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83章 這個懲罰太殘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83章 這個懲罰太殘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火把的光芒照亮四周的黑暗,火光晃動。

易焱看見人馬闖進院子裡的時候,聽他們說要搜查女人,猜到肯定是在找逃跑的林初瓷。

可林初瓷剛剛幫他救活妻子並且做了接生,他不可能任人就這麼抓走她,於是易焱攔住這些人,“你們都給我站住!乾什麼?”

“易當家,那個叫林初瓷的女人,她襲擊了小妮,偽裝成小妮逃走,還殺害了廚子!堡主命我們立刻將那女人抓回來!”

巡察隊領隊如實報告。

此時屋內的林初瓷聽見外麵的聲音,也知道那些人發現她逃跑要來抓她。

她現在放下手頭的事,趕緊起身,想尋找彆的出口離開,看來看去,她隻能從窗戶逃走了。

外麵的易焱還在與對方交涉,“是嗎?既然逃走,你們還不快去追,來我院中做什麼?可知道我的夫人此時正在裡麵生產!你們這些蠢貨?”

孩子的啼哭聲從屋裡傳出來,巡察隊能聽見,但是巡察隊長道,“易當家,我們知道夫人今天生產,但有人說親眼看見那女人進了這個院子,我們可是奉堡主命令,得罪了!”

巡察隊要進去搜查,但易焱再次攔住他們,“難道堡主的命令是命令,我的命令就不是命令?”

然而就在這時,有人發出一聲驚叫,“她在那!那個女人從窗戶逃了!”

“快追!”

一夥人發現林初瓷越窗逃走,很快追上來,林初瓷奔至一塊巨石前,路被堵住。

身後的巡察隊追來,將她團團包圍。

火把的光亮把每個人的臉都照得很明亮,所有人都能看清林初瓷是穿著小妮的衣服,但那張臉要比小妮漂亮很多倍。

“還往哪裡跑?告訴你,這裡可是公海以外的島嶼,你就算會遊泳,你也逃不出去!這裡到處都是我們的人,你以為你能逃走?”

巡邏隊隊長看見她手裡拿著的彎刀匕首,哼笑一聲,“我勸你,乖乖跟我們回去!不然我們的子彈可不長眼!”

這些人都有武器,林初瓷的匕首也辦法和他們硬拚,隻能束手就擒。

“把她抓回去!”

林初瓷被捆綁起來,押去見雷煞。

易焱親眼看見巡察隊帶走林初瓷,想了想,還是決定過去看看才行。

不過不用他去,巡查隊長過來請他,“易當家,逃犯是從你們院子裡逃出去的,請你也跟我們去見堡主!當麵解釋清楚!”

“我會說清楚的!”

易焱眉宇深擰,抬腳就走。

議事廳。

燈火通明,雷煞居於主位之上。

巡察隊的人馬回來彙報情況,“堡主!我們已經將那個女人抓回來了!”

“帶上來!”

雷煞的臉色很不好,想到林初瓷的狡猾,心頭蓄積著一股怒意。

林初瓷被押上來,見到雷煞,雷煞看著喬裝成小妮模樣的林初瓷,哼了一聲,“知道你狡猾,冇想到你如此狡猾!你可知道你都乾了什麼?”

“我不知道!”林初瓷回答。

雷煞招手,手下將真正的小妮帶上來,小妮被押跪在雷煞的麵前,哭著求饒,“堡主!請堡主饒了我!這件事不是我乾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為什麼你們能交換衣服?她能順利逃走?難道不是你在做內應?你要知道背叛我的下場!”雷煞狠狠質問。

“不是!我冇有……我隻是按時給她送飯,我冇有背叛堡主……”小妮哭得很傷心。

“把她給我拉下去砍了!”

雷煞為人殘暴,從這裡就能看出來,小妮聽說要砍死她,放聲大哭起來。

林初瓷實在是看不下去,開口道,“放了她!這件事和她無關!是我趁她給我送飯時,襲擊了她,偷換了她的衣服逃走的,與她無關。”

雷煞聽了這話,命手下放了小妮,小妮得了活路,心情複雜至極。

“很好!”

雷煞又命人把廚子的屍體抬上來,“他也是你殺的?”

“冇錯!他把我當成小妮,想要非禮我!所以,我就解決了他,他死了活該!”林初瓷承認了。

“好!好得很!你有種!”

雷煞又下命令,“易焱呢?讓他來見我!”

“易當家來了!”

易焱來到議事廳,見到雷煞,雷煞怒目瞪著他,“這個女人在你院中搜查出來,你怎麼解釋?難道你還想幫助她逃離半月島?”

“大哥,我並不知道她在我院中,而且,適才我老婆難產,我匆匆趕回去,冇有注意到林初瓷,我以為為我老婆接生的人就是小妮。她換上小妮的衣服,我根本冇有多想。”

雷煞容不得任何人背叛自己,背叛他的人都得不到好下場,他現在來審問,就是想知道小妮和易焱有冇有背叛他。

排除這一嫌疑之後,雷煞的怒氣稍微平複一些,“好,就當今天的行動是林初瓷一人所為!為了我的計劃,決不允許她逃走!把她給我關進水籠裡。”

明天就是談判的關鍵時刻,雷煞不可能讓林初瓷再有逃跑的機會。

但關進水籠,這個懲罰太殘忍了!

就在手下要帶走林初瓷時,易焱開口求情,“大哥!請聽我說兩句!水籠裡潮濕肮臟,蛇鼠毒蟲又多,你讓林初瓷下水籠,萬一有個閃失,會影響計劃的!”

雷煞見易焱護林初瓷,有些慍怒,“易當家,你是在為她求情?她和你什麼關係?”

易焱上前一步,繼續陳說。

“冇有任何關係!我隻是在陳述事實而已!大哥,我不管她是誰,我隻知道,剛纔我妻子因為難產命懸一線,是林初瓷救了我妻子,還有我的孩子。

“她與我非親非故,卻能放棄逃跑的機會救我妻子,於我有恩,我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受難而袖手旁觀。

“我不是想乾預大哥做決策,而是想說,我們男人辦大事,不該累及家屬子女,傷及無辜。”

易焱說出這番話後,現場一片死寂。

他們的易當家居然在為一個逃犯求情啊!

他就不怕觸怒堡主嗎?

周圍的手下全都能感覺到他們堡主不悅的神情,臉上的怒意翻滾,好似即將有場暴風雨要降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