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68章 能救你的隻有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68章 能救你的隻有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隻是個老人家而已……”

唐燕昇年事已高,肯定對付不了眼前的女人,他隻能裝可憐賣慘了。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和你好好的掰扯掰扯。”

林初瓷收回剪刀和自己的腿腳,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啪”的一聲,把剪刀拍在桌麵上。

“說說吧,你和我外公到底關係如何?過去幾十年可有來往過?”林初瓷問。

“冇……冇有……”

唐燕昇被她嚇得不輕,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林初瓷鬆開他之後,他用衣袖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是嗎?那你認不認識淩驥毓?羅一門的門主?”

“不認識。”

唐燕昇搖頭,一問三不知。

“怎麼可能?藍館地下城是你的勢力對吧?我在藍館裡找到了淩驥毓,他既然是為藍館賣命,那就是你的走狗,你怎麼會不認識他?”

“我已經很多年冇有過問藍館的生意了,藍館現在什麼情況,我都不清楚。”

唐燕昇以退休為由,搪塞過去。

林初瓷知道對方不肯說出實情,繼續問道,“潘輝你總該認識吧?他是你的人!”

“冇聽過……”

“那我就來給你解釋解釋。你們唐家以黑勢力發家,你們在各國都有地下錢莊等斂財渠道,而潘輝,他的真實名字叫江弘陽,V國離城的地下錢莊就是他在管理,而這個錢莊剛好又是藍館的一個支線渠道。所以說,江弘陽和淩驥毓,都是唐家的手下,我說的冇錯吧?”

林初瓷犀利的目光注視著老頭子的眼神。

唐燕昇搖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啊!”

在說這話的時候,唐燕昇瞥了一眼桌邊的一個木雕,以為林初瓷冇注意,伸手想要去拿那個木雕。

林初瓷手疾眼快,一把搶過木雕,仔細一看,是一個帶報警的設備。

“想叫人來給你收屍嗎?”

林初瓷把木雕狠狠砸在桌麵上,她站起身,臉上滿是怒意,質問眼前的老人,“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我外公家的滅門案,是你幕後指使人乾的,對不對?”

唐燕昇心中驚駭,眼神中透露出恐慌,但他還是矢口否認,“怎麼可能呢?我雖然和你外公同父異母,可是我們幾十年來都冇有來往,我為什麼要去害他呢?我唐家如此大的家業,用得著去算計旁人?”

“看來我問你什麼,你都不會承認對嗎?”

“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承認,你有什麼證據嗎?”唐燕昇反過來質問林初瓷。

“證據?我母親就是活的人證,她親口告訴我說,當年是你從她手中奪走《宓香集》的下半部,現在是時候把秘譜的下部還給我了吧?”

“你母親不是死了嗎?”

唐燕昇一句質疑,無疑暴露出他對唐家的瞭解。

“哦?剛纔二姥爺還說幾十年和唐家冇有任何聯絡,那麼你又怎麼知道我母親已經死了?這個訊息是從什麼地方得知的?”

“……”

唐燕昇被林初瓷的機智頭腦給繞住了,回答不上來,也發現自己剛纔失言了。

他默了默,才解釋道,“初瓷是吧,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冇有拿什麼《宓香集》,我都冇聽過這是什麼東西,也從冇見過。是不是你母親記錯了?”

“你真冇見過《宓香集》?”

“真的冇見過。”

林初瓷一副吃驚的樣子,說道,“這麼有名的《宓香集》你都不知道嗎?也可能是下半部冇有封麵,認不出是什麼書很正常,剛好,我帶來了上半部,二姥爺你要不要開開眼?”

“哦?”

唐燕昇聽聞她說帶來了秘譜上半部,又是一驚,他的眼神說明一切,想看,十分想看。

林初瓷從自己的衣服內口袋裡,掏出一個紅布包,小心翼翼的打開。

很快,一本古籍就呈現在林初瓷的手心裡,上麵赫然寫著書名《宓香集》。

“二姥爺好好看看,認不認得這本古籍?”

唐燕昇目光盯著古籍,走過來,開始仔細端詳,腦海中浮現出的是潘慧嫻對他說過的那些話。

說是隻要集齊《宓香集》的上下冊,就能找到古國地圖,找到古國地圖就能得到法老舍利,有了法老舍利,就能遠離疾病,健康長壽。

不得不說,秘譜的吸引力太大了,尤其是對於他們這樣的怕死的垂暮老人來說,這就是一種比長生仙丹還要有吸引力的東西。

誰不想得到呢?

“我翻給您看!”

林初瓷伸手翻開秘譜的中間某頁,唐燕昇卻看見上麵有一堆黃色的粉末,粉末中好像還有什麼在蠕動。

正當他疑惑古籍是不是被蟲蛀的時候,林初瓷直接將書籍按在他的臉上。

再收回書籍,老人的臉上沾滿了黃色粉末,剛剛那條蠱蟲已經鑽入老人的鼻腔中。

“阿嚏——咳咳咳……”

唐燕昇感覺到一陣不適,揉著自己的鼻子和嘴巴,驚恐的問,“什麼東西?你弄的什麼?你對我做了什麼?好難受……”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難受起來,重新跌回椅子上。

林初瓷站在他的麵前,不緊不慢的收起假的秘譜,裝回口袋裡。

冷睨一眼正在掙紮的老人,告訴他,“剛剛隻是我喂的一條蠱蟲,它現在已經鑽入你的體內,隻要它瘋狂的時候,就會在你的身體裡肆虐,你會感覺到生不如死。”

老人已經從椅子上癱軟到地上,在地上滾了起來。

“救我……救救我……”

唐燕昇難受萬分,他伸手抓住林初瓷的褲腳求她救她。

“就算是醫生來也救不了你,能救你的隻有我!”

林初瓷扯出自己的褲腳,後退一步,居高臨下的盯著他,“現在我再問你,你認不認識江弘陽,或者說,潘輝?他們是不是同一人?”

“認識……是同一人……”

果然,他們的推斷都是正確的。

潘輝就是江弘陽!

“他現在在哪?”

“藍館……”

“很好,那我再問你,當年唐家的滅門案,是不是你幕後指使人做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