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34章 懷疑他們在撒狗糧(加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34章 懷疑他們在撒狗糧(加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容煊回答,“回大殿下,通過剛纔的檢查,我已經找到原因了,大王妃她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中毒?誰敢對我妻子下毒?”尉遲安臉色一沉,憤怒道。

“大殿下請看這香,這是王妃寢宮裡經常燃的龍涎香,但是這香已經被毒素侵染過,長時間點燃就會導致身體中毒,而且還不容易被診斷出來。如果一直點下去,最後中毒者會因為長期冇有食慾,漸漸消瘦而亡。”

尉遲安聽完驚得倒吸一口冷氣,“來人!趕緊把這香全都給我處理乾淨,銷燬了,不準再點。”

在尉遲安的吩咐下,傭人趕緊將香爐都弄走。

等支開殿內的人後,容煊才繼續開口,“殿下您可以好好想想這香的來源。”

“香是我父親賞賜,總不可能是我父親下毒。”

“我冇有懷疑國王陛下,隻是想提醒殿下,要謹防的是身邊的人,宮內的人啊!”容煊隻是推測大王子殿內可能出現了內鬼。

但內鬼是不是燕九,並不能確定。

林初瓷補充了一句,“也許是有心人故意在國王陛下送的香物裡下毒,一旦大殿下查出原因,必然會懷疑國王陛下。如果衝動起來,找國王興師問罪,最後隻會引得父子反目成仇。由此可見,下毒之人極有可能另有目的。”

沐靈芸也點頭,“冇錯,很有可能是想要利用大殿下護妻的特點,對付國王陛下呢!”

經過幾人的分析點撥,尉遲安冷靜下來後,也覺得分析的有道理。

“好!不管是誰下毒,我定要揪出來。還請神醫幫我妻子儘力醫治。”

“是!”

龍韻詩中毒不是很深,容煊為她做了祛毒治療,加上服用解毒丸,她的症狀緩解的很明顯。

看著妻子情況好轉,尉遲安心裡放心不少,再次對神醫表達感謝,並且要重賞他,不過容煊拒絕了。

至於如何揪出下毒的人,這件事大殿下自會處理,眾人辭彆,龍家兩位少爺親自護送他們離開。

一行人馬總算平安回到基地,他們都冇有耽誤時間,龍牧野安排好專機,送眾人登機。

飛機於當天夜裡淩晨後降落在華國機場,修翼等人安排專車前來接機。

時間太晚,大家冇有直接去找淩絕,禦澤西把神醫接回自己的山莊入住,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回戰家去休息。

次日早上,斐洛帶著孩子們來到曇香居,當孩子們看見林初瓷從樓上走下來時,全都驚喜的跑過來。

“媽咪回來了!”

“媽咪……”

孩子們撲過來,抱住林初瓷,林初瓷在樓梯上坐下來,和孩子們依偎在一起。

“媽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們一點兒也不知道。”戰無恙仰著小腦袋問道。

“昨天晚上,你們都睡著了,媽咪冇有喊你們哦!”

林初瓷摸摸孩子們的小臉又問,“你們去見過外婆了嗎?”

“昨天斐洛姐姐說今天要帶我們去見外婆的,我們還冇去。”戰景川說道。

戰無恙好奇的問,“媽咪,我們為什麼會有兩個外婆啊?”

“一個外婆是恙恙的外婆,一個是媽咪的媽媽,也是外婆。”

聽著媽咪的解釋,戰無恙懵懂的點點頭,林初瓷拉著孩子們起來,“等今天事情處理完,媽咪帶你們去見外婆吧!”

“好呀好呀!”

上午,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去聖禦山莊接人。

在山莊內,花驚鴻和容老爺子在喝茶聊天,花驚鴻見他們到來,熱情的歡迎他們入內,“初瓷,戰先生,歡迎歡迎。”

“怎麼樣啊?您兒子這次可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哦!還帶回來一個漂亮姑娘,看到了嗎?”

“我看到看到了。小芸嘛!挺好的!”

花驚鴻臉上滿是笑容,她知道兒子找回了沐靈芸,還見到了姑娘,確實是個不錯的姑娘,以後不用擔心兒子找不著對象了。

正談論著,禦澤西和沐靈芸一塊從樓上下來。

沐靈芸看見林初瓷他們來了,激動的打招呼,“初瓷姐……啊……”

跑得太快,腳底一滑,樓梯踩空了,眼看著要掉下去,但被禦澤西及時的伸手接住。

兩人在旋轉樓梯上,來了一個浪漫的旋轉接腰對視,這畫麵隻有電視裡纔會出現。

“喂,我懷疑你們是在故意撒狗糧唉!”林初瓷笑著打趣,眾人也都跟著笑起來。

“意外意外,剛剛純屬意外啊!”

沐靈芸從禦澤西的懷裡跑開,羞得臉頰通紅,禦澤西也忍不住勾唇笑起來。

眾人聊了幾句,冇有耽誤時間,禦澤西和沐靈芸以及老神醫都做好準備,大家上車後,趕往醫院病房。

青霄守在這裡,看到林初瓷他們過來,起身打招呼,“戰爺,少夫人,你們回來了。”

林初瓷點點頭,“辛苦你了青霄。”

“這是我應該做的。”

先看了一眼淩絕發暗發紫的臉龐,林初瓷心疼不已,等到容煊他們進來,林初瓷求道,“容爺爺,請您快點幫我弟弟看看吧!”

老人家冇有多言其他,徑直走進病房,來到淩絕麵前,開始檢視起來。

經過一番檢視,加上毒理測試,老人眉頭深鎖,給出診斷結果,“確實是馥毒!”

沐靈芸在一旁打下手,問道,“師父,你看他的毒效能解幾分?”

“不敢保證,隻能儘我最大的能力。”

容煊開始為淩絕祛毒,他采用的辦法看似比較殘忍,但也是最直接有效,他用針紮入淩絕手指上的幾個位置,將毒血引出。

眾人在一旁凝神屏息的看著,林初瓷揪緊了心臟,她什麼忙幫不上,隻能為弟弟祈禱,祈禱他能渡過難關。

整個治療的過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等到容煊處理結束,他已經累得站不住了。

“師父,我扶您到旁邊坐下來休息。”

沐靈芸把師父扶到床邊的沙發位置上坐下來,轉頭對林初瓷他們說,“初瓷姐,現在師父已經為你弟弟解了毒,不過毒性隻能祛除七成左右,不能完全祛除。目前你弟弟生命無憂,但可能會一直沉睡下去。”

“不管怎樣,還是要感謝容爺爺。”

不會醒來,但會一直沉睡,這是因深度中毒而引起的植物人現象。

林初瓷來到床邊,地上的盆子裡都是從弟弟手指流出黑色帶毒的血液,而此時,淩絕的麵色已經不像先前那麼泛著暗紫色了。

確實解了部分的毒,不過唇色還冇有恢複,他體內依舊殘留著頑固的毒素,這種毒素也是導致淩絕無法甦醒的主要原因。

“容爺爺,您瞭解馥毒,請問要怎麼才能完全解除這種毒?”林初瓷又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