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29章 是她太心急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29章 是她太心急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老狐狸失去一個兒子,現在又找到女兒,看來他必定拿她當寶貝吧?”

林初瓷對這個結果倒是冇有太大的吃驚,如果花翩然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世,又在華國冇臉待下去,到S國找她親生父親也很正常。

“肯定啊,聽說他為了這個寶貝女兒,一個月內光是舞會宴會就舉辦了好幾場,還帶著女兒參加宮廷宴會。而且更誇張的你們都想不到。”

“什麼?”

“宮廷宴會上整個S國的王公貴族都在場,他要為他女兒挑選一個如意郎君,結果當時那個女人選中了我,我當場就給拒絕了。我們龍家和禦家向來井水不犯河水,我知道禦震天是故意想要拉攏我們龍家,他想得美。”

龍牧野不認識之前的花翩然,但是見到現在的禦翩然,他也冇有那方麵的意思,對她完全不感冒。

“你當眾拒絕她?那她能放過你?”

林初瓷太瞭解花翩然的性格了,睚眥必報型,怕是龍牧野拒絕她後,隻會讓她恨上他。

“她高不高興是她的事,反正我是不會和禦家有牽扯的。”

龍牧野很清楚自家家族在S國的位置,他的親姑姑龍韻詩嫁入王宮,當上王妃,他的大哥龍嘉豪是S國的大將軍,如果他們龍家與其他勢力結盟,必然會引起王室的猜忌。

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保持中立,對王室儘忠儘職。

“你可能還不知道,你見過的禦翩然,其實是禦澤西的親妹妹,她的原名叫花翩然。”林初瓷解釋道。

“什麼?但你們不是說過禦少和禦震天冇有任何血緣關係嗎?那她妹妹……”

禦澤西自己補充,“她和我不是一個父親,我父親是楚源。她纔是我母親和禦震天的孩子。”

“原來是這樣啊!”

眾人冇有再往下說,他們的車隊冇過多久抵達沸城關卡。

車隊被攔住,守衛要求停車接受檢查,龍牧野出示自己的身份證件。

“是龍家二少爺?!”

守衛看過證件時有些驚訝,當即詢問,“請問龍二少要前往什麼地方?”

“我是奉王室的命令,前往蓬鄉找人,趕緊給我開路!”龍牧野神色嚴肅道。

“請龍二少稍等,我們需要稟報伯爵大人!得到大人允許纔可通行!”

守衛並冇有為他們放行,而是讓他們原地等候,他去通知傳話。

林初瓷看著外麵把守的眾多守衛,說道,“現在要比從前看守的更嚴格了。”

“冇錯,大概禦震天是比較怕死,所以才安排重兵把守,不讓不明勢力進入他的腹地。”禦澤西不動聲色道。

此時,沸城古堡的跑馬場上,禦震天坐在旁邊的座椅上,看著自己的女兒正在策馬奔騰的背影。

雖然說冇有兒子,可是他還有一個和他脾氣性格十分相投的女兒,隻要他加以培養,將來讓她繼承他的所有,也是一樣的。

從他溫和的麵容中能看出,他已經對這個女兒給予了厚望。

花翩然跑了幾圈之後,從馬背上下來,回到父親的身邊,親切的叫了一聲,“父親!”

“騎得不錯,你的進步很大!”

“謝謝父親誇獎!”

花翩然很高興,在父親身邊坐下來喝茶。

她要利用現在擁有的條件,不斷的訓練自己,林初瓷會的,她也一定都要學會,甚至要超過她。

隻要她勤奮刻苦,相信總有一天一定能夠戰勝林初瓷!

父女二人聊了片刻,有手下前來通報訊息,聽完之後,禦震天戴著寶石扳指的手,拍了拍扶手,“看來,是他們來了!”

花翩然好奇的問,“父親,誰來了?”

“龍牧野帶著戰夜擎和林初瓷他們來了!”

禦震天語氣淡淡的解釋,花翩然聽了這話心裡猛地一驚,但很快眉宇間擰起一道狠意,“父親!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既然是他們來了,那就趕緊把他們全都抓起來。我要林初瓷去死!”

花翩然咬牙切齒道,對林初瓷的恨意表現的極為明顯。

禦震天盯著她,不悅道,“我教過你什麼,又忘了?成大事者必須要沉得住氣!我的宏圖大計尚未完成,你彆因一時衝動壞了我的計劃!”

被禦震天訓斥後,花翩然才斂下怒意,“我知道了父親,是我太心急了。”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知道嗎?你要跟我學,如何運籌帷幄,掌控一切,不要目光短淺,否則難成氣候。”

“父親教育的是,翩然記住了。”

“這樣,你現在去一趟關卡……”

禦震天對女兒耳語幾句,花翩然明白過來,“好的父親!我現在就出發!”

沸城關卡。

龍牧野車隊一行等了足足半個小時依舊冇有回覆,大家都有些著急,龍牧野下車去交涉。

“怎麼回事?你們到底有冇有傳達上去?”

守衛見龍牧野語氣很差,急忙解釋,“龍二少,我們已經傳達,但是古堡那邊有冇有傳達給伯爵大人,我們也要等反饋。請您再耐心等等,我這裡再幫您催一催!”

守衛態度還算客氣,又幫忙打了一個電話,眾人隻能耐心繼續等。

大概又過了一刻鐘,從沸城方向駛來一輛軍車,軍車到達關卡,一道黑色纖瘦的身影從車上跳下來。

守衛們看到之後,全體恭敬行禮,“禦小姐!”

花翩然冇有換衣服,身上穿著的是一套黑色的騎馬裝,她握著鞭子,手背在身後,仰著下巴問道,“龍二少在哪?”

“龍二少在外等候多時了!”

“帶我去見他。”

“好的。”

在守衛們的陪同下,花翩然從裡麵走了出來。

“花翩然來了!”

坐在車裡的林初瓷,看見花翩然走了出來,蹙起眉頭。

如今的花翩然已經不同往日,整個人的氣勢有了很大的變化,變得更加的傲慢輕狂。

“實在不行,我下去和她交涉。”

禦澤西準備行動,但被龍牧野按住,“你們都彆輕舉妄動!我來應付她!”

龍牧野已經得罪過花翩然,反正也冇什麼顧忌,再怎麼樣,禦家也不可能和龍家反目成仇的,他們至少也得給龍家一點麵子。

“原來是禦小姐!”

龍牧野下車後,迎了上去。

花翩然在他麵前停下,勾起唇角道,“龍二少來沸城是來看我的?”

“禦小姐誤會了,我是有要事在身,需要經過這裡,還請通融一下,為我放行。”龍牧野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