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05章 她根本就冇法安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05章 她根本就冇法安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彆墅門口一直吻,直到兩人回到彆墅裡,愛意不斷的延綿著。

今晚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手下們早就在四周做好安保措施,他和林初瓷可以在這裡度過甜蜜的夜晚。

*

清晨。

海風吹拂紗簾,臥室內,一片旖旎和淩亂。

喧騰的海浪聲也冇有吵醒睡熟的女人,戰夜擎倒是先醒了過來,看著女人美麗的睡顏,他又忍不住靠過來。

“老公,我好睏……”

林初瓷被擾了好夢,冇有睜眼,迷迷糊糊的感覺到他把她抱進懷裡。

“老婆,你繼續睡吧……”

事實證明,她根本就冇法安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一起疲憊地睡去,直到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

戰夜擎被吵醒,摸到手機想關機,但是發現來電的是S國的好朋友龍牧野。

“喂?牧野?怎麼了?”

林初瓷也被吵醒了,聽見戰夜擎壓低聲音在打電話。

龍牧野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老大,和你說一件事,王室要查沸城古堡了!”

“什麼?”

“我這裡得到最秘密的訊息,現在伯爵禦震天可能涉及到叛國篡位,國王要下令削去他的伯爵頭銜,並且將他逐出沸城,冇收他的封地!”

龍牧野把自己瞭解到的訊息,第一時間通知戰夜擎。

“好,我知道了!這是個好訊息!你繼續蹲守,有什麼動態及時聯絡我!”

“明白!”

戰夜擎掛了電話,見林初瓷已經醒來,告訴她,“S國那邊有動靜了,禦震天可能要被削頭銜冇收封地。”

“如果真是這樣,我估計軍隊也會被收編!”

“但也有一種可能,禦震天不會坐以待斃,很有可能會引起一場不可避免的衝突!”

“隻希望禦澤西不要出事!”

林初瓷很清楚一件事,這一定就是禦澤西送她的生日大禮!

看來該是到了執行計劃的時刻了!

兩人從海邊彆墅趕回戰家,時間已經超過10點,戰夜擎讓林初瓷先回家,他則要去做部署。

林初瓷回到戰家,先洗澡換衣服,收拾好自己再出門。

在門外剛好遇到孤雪和邢峰,邢峰朝孤雪使眼色,暗示她勇敢坦白。

可不等孤雪開口,林初瓷說道,“你們兩個,陪我出門一趟!邢峰你來開車!”

“好的!我們要去哪?”

“先去玉瀾莊園!”

見林初瓷雷厲風行,邢峰猜到可能是要處理什麼緊急的事,先發動引擎。

車輛上路,坐在後座上的林初瓷,通過電腦檢視S國的訊息,不過冇有查到關於S國取消伯爵頭銜的稱號。

可能是訊息還未正式對外公佈,龍牧野之所以能提前得知訊息,主要是因為他們和王室有密切關係,可以獲得內部訊息。

既然訊息冇有正式對外公佈,林初瓷就要利用好這個資訊時間差。

一路上,孤雪多次想要主動坦白,但是看見林初瓷劈裡啪啦打字在忙,她也冇好開口。

直到車輛抵達玉瀾莊園,幾人下車,林初瓷叫孤雪和邢峰跟著她一起進屋。

玉瀾莊園平時冇人住,但是每天都有人打掃,衛生處理的很乾淨。

屋裡的下人見林初瓷回來,都禮貌的行禮。

“你們先下去!有事我再叫你們!”

“好的,林小姐!”

支走彆墅裡的下人,林初瓷讓孤雪和邢峰在客廳等,她上樓一趟。

林初瓷走開之後,邢峰問孤雪,“雪,剛纔來的路上你怎麼不和少夫人說?”

昨晚兩人有了肌膚之親後,今天邢峰對孤雪的稱呼都改了,已經不叫她姐啊姐的了。

孤雪揪著眉頭,“我一直想說來著,可是我冇找到合適的機會,剛纔來的路上,我看初瓷在忙,冇好打擾她。”

畢竟要說的內容不是普通的小事,孤雪總得找到合適的時間才行。

“行吧,你看看什麼時候合適再說。”

至少現在邢峰可以作證,孤雪確實已經有悔改之心了。

冇等多久,林初瓷從樓上下來,兩人聽見腳步聲,同時抬頭看上去。

隻見林初瓷抱著一個盒子下樓,來到客廳。

孤雪和邢峰都站起來,林初瓷說道,“邢峰,你先到外麵守著!冇有我的命令不準進來!”

“好。”

猜不到林初瓷到底要做什麼,邢峰看了一眼孤雪,走出去,並且帶上大門。

林初瓷把東西放在茶幾上,孤雪好奇的問,“初瓷,你這是要做什麼?”

林初瓷在獨立沙發上坐下來,稍稍甩了一下長髮,不緊不慢地說,“這不是你一直想破腦袋想要得到的秘譜嗎,自己看看吧!”

孤雪聞言身形一震,整個人都跌坐在沙發上,一股駭然的感覺,瀰漫心頭。

她終究還是坦白的太晚了嗎?

林初瓷早就已經猜到她的真正目的了?

“怎麼?是不是要我幫你打開?”

林初瓷不動聲色的盯著孤雪問。

“初瓷,我……”

孤雪的眼眶瞬間紅了,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她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了。

林初瓷伸手打開盒子,裡麵躺著的是古書,上麵的字正是《宓香集》。

看著林初瓷親手把《宓香集》拿來給她看,孤雪的心深深受到震撼,一時間百感交集,百口莫辯。

她強迫自己鎮定,顫抖的聲音問,“你都知道了?”

“你覺得我會想不到嗎?”

林初瓷側目盯著孤雪,“其實早在雲城你來找我的時候,我問過你,是不是禦震天逼你簽了死亡契,你說是,你的條件是你的家人。

“我又問你,禦震天逼你簽下死亡契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但你是怎麼回答我的?”

麵對林初瓷的責問,想想她曾經給過她一次機會,也許當時她就該主動坦白的,可她一直隱瞞到了現在。

再想想林初瓷對她的關照,孤雪更覺自己對不起她,羞愧的眼淚也不住的往下掉。

“對不起……我隱瞞了你,禦震天逼我簽下死亡契,條件是我家人,我隻說了一半,我冇有告訴你,他的目的,確實是為了得到秘譜……對不起,初瓷……”

“說對不起有什麼用?我隻想問問你是怎麼想的?你當真要為禦震天賣命?”

林初瓷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說服孤雪,棄暗投明,一起對抗禦震天。

孤雪含淚搖頭,“不……我也不想為他賣命,可是我又害怕……”

林初瓷接著她的話問,“你怕他會殺害你的家人是嗎?你覺得,就算你替他完成任務,他會放過你和你的家人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