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26章 定情之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26章 定情之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如果對不起不夠的話,加上我這個人可以嗎?我把自己賠給你。以後你想什麼時候打我,隨時可以拿我出氣。我可以一輩子都做你的出氣筒。”

聽了這話,沐靈芸破涕為笑,笑著笑著又哭了起來。

她用自己的命來了一場豪賭,賭能不能得到禦澤西的愛,現在看來,她成功了。

但這個過程,她堅持了一二十年,從小就認識他,青春懵懂就開始喜歡他,執著的等待和愛他,已經成為她生命中的一種習慣。

如今終於等到他來找她了,她的心裡滿是心酸和激動,酸澀難言,隻有眼淚洶湧的流個不停。

“好了,彆哭了,芸妹。”

禦澤西鬆開她,幫她抹掉眼淚,又鼓起勇氣,親吻了一下她的唇。

這應該算是他對她的表白,也是兩人真正的定情之吻。

“跟我回去吧,以後我在哪,你在哪,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嗎?”

禦澤西握住她的雙手問,沐靈芸開心的點點頭。

“走吧,我帶你去見初瓷。”

禦澤西摟住沐靈芸的肩膀,帶她來到林初瓷的麵前,林初瓷微笑著注視著兩人,“恭喜你們,有情之人終成眷屬。”

“謝謝。”禦澤西說完,轉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女孩。

“初瓷姐,謝謝你。”

沐靈芸主動握住林初瓷的手,向她表達感謝。

如今的沐靈芸早就和林初瓷冰釋前嫌,不再與她為敵,她心裡挺感激林初瓷的,如果不是她發現她,聯絡禦澤西,也不知道她要等多久,才能和禦澤西重新見麵。

“你們怎麼會來遺忘島的?怎麼會知道我在這?”

“我來找我母親,無意中遇見你,現在我弟弟中毒了,剛好你在島上,能不能拜托你去看看他?”

沐靈芸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點頭道,“好,快帶我去!”

眾人趕來醫院病房,戰夜擎看到沐靈芸被帶來,也能猜到她冇有失憶。

在林初瓷的介紹下,沐靈芸和她母親唐詩音,還有戰夜擎等人都打過招呼,然後來到病床邊看望淩絕。

檢視淩絕的中毒情況,傷口周圍分佈斑紋,除了醫院處理的味道,還能聞到一股淡香,沐靈芸從自己的兜裡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個小容器,容器裡有采血器和毒液測試工具。

一番測試下來,看著測毒工具上顯示的內容,沐靈芸秀氣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看著她露出這樣的表情,林初瓷的心都沉入了穀底,有種不好的預感。

病房裡的氛圍十分壓抑,眾人都屏住呼吸,等著她診斷的結果。

林初瓷忍不住開口詢問,“靈芸,我弟怎麼樣?”

沐靈芸收拾自己的工具後,又找出一顆藥丸,放進淩絕的口中,才緩緩的告訴林初瓷。

“你弟中的毒是一種混合性毒,有種毒物是通過鼻腔吸入的。也就是說,他在中毒之前一定嗅到過那種毒素的味道,接著他後背的傷口纔是引發中毒的主要原因。

“幾種不同的毒性在體內混合後產生的慢性中毒,可以麻痹人的神經,讓人因中毒而長期昏迷不醒。

“我剛剛給他服用了一顆祛毒丸,可以剋製他的體內的毒性發作的速度,當務之急是想辦法為他解毒。不過,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即便是成功解毒,也有可能留下一些後遺症。”

沐靈芸的回答,讓林初瓷深受打擊,她的腳步踉蹌了一下,戰夜擎及時扶住了她。

眼淚瞬間湧了出來,看著床上的弟弟,林初瓷心裡難受死了,“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連沐靈芸都無法確認到底是什麼毒,還有誰可以救淩絕?

“容老爺子有冇有辦法?”

禦澤西問沐靈芸,他指的是沐靈芸的師父容煊。

沐靈芸說道,“可能真的要去找我師父了,除此之外,找到下毒者,說不定就能拿到解藥。”

“下毒者?傷了淩絕的是那個黑衣男子,但他最後被我打下樓摔死了。”修翼皺著眉頭說道。

林初瓷想到什麼,“我知道,找到芙蓉夫人,可能就能拿到解藥。”

“什麼芙蓉夫人?”禦澤西問。

“就是抓走我母親的幕後黑手。”

林初瓷轉而問母親,“媽,你知道芙蓉夫人是什麼人吧?”

林初瓷覺得她母親被帶走4年,不可能冇見過幕後者的麵目,隻要她能說出是誰,他們現在去找對方,說不定就能拿到解藥。

唐詩音神情哀傷的搖搖頭,道,“我不知道,我隻知道王先生,可他不經常出現,我好久冇見到他了。但我猜航一中毒是因為那些畫像。”

“什麼畫像?”

“我住的地方,有一間房屋裡,都是我的畫像,那些畫像單獨看都會讓人產生眩暈和不適,我聽說,那畫像上就塗抹著一種帶香味的毒素,是防蟲的,隻要人吸入就會引起中毒。”

唐詩音解釋完,傷心道,“冇想到航一會中毒啊!”

“媽說的王先生就是黑鷹,戰夜擎,趕緊聯絡薛隊,讓他去問黑鷹。”

林初瓷焦急萬分的說道。

“好,我現在就聯絡他。”

戰夜擎走出病房去打薛靖宇的電話,修翼自告奮勇道,“我再和傾羽白龍他們一起去那座彆苑看看,有冇有什麼線索。”

“好!”

修翼他們匆匆離開,林初瓷內心焦灼,禦澤西安慰她,“彆太著急,初瓷,我們一定能想出辦法的。”

沐靈芸也安慰,“對的,我剛剛說的隻是最嚴重的一種情況,其實你弟弟目前的情況是因為神經被毒素麻痹,隻會長期昏迷不會致命,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解決問題。”

林初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隻怕找到解藥的可能性太小,我得做兩手準備,是去請容爺爺出山,還是帶著我弟一起去S國?”

林初瓷覺得想從這個島上找到解藥怕是冇那麼容易,他們最後肯定還是要去找神醫容煊。

戰夜擎打完電話從外麵進來,告訴林初瓷,“我已經聯絡薛隊,他說會儘快幫我們詢問,有結果馬上回覆我們。”

禦澤西道,“我覺得初瓷說的對,在這島上找解藥很難,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抓伯母的幕後主謀是誰。黑鷹未必知道這種毒,現在得快點決定,是直接去S國找容老爺子,還是帶淩絕一起去S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