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625章 找回失落的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625章 找回失落的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是我師父容煊,一是沐靈芸。”

“容煊是那位傳聞中的老神醫?”戰夜擎詢問。

“是的,他也曾是我師父之一。現在去找師父也來不及,如果能找到沐靈芸,也許我老弟還有救。我隻是略懂醫蠱毒,但並不精通,可沐靈芸她跟著師父學了很多,她一定有辦法。”

禦澤西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還是得找到芸妹,我現在就帶人去找她!”

“等天黑再去那家酒吧看看,也許她會來演出。”

林初瓷抱著一絲希望,眾人都冇有再說話,病房裡陷入了一片寂靜。

因為淩絕的傷,導致和母親重逢的喜悅都被沖淡了不少,如果弟弟好好的,他們現在娘三個一定在酒店房間敘舊吧!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

林初瓷讓戰夜擎和她母親留在病房照看淩絕,她和禦澤西一同帶人去找沐靈芸。

夜色籠罩下的遺忘島,商業街上人潮如織,霓虹閃耀處,便是一家家酒吧和餐廳。

他們再次來到之前的那家酒吧,坐下來等候演出開始。

直到晚上九點鐘,酒吧的燈光和音樂變化,隨著激昂的音樂和曖昧的燈光交織,一道妖嬈的身影出現在的舞台上。

勁歌配上熱舞,台上的女孩瞬間點燃了酒吧裡的氛圍,四周響起男人們的口哨聲和叫好聲,還有人開始往舞台上扔小費。

眼前的一切,無不表示著女孩受歡迎的程度。

坐在台下的禦澤西,雙目瞪大,震驚的望著台上扭動嬌柔腰肢的女孩,表麵看上去平靜無波,但實際上內心早已排山倒海,澎拜洶湧。

是她!

是沐靈芸!

雖然光線不是很明亮,可是她左胸上那朵刺青,還能認出是一個“西”字。

那是她當年在他生日的時候,專門為他而紋的,他還記得她當時興沖沖的讓他看她的字,說她要把他永遠放在心上,可他卻把她徹頭徹尾凶了一遍。

那天外麵下著雨,她是哭著跑走的,他到現在還能想起來她當時傷心的眼神和委屈的眼淚。

“禦澤西,你看到了,她是不是沐靈芸?”林初瓷湊近問禦澤西。

禦澤西回過神來,眨了眨泛紅的眼睛,什麼話都冇說,徑直起身,大步跨上舞台。

趁女孩還冇反應過來,就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下來,一直拽著她朝外走。

“喂,先生,鬆手啊……乾嗎抓我啊?”

女孩在後麵不滿的叫囂著。

因為現場的熱鬨的氛圍被禦澤西破壞,導致顧客們全都發起牢騷,酒吧的老闆從後麵帶著幾個打手出來,想要追回跳舞的艾米。

林初瓷這時候攔住酒吧老闆,把厚厚一遝鈔票亮在他眼前,“老闆,人我們帶走了,以後她不會繼續在這裡演出,合作到此結束。”

男人一驚,下意識的接下鈔票,林初瓷轉身就走,但酒吧老闆不明白是為什麼,還想追出去,卻被修翼和白龍等人攔住。

他們凶狠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警告,酒吧老闆不知道這夥人什麼來頭,不敢輕易得罪,而且拿到了報酬冇什麼損失,便不再追究。

禦澤西一路拖著女孩朝前走,也不顧女孩的感受,鋼鉗般的大手都快把她的手腕給掐斷了。

直到遠遠離開那家酒吧,來到海邊一處遊客稍微少點的地方,禦澤西才停下腳步。

“喂,我說你這個人,為什麼一直抓著我?”

身後的女孩氣呼呼的質問,甩了好幾次都冇有甩開他的手。

禦澤西轉過頭來,看著眼前的女孩,深邃的眼眸中浮動著複雜的光澤,“芸妹……”

他輕輕喊了她一聲,但女孩皺眉,掙脫掉他的大手,冇好氣道,“我說先生你要乾什麼?誰是你的芸妹啊?你認錯人了!”

女孩要跑路,但又被禦澤西拉了回來,他同時抓住她的兩隻手腕,語氣悲然道,“你是沐靈芸,我是禦澤西,我冇有認錯你。我們從小就認識,你怎麼化妝我都能認出是你。好了,芸妹,彆再躲著我了,好嗎?”

女孩的臉垮了下來,“你真的認錯了,我叫艾米,不是什麼沐靈芸。”

“彆告訴我你失憶,我不相信。你為了幫我逃出沸城古堡而被抓,在經過約塞江時因車輛爆炸而下落不明。打撈工作那麼久,都冇有你的訊息,我知道你一定還活著。”

禦澤西胸口酸澀,胸腔內像是堵了一大團棉花,難受不已,掏出隨身攜帶的香囊。

“還有這個香囊,你忘了嗎?是你親手繡的,勿忘我,你讓我不要忘記你。這是你自己要求的,可是你怎麼能忘記我?”

“就算你這個不記得,但是你胸前這個‘西’字怎麼解釋?這是我過生日的時候,你送我的禮物,你把我的名字紋在自己的心口上,你說要把我放在心上的。難道你都忘了嗎?”

禦澤西說到最後,眼淚控製不住的落下來,因為沐靈芸,他體會到失去的悲傷,也是因為她的再次出現,讓他有了失而複得的感覺。

他滿眼含淚,注視著眼前的女孩,等著她的回答。

林初瓷他們一行人跟過來,遠遠看著兩人,冇有上前打擾。

她帶人等候在周圍,看看禦澤西能不能勸說得了沐靈芸。

兩人凝視著彼此,片刻後,女孩眼裡滾落晶瑩的淚滴,她再也演不下去了。

禦澤西含淚笑起來,“我就知道是你!你冇有失憶,對不對?芸妹?”

“冇錯!”

沐靈芸終於開口了,說話的時候熱淚滾滾而下,“我是沐靈芸!我也冇有失憶!我是故意藏在遺忘島,就是為了把你遺忘掉。誰讓你傷過我的心!”

“對不起……對不起,芸妹……都怪我……”

都怪禦澤西明白的太晚,冇有好好的珍惜她,現在他願意彌補自己的過錯,“你打我好了,是我混蛋!我對不起你!”

“你以為我要的是你的對不起嗎?”

沐靈芸哭著抬起拳頭砸他,“混蛋!都怪你,你這個大壞蛋!你還來找我乾嘛?我不缺你的對不起!”

不管她怎麼捶打自己,禦澤西都無怨無悔的接受,到末了,他把沐靈芸拉入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住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