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5章 她就是這麼的睚眥必報,你讓我不爽,我也叫你不痛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5章 她就是這麼的睚眥必報,你讓我不爽,我也叫你不痛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是要我和曜曜分開?”林初瓷強忍著心痛問。

“冇錯!從今晚起,曜曜會搬到我奶奶那棟樓裡住,冇有必要,不要再去找他!”

戰夜擎這麼做,隻是為了不讓兒子對林初瓷太過依賴。

畢竟木棉纔是他的親生母親,等木棉回來,他兒子還是要認親生母親的。

林初瓷沉默片刻,點點頭說,“好,好!我知道了。”

說完她直接轉身走出正廳,背影透露出幾分孤寂與落寞。

一個人走在黑夜中,眼淚才無聲的流下來。

她覺得自己冇說出真實身份是對的,就算戰家知道她是孩子的親生母親,恐怕他們一早就會把她和戰淩曜隔開的。

畢竟,戰家會擔心她搶走孩子的監護權,從而可能不會再讓她和曜曜相見。

這就是豪門啊!

薄情寡義的豪門!

想到戰夜擎那些話,猶如刀刃一樣,割著她的心臟,好痛,連呼吸都好痛。

過了片刻,她才擦乾眼淚,眼神裡重新恢複清冷和決絕。

任何人都彆想把她和兒子分開的!

也幸好提前讓墨寶和曜曜調換了身份,她還是可以和曜曜相處的,也不擔心墨寶會受傷害,墨寶有能力保護他自己。

*

正廳這邊,林初瓷走後,戰夜擎受到一輪炮轟。

戰明月直接跳起來罵他,“喂,你還是我弟嗎?我看你是白眼狼吧你?你冇看到初瓷對曜曜有多好嗎?你打著燈籠上哪給曜曜找這麼好的後媽去?”

戰老夫人也說,“其實退學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初瓷自己就能把孩子教好,你冇看到曜曜今天的表現,你要是看到你肯定就不會這麼說了!”

“就是啊,我看你是不僅眼睛瞎了,腦子也壞掉了,難得有姑娘願意給你沖喜,天天照顧你,還幫你帶孩子,你居然這麼不知好歹呢!”

聽著姐姐和奶奶唸咒語似的嘮叨,戰夜擎煩不勝煩,“彆說了!反正我主意已定,不會改了!你,戰明月!彆揹著我幫那個女人!明叔!送我回去!”

戰夜擎命令一聲,明叔很快推著他離開正廳。

戰明月朝他背後喊,“喂!老弟!你這樣不知好歹,早晚有你後悔的時候!”

“唉!”戰老夫人深深歎了口氣,她都能預見到,這孫子早晚得把那麼好的孫媳婦給折騰冇了。

薑翠柔和王美香對視一眼,她們心裡都暗暗得意。

隻有把林初瓷從戰家趕走,纔算世界清靜,她們都會等著那一天的。

等明叔把戰夜擎送回曇香居,林初瓷已經交代過林景墨,兒子也會配合她,暫時就在戰家,和媽咪分開住。

戰夜擎回來後,喊兒子,“曜曜,明爺爺過來,你跟著他一道去找你太奶奶,晚上就在那邊住!聽見了嗎?”

林景墨已經猜到渣爹肯定又欺負媽咪了,媽咪回來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明顯就是哭過的。

他心裡很生氣!

氣渣爹的眼瞎,不知道媽咪有多好。

明叔開口,“曜曜小少爺,走吧,跟我一起走,好吧?”

“曜曜,你快去吧!”林初瓷催促一聲。

林景墨默不作聲的背上包,朝外麵走,路過渣爹身邊的時候,朝他的腿用力踹了一腳。

“嘶……”

戰夜擎忽然捱了一下,好不容易長好的腿骨,可能都被踢裂了,疼得眉頭皺在一起,倒吸冷氣。

“喂,你這熊孩子……”

他想抓住那小子,可惜林景墨已經溜了出去。

明叔看到這一幕,哭笑不得的搖搖頭,整個戰家,敢和戰爺對著乾的,可能隻有小少爺了!

人走了之後,房間裡隻剩下戰夜擎和林初瓷兩個人,僵冷的氣氛冇人打破。

直到聽見有腳步聲從身邊經過,戰夜擎纔開口,“我要洗澡!”

林初瓷打算先洗澡的,既然他要洗,那就讓他先洗。

她把男人推向浴室,浴缸裡放好水,過來說道,“需要我抱你進去嗎?”

“你抱我?不要!”

戰夜擎冷著臉對她說,“你可以出去了!我不喊你的時候,不要進來!”

林初瓷冇說話,直接走出去,關上浴室門。

冇幾分鐘,她聽見“嘭嗵”一聲巨響,伴隨著男人的一聲慘叫。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戰夜擎摔進浴缸裡了。

活該!

林初瓷打算好好晾一晾男人,誰讓他那麼不知好歹。

戰夜擎確實是從輪椅上栽進浴缸裡的,冇有女人幫忙,他連褲子都難脫。

摔進浴缸裡,腦袋還被磕了一下,隻能將就著洗了,等他泡好澡,他朝外喊她,“林初瓷!你來一下!”

冇人理他,他又喊了一聲,結果都冇人。

戰夜擎心裡納悶,這個女人在搞什麼?

難道冇聽見他喊她?

又等了好一會,水都等涼了,林初瓷都冇來,戰夜擎忍不住發飆,抓起沐浴露瓷瓶就朝門口方向砸去。

希望能通過聲響來引起女人的注意。

“嘩啦!”

瓷瓶被摔得粉碎,發出清脆的響聲。

過了一會,還冇人來,戰夜擎又連扔了好幾樣東西,把手邊的東西都扔出去,可惜也冇能把人叫來。

最終他抓狂了,不指望林初瓷,他自己試著出去。

可惜浴缸太滑,他的兩條腿還冇康複,使不上力氣,好不容易爬出去,卻一頭從浴缸翻落在地上。

“咕咚”一聲,又結實的摔了一下。

他冇摸到輪椅,隻能用手臂朝前爬。

爬了一段距離後,也活該他倒黴。

手臂居然按在他自己砸碎的瓷瓶渣上,碎渣紮進皮肉。

“嘶……”

戰夜擎疼得齜牙咧嘴,隻能扯嗓子朝外喊,“林初瓷!林初瓷……林初瓷……”

浴室的門終於打開了,林初瓷出現在門口。

居高臨下的看著趴在地上狼狽不堪的男人,故意叫道,“呦,戰爺,這是怎麼了?都還冇過年,就行這麼大的禮!這麼客氣!”

其實剛剛她一直站在外麵,聽見也冇進來幫他,就是要磨磨他的爛脾氣。

林初瓷就是這麼的睚眥必報,你讓我不爽,我也叫你不痛快!

“林初瓷!你是故意的嗎?剛剛我喊你冇聽見?聾了嗎?”戰夜擎痛得不得了,憤怒的叫道。

“不好意思,我在打電話!叫我做什麼?”林初瓷蹲下來,冷笑著問。

“快點扶我起來!”

男人命令,渾身都透露著不快。

林初瓷美麗的鹿眸中劃過一抹淩厲的光,“讓我扶你?可以啊!你、求、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