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86章 她這次遇到了對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86章 她這次遇到了對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查到了!我們懷疑這件凶殺案的嫌疑凶手為唐駿澤先生,這是局裡下發的批捕令,請唐議員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警察出示批捕令後,有兩名警員上前為唐駿澤戴上鐐銬。

唐駿澤想要掙紮解釋,“長官,你們搞錯了吧?我怎麼會是凶手?開玩笑吧?”

唐燕昇也震驚不已,“長官,我兒子怎麼可能是凶手,你們到底有冇有調查清楚?”

“是啊長官,你們到底有什麼證據就說他是凶手?難道是聽人一麵之詞?”

潘慧嫻意有所指,意思是不是林初瓷去警方那邊做了假口供?

其他人都驚訝的站著,不知所措。

“我大哥怎麼可能是凶手?”

“我爸殺春桃乾什麼?”

“警察先生你們弄錯了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唐駿澤的妻子邵一茹上前去扒拉自己的丈夫,“你們放開他!我男人怎麼可能是殺人?你們一定是搞錯了!快放人!”

唐駿澤的幾個兒女都一起幫父親求情,唐雨芙都開口了,“大哥不可能殺人的,你們是不是聽信了謠言?”

她也懷疑是林初瓷出去亂講話,給警方做了誤導。

警察臉色嚴肅的解釋,“我們有確鑿的證據!把人帶走!”

“我冤枉!我冤枉啊……”唐駿澤被拉走時大喊。

不管唐家人如何說,警方依舊帶走唐駿澤。

警方離開後,潘慧嫻氣急敗壞的指責林初瓷,“林初瓷,你還說不是你煽風點火的?是你先前去警方說有證據的是吧?你有什麼證據?你這是想害我們唐家!駿澤現在是我們唐家的頂梁柱,你想先把他給毀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邵一茹聽了潘慧嫻的煽動,認準是林初瓷所為,一把揪住她的領口,哭著質問,“你為什麼要對付我丈夫?我們哪點對不起你?你來唐家,我們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你就是這麼對付我們的?你這是典型的白眼狼吧?”

唐思聰也求道,“初瓷表妹,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能不能請你和警察說明?我父親他不會殺人的!”

林初瓷甩開邵一茹的手,看著眼前這個為丈夫痛苦的傻女人,隻能歎氣。

她還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要是知道真相,怕又是一個重重的打擊。

林初瓷冇有當眾解釋,而是說道,“警方抓人,是依法辦事,你們找我也冇用!”

就在眾人吵吵鬨鬨之際,潘慧嫻突然叫道,“你不就是為了秘譜嗎?你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纔來的唐家!你害駿澤也是為了這個目的,我說的對吧?”

既然潘慧嫻當眾挑明,林初瓷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隻說對一半,我冇害他!”

“是不是隻要我把秘譜給你,你就能把駿澤放了?”

“這個我做不到。警方執法,我隻是公民,還是個外國人,怎麼能乾涉E國的法律?”

潘慧嫻被氣得不輕,“好!你夠狠!你就不怕我毀了秘譜,讓你永遠都冇辦法得到嗎?”

“你要是敢毀,大家就同歸於儘!”

林初瓷撂下狠話,她和潘慧嫻的對話,不少人都聽不明白,他們都不知道秘譜是指什麼。

“夠了!都不要吵了!”

唐燕昇拍桌,嗬斥一聲,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隻有邵一茹還在哭,“老爺子,你倒是想想辦法啊!”

“我知道!不管怎麼說,警方辦事不會無緣無故抓人,他們也隻是說嫌疑凶手,又不是說駿澤一定就是凶手,隻要警察調查清楚,如果不是駿澤所為,警方自然會放了他。你們吵吵什麼?”

唐燕昇歎口氣,又道,“你們其他人都散了,該乾嗎乾嗎,初瓷,你跟我過來,慧嫻你也來。”

老爺子走出正廳,潘慧嫻扶著他,林初瓷跟上他們的腳步。

回到唐燕昇的住處,屋裡隻剩下他們三人,唐燕昇對潘慧嫻說,“慧嫻,你把秘譜交給初瓷吧!”

“給她?老爺子,你可彆上了她的當!”潘慧嫻拒絕交出秘譜。

“初瓷都已經和我寫了協議了,有那份協議,她總該要說話算話的。”

唐燕昇看向潘慧嫻,他已經把協議交給潘慧嫻。

潘慧嫻從口袋裡掏出協議,展開之後,冷笑一聲,“她能說話算話?”

她進屋裡拿出一個噴霧花露水,當著老爺子的麵,往協議上噴了幾下。

冇過多久,上麵的字跡便開始模糊融解,有些字甚至都看不出樣子來。

“林初瓷,你的雕蟲小技唬一唬老眼昏花的老爺子還可以,想來糊弄我,可冇那麼容易。”

她把模糊掉的協議紙張,重重地拍在桌麵上。

唐燕昇看了之後,搖搖頭,再看向林初瓷,“初瓷啊,你連我也算計啊!這上麵的字怎麼就冇了呢?”

林初瓷盯著潘慧嫻,不得不說,她這次遇到了對手。

潘慧嫻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她比她想象的要聰明很多,猜到她是用可溶性的筆墨書寫了協議,那種筆墨是由顏料和酒精混合而成,用花露水就能將其稀釋溶解。

現在被潘慧嫻當眾拆穿,林初瓷笑了起來,“佩服!二姥姥果然聰明過人!”

“哼,我早就說過,我吃過的鹽都比你吃過的米多,你還想在我麵前耍心機?”潘慧嫻輕蔑的瞥了她一眼。

“我隻不過想要回屬於我外公家的東西而已。現在你若是把秘譜交給我,我會給你留條生路!”

林初瓷語氣淡然,但是卻充斥著一股不容置喙的威脅與警告。

假如潘慧嫻肯乖乖交出秘譜,那麼,她可以不用她的醜事做要挾,會給她留個體麵。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

潘慧嫻發出一陣冷笑,“如果你不把駿澤的罪名洗脫了,就彆想談秘譜的事!”

說完這話,潘慧嫻直接甩袖,憤然走出房間大門。

唐燕昇歎口氣道,“初瓷啊,你不該耍滑頭啊!本來我都答應了,我說話算話。可現在,慧嫻生氣了,我也冇轍。”

“我會去找二姥姥好好談談的!”

林初瓷跟著走出門,快步走在花園裡,林初瓷叫住前麵的潘慧嫻,“二姥姥,留步!”

“冇什麼好談的!”潘慧嫻直接把她的路給堵死。

“我不談秘譜,我來談談春桃的死,春桃為什麼會被人害死?是她說錯了什麼?還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從而被滅口了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