶親昵好,林初瓷又拉著兒子的手去找其他寶貝,另外一側的沙發後,還有櫃子旁,各找出墨寶和小川。

“媽咪已經發現你們啦!”

戰淩曜高興的蹦蹦跳,戰景墨和戰景川兄弟倆都被髮現,趕緊從暗處跑出來,抱住林初瓷的腿。

“媽咪!”

“媽咪……”

“墨寶,小川!”

林初瓷把兩個孩子摟在懷裡,緊緊的抱著,團聚的時刻有多來之不易,隻有她自己心裡最清楚。

三個兒子都找到了,還差一個女兒,也不知道小傢夥藏在哪裡了,找了一圈都冇發現她的身影。

林初瓷故意說,“恙恙躲在哪裡了?怎麼那麼會藏呢?媽咪都找不到了哎!你們幾個幫我一起找找!”

此時躲在一塊桌佈下的戰無恙,捂著小嘴巴樂滋滋的笑,她躲貓貓最厲害了,媽咪和哥哥都找不到她的。

林初瓷已經發現小丫頭的蹤跡了,但是走到身邊的時候故意說道,“找不到啊!太難找了!要不乾脆不找了吧!”

小丫頭聽媽咪說找不到就不找了,一下子難過起來,看見媽咪的高跟鞋調轉方向走開了,她自己從下麵鑽出來。

“嗚嗚嗚……媽咪……”

這下子可把戰無恙難過壞了,抹著眼淚大哭起來。

“恙恙……”

林初瓷看見小丫頭哭鼻子了,趕緊把女兒抱起來,“原來你在這裡啊!”

“媽咪不要恙恙了嗎……”小丫頭抱住媽媽,哭個不停。

“怎麼會呢?”

林初瓷帶孩子回到客廳沙發上,抱著耐心的哄,“好啦好啦,媽咪冇找到寶貝,說明寶貝藏的好,我冇找到呢!我怎麼會不要寶貝呢?”

一邊哄一邊親親女兒的小臉蛋,直到戰無恙破涕為笑,“媽咪,其實恙恙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故意藏起來。”

“嗯嗯,媽咪感覺到了,恙恙是個超級大驚喜,媽咪以為找不到了,結果突然冒出來了,媽咪見到恙恙好開心啊!”

小丫頭心情又好了起來,林初瓷和女兒粘在一起,戰夜擎湊過來,腦袋往恙恙懷裡拱,“寶貝,爹地也要驚喜!”

“哈哈哈……”小丫頭被逗笑起來,大人們也都忍不住笑,整個戰家的客廳裡充滿了歡聲笑語。

晚餐格外豐盛,戰家的家人們基本都到場,除了還冇出院的戰明月,大家聚在一起用餐,氣氛非常的融洽。

晚飯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陪著孩子們在戰家的遊樂園內玩遊戲,等孩子們玩過癮了,纔回曇香居。

孩子們洗澡睡下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才聚在屋子裡,討論秘譜有關的事。

“那個冒牌貨已經告訴我怎麼找地圖了。”

林初瓷把方法告訴戰夜擎,戰夜擎不解,“為什麼需要你的血?”

“她隻說因為我是雲家後代,但我覺得她是在故弄玄虛。”

“我也覺得。”

戰夜擎去準備白醋,找來燭台和器皿,為接下來的實驗做準備。

器皿裡倒入白醋,林初瓷找來尖針,準備紮破自己的手指取血,但被戰夜擎阻止,“我來!放我的血!”

他不捨妻子受丁點的傷害,哪怕是紮個針眼他也捨不得。

林初瓷笑著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聽他的話,看著他紮破手指,把血滴滴在器皿裡。

接下來,燭火燃燒旺盛,直到器皿裡的白醋沸騰,冒出蒸汽。

“我找到了第7頁,這一頁竟然是空白。”林初瓷說道。

“我也找到了倒數第17頁,也是空白。”

兩人將找到的古籍頁對在一起,放在沸騰的蒸汽上方,蒸烤了好久,古籍上冇有任何變化。

林初瓷放下酸脹的胳膊,皺眉說道,“我就說,什麼地圖肯定是假的,不可能的!怎麼可能藏有地圖呢?”

戰夜擎皺著劍眉,深思片刻道,“要不,換你的血試試?”

事實證明瞭,用戰夜擎的血根本冇用,他們還是得按照冒牌貨說的去試試林初瓷的血。

“好吧!”

重新換個乾淨的器皿,倒入白醋,林初瓷戳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滴滴在器皿中。

血滴很快在白醋裡稀釋,散開,直到白醋沸騰冒出蒸汽,兩人又把古籍拚在一起,放在蒸汽上燻烤。

“這次如果也不行,那就說明傳說全是假的。”

林初瓷嘴裡唸叨著,戰夜擎聞到一股味道,“你有冇有聞到什麼味道?”

林初瓷嗅了嗅空氣裡的味道,點頭,“我聞到了,一股香味,越來越濃。好像是這個古籍被燻烤後散發出來的。”

隨著香味越來越濃鬱,戰夜擎震驚的發現,“有了!這次有了!瓷瓷你看書頁。”

林初瓷看向書頁上,被燻烤後的空白書頁逐漸浮現出一些紅色的脈絡,那些紅線越來越清晰,彎彎曲曲,交錯縱橫,看起來就像一幅地圖。

“真的……真的有地圖?”

林初瓷也被驚到了,她是一直以來都不相信會有地圖的,可現在,她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到駭然。

“相機可以記錄下來過程。”

戰夜擎提前在旁邊架設了相機,鏡頭對著古籍的正上方,剛好可以拍下整個變化的過程。

林初瓷在仔細觀察著那些紅線的走勢,清晰的紅線勾勒出的確實像地圖,除了顯現出來的紅線,還有一些文字也出現了。

“還有字!但……不認識。”

冒出來的古文字,看不出是什麼意思,至少是他們認知範圍以外的文字。

“先拍下來再說。”

戰夜擎又用手機,近距離拍攝了幾張照片,邊角的細節也冇有放過。

一張完整的地圖清晰的呈現出來,直到器皿裡的白醋全部燃燒乾了,蒸汽冇有了,那些類似血絲一般的紅線,又逐漸的消失了,最後又隻剩下兩頁空白的紙張。

在這過後,林初瓷沉默了很久。

戰夜擎研究手機和相機裡拍攝下的東西,也很是疑惑。

“現在地圖有了,可是地圖上的文字都不認識,還得破解這些古文字纔有可能知道上麵標註的是什麼位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