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40章 她對他情根深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40章 她對他情根深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初瓷神色有些凝重,進屋後說道,“禦澤西,有件事瞞著你,不過現在,應該告訴你了。”

“什麼事?你說!”

禦澤西觀察她的神色也猜到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沐靈芸出事了。”

“我知道,她為了救我,現在落入禦震天的手裡,禦震天用她做要挾,想要換回紀鯤。”

禦澤西把自己掌握的訊息告訴眾人。

可林初瓷搖頭,“不!你被禦震天騙了!沐靈芸不在他的手上!”

“什麼?不在他的手上,那她現在在哪?”

“這件事應該讓龍二少和你解釋!”

林初瓷和戰夜擎都看向龍牧野,龍牧野解釋來龍去脈,“之前老大讓我打聽你的下落,我去沸城軍部找老同學沐靈芸打探訊息,從她口中得知你已經被她救出來。

“我才離開軍部冇多遠,發現她被軍部的人抓住,押往沸城,於是我開車跟去,結果……”

龍牧野停頓了一下,感覺胸口沉重的透不過氣。

“結果怎樣?”禦澤西著急地問。

“結果在去往沸城的路上,軍車經過約塞江大橋時,突然發生了爆炸。車輛和橋麵都被炸斷,一同沉下去……”

聽了這個答案,禦澤西身形踉蹌兩步,跌坐在沙發上,“什麼?你是說沐靈芸她……”

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

沐靈芸當時在軍車上,而軍車發生爆炸。

橋斷了,車墜入江中,也就是說,沐靈芸已經遇難了?

想到這裡,一股痛意襲擊而來,他的心臟像是陡然被人狠狠的捏住,胸腔裡壓抑的快要窒息。

他極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不可能!不可能……”

禦澤西的眼眶紅了,情緒也逐漸失控,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雙手也控製不住的顫抖起來。

腦海裡還能想起沐靈芸的樣子,她笑嘻嘻的時候,她凶巴巴的時候,她粘人的時候……

而現在卻告訴她,她已經出事了,叫他如何能夠相信?

“這個是她托我交給你的。”

龍牧野從懷中掏出一個香囊,心情格外沉重,他也不曾想到,這會成為老同學的遺物!

禦澤西抖著手接過香囊,看到上麵刺繡的圖案和字,瞬間淚目。

香囊的正麵繡著精緻的花朵,上麵還繡了三個字——勿忘我。

是花的名字,也是沐靈芸想要對他說的話。

勿忘我……

她是希望他不要忘記她!

想到這個曾經不知疲倦追求過他的女孩,這個默默為他付出的女孩,這個願意為他付出生命的女孩,禦澤西頭一次感受到,自己對她虧欠了太多。

他的心狠狠的痛了!

握著香囊的手,也不斷的收緊。

他垂下頭,懊悔的揪住自己的頭髮。

如果不是因為失去,他又怎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內心的痛意?

一直以來,都是他忽略了她,冇有珍惜過她,現在明白之後,卻為時已晚。

沉痛半晌,他陡然抬頭,雙目猩紅地說,“我必須得回國!”

不管沐靈芸是生是死,他都要回去一趟,就算真的死了,他也要看到她的遺體才能相信。

林初瓷按住他的肩膀,感同身受道,“禦澤西,其實事情兩天前就發生了,就是怕你受到打擊,纔沒有告訴你。沸城那邊有打撈作業,但都冇有找到她的遺體,我們懷疑,可能已經被炸燬……”

“我不管!我得親眼看到才能相信!”

禦澤西站起身要走,但林初瓷攔住他,“彆這樣,禦澤西!你冷靜點!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軍車會突然在橋上發生爆炸?”

禦澤西自然猜不到是什麼原因,林初瓷分析,“聽我說好嗎?我知道沐靈芸有多喜歡你,你們青梅竹馬,她對你情根深種。

“你們曾經因為我的出現,關係鬨僵過,但她愛你這件事卻從未改變。

“她冒死救出你,送你離開S國,這都能體現出她有多愛你。

“正是因為她愛你,所以她可能早就做好了後路鋪墊,我懷疑那爆炸也是她設計好的。

“她是為了你考慮,她知道自己一旦被抓,你重情重義肯定會為了救她而回來,她那麼愛你,怎麼可能讓你身陷險境?

“她采用這樣極端的方式,正是為了你考慮,她不希望自己成為禦震天要挾你的把柄。你明白嗎?”

林初瓷的分析很有道理,戰夜擎也勸道,“禦澤西,希望你能節哀,冷靜。眼下紀鯤和埃裡克的事,禦震天已經知曉,你和他決裂在即。

“沐靈芸為了救你已經犧牲性命,如果你現在回國,等於是自投羅網。

“你現在要做的是,冷靜下來,與我們一起商議,下一步如何應對禦震天!如何為沐靈芸報仇!”

龍牧野也開口道,“禦震天可能會以沐靈芸為幌子,引你回國。他肯定會下令,要全麵捉拿你!”

聽了眾人的分析,禦澤西隻能強忍住悲痛的心情,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冇錯,他已經傳話給我,說要用沐靈芸來換紀鯤。”

禦澤西現在能夠確認,是禦震天的詭計,沐靈芸已經遇害,他卻利用時間差,想要引他上鉤。

如果不是林初瓷他們及時趕來,他現在可能已經在去往機場的路上。

他這條命是沐靈芸犧牲自己換來的,他確實不能意氣用事。

“這個老狐狸!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親手手刃他!”

禦澤西一拳砸在茶幾上,茶幾瞬間裂開無數縫隙,這代表著他的憤怒和決心。

眾人重新坐下,商議目前的形勢,戰夜擎道,“經過這次的挑釁,禦震天暫時不會輕易離開沸城,他穩坐古堡,雖然暗月閣的大部分勢力轉移到華國來,但他還有沸城軍部的支援,想要撼動他,並不太容易。”

“眼下我不回去,我要利用這段時間,將暗月閣的勢力統治在我自己的手裡!隻有我足夠強大,纔能有與他抗衡的能力!”

禦澤西需要化悲憤為力量,以大局為重。

“冇錯,屆時我們可以聯手對付他!”

戰夜擎和禦澤西達成一致意見。

除了這件事,林初瓷還有一件事要處理,“對了,還有一件事要問你,孤雪的家人現在在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