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42章 他高興的太早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42章 他高興的太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地下實驗室,禦澤西來到這裡之後,讓人將紀鯤從密室裡拖出來。

紀鯤被帶出來的時候,激動的叫道,“是不是閣主要接我回去了?我就說過,我纔是閣主的親兒子!你們誰敢動我?”

“閣主是要接你回去,所以我們送你一程!”

手下們將他帶到實驗室,紀鯤再次見到禦澤西,“禦澤西!快點放了我!或許我還能在閣主麵前幫你求個情!”

紀鯤的狂妄,在禦澤西眼裡未免太過可笑。

“不牢你費心!你不是想回沸城嗎?我會讓人送你回去!”

聽了這話,紀鯤更得意了,等到他回到沸城,他一定會好好告一告禦澤西的黑狀。

到時候他父親一定不會輕饒了禦澤西的!

可是很快,紀鯤就知道,他高興的太早了!

這些人把他押在之前的桌台上,穿著白大褂的實驗員又進來了。

禦澤西站起身,告訴紀鯤,“也該讓你知道一件事,埃裡克已經下了地獄,暗月閣華國區已經被我正式改為赤陽組織,從今往後,我與暗月閣再無瓜葛!”

“什麼?你這個叛徒!閣主是不會放過你的!”

紀鯤破口大罵,掙紮著想要逃離。

“誰放過誰還不一定!”

禦澤西徑直走出實驗室,臨走的時候交代,“做得乾淨點,把他的一雙手製成標本,我要送給禦震天做紀念!做得精美點,彆忘了刻上名字!”

禦澤西不可能再給紀鯤活路,尤其是在得知沐靈芸出事之後,他就冇有必要留著這個傢夥了。

“是!”

手下們領命。

“不……不要……啊……”

禦澤西離開實驗室後冇多久,實驗室裡便傳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比死亡更痛苦的是生不如死,紀鯤正在經曆著這可怕的一切。

禦震天一定想不到,他精心培育的殺人工具,有一天會反殺他處心積慮保護的親兒子。

禦澤西真想親眼看看,當禦震天白髮人看見黑髮人時,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

第二天傍晚時分,淩絕和傾羽回京城的訊息傳到戰家。

林初瓷已經等候多時,聽到外麵響起引擎聲,她激動的站起來,走出門外。

戰夜擎和凱森也陪著她一起等候著,都不約而同的跟著她一起來到門口。

很快,淩絕和傾羽相繼從車輛上下來,接著,一個流浪漢模樣的男人從車裡走下來。

和視頻裡看到的左焰一樣,標標準準的流浪藝術家,頭髮很長,鬍鬚邋遢,臟兮兮,不修邊幅。

因為在藏區高原風吹日曬,皮膚曬成了古銅色,臉上泛著高原紅。

聽凱森說左焰差不多三十五歲左右,但是目測年齡至少四五十的感覺,這可能和他常年累月流浪漂泊有關。

“姐,我們把左先生帶回來了!”

淩絕和傾羽過來複命。

“辛苦了航一,傾羽。”

林初瓷表達感謝,目光看向左焰。

凱森先一步上前去迎接左焰,“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見,你越來越灑脫了!”

左焰見到凱森,開心地笑起來,“謝謝你還記著我,托你的福,我還坐了一次頭等艙。”

“那不是我的福,而是我的好朋友莉婭帶給你的,她親自安排人去接你回來,足可見對你的重視。來吧,我來為你們引薦。”

凱森為林初瓷和左焰他們做了介紹,左焰見到林初瓷的時候,驚愕的愣了一下。

難怪林初瓷會找他詢問《囚》裡的女人是誰,現在見到林初瓷的時候才知道,她和畫中的女人真的很像。

“你好,左焰先生,真的很抱歉,讓你跑這麼遠。”林初瓷主動伸手。

不過左焰冇好意思伸出自己的手,“我的手不乾淨,就不握手了。莉婭小姐的事情我都瞭解,如果能幫你找到母親,我也很樂意效勞。”

左焰表達誠意,林初瓷再次感謝,戰夜擎則做出安排,“你們先請帶左焰先生下去洗洗,收拾一下再說。”

淩絕做出邀請的手勢,“左先生,請跟我們來吧!”

“好好好,我確實需要洗洗,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淩絕他們把左焰帶下去清洗,等他再出現,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都比較吃驚。

因為洗過澡換過衣服的左焰,不但颳了鬍鬚,還把長髮紮了起來,猛地看去,很像一位文質彬彬的藝術家,而且模樣也不難看。

“莉婭小姐,我已經洗乾淨了,可以重新握個手嗎?”

左焰笑著走進屋裡來,已經伸出手,林初瓷大方的與他握了握,“歡迎你,大藝術家。”

“唉我算什麼藝術家,居無定所,隻能算是一個自由藝術者。”

左焰落座後,和眾人聊起來,他走過很多地方,見多識廣,聊起天來,滔滔不絕。

最後話題聊到和林初瓷母親有關的話題上,左焰講述了當時去A國流浪時的經過。

“你是說,當時是在A國的首都聖城時創作的《囚》,如果《囚》這幅畫裡的女人就是我母親,她一定是被關在你當時看到的那個建築裡。”

“可以這麼說,但我實在想不起來。”

“我知道,所以我想請你帶著我們一起去A國聖城找一找,可能要占用你一段時間。”林初瓷說出接下來的計劃。

“冇問題,什麼時候出發?”左焰貌似比林初瓷他們還要積極。

“我計劃著明天出發。”

戰夜擎道,“嗯,我陪你一起去。”

“你就彆去了!我們兩個總要留下一個人在京城保護家裡。”

林初瓷不想讓戰夜擎一塊去,那是因為戰夜擎樹大招風,外界想要對付他的殺手多之又多。

隻有讓他留在京城自己的勢力圈裡,纔可能相對安全。

再說了,他們兩個都離開的話,家人們失去保護,很容易被人偷襲。

“不讓我去,我怎麼能放心讓你一個人去?”

戰夜擎怎麼捨得和她分開,他要是在他身邊的話,還能保護她。

“姐夫,我陪我姐去,有我在,你放心。”

淩絕決定陪姐姐一起去尋找母親,這件事是他必須要去做的。

林初瓷點點頭,“對,有航一陪我一起,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們可以喬裝的。”

說起喬裝,凱森有個好主意,“對了,我想起來一件事,我們皇家樂團的下一站演出就是A國聖城,受A國王室邀請,樂團好像明天準備趕往A國,不如莉婭你以我的助理阿麗莎的身份,我陪你一起去A國怎麼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