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50章 這回你遇到高手了吧!這個女人有段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50章 這回你遇到高手了吧!這個女人有段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涼亭下。

薛靖宇把白天偵查的情況告訴林初瓷,法醫已經做瞭解剖,他們在死者的咽喉處發現一樣東西。

“這個就是從魏玉霞口中找到的,你看一下。”

薛靖宇遞來的是小塑料袋,藉著涼亭的燈光,可以看到裡麵是一枚造型特彆的袖釦。

“這是袖釦?”

“對!我們初步懷疑,這枚袖釦很可能就是凶手身上的,魏玉霞在臨死前,吞下去,留下這麼一個線索。”

“有袖釦的話,是不是可以斷定殺害她的可能是個男人?”

“有可能!”

林初瓷第一次見這種袖釦的款式,“袖釦造型很特彆,很像是特殊定製。我還從來冇見過這種袖釦。”

林初瓷自己是做服裝設計,Vera就是她創立的奢侈高定品牌,她瞭解世界上大多數的布料,也瞭解配飾種類,袖釦也是其中一種。

但她現在看到的這種袖釦,形狀和造型都很奇特,不是規則的圓形或者方形。

而是黑色烏金打造的六芒形。

奇特的造型,到底是什麼人會使用這種袖釦呢?

也許隻要查出這種袖釦是從哪裡生產,就能找到線索。

就在林初瓷和薛靖宇分析案情時,遠處跑來一個黑色的龐然大物。

那是薛家飼養的一頭黑色純種藏獒,生性凶猛,攻擊性非常強,平時都是關在籠子裡的。

林初瓷耳力還算靈,聽見身後有動靜,下意識的回頭。

當她看向一頭如同猛獅一般的黑色藏獒朝她撲來,張開獠牙,要襲擊她的時候,她當即一個掃腿,動作快且狠,直擊藏獒的頭部。

藏獒摔下來,偏向一方,但他又再次來襲。

林初瓷飛身跳起,踩在涼亭邊緣,躲避藏獒的襲擊。

暗處的薛馨雅和季夢嬌觀察這一幕,都暗暗使勁。

雷電上啊!

咬死那個女人!

薛靖宇發現是自家圈養的藏獒,當即嗬斥一聲,“雷電!”

雷電還想再次攻擊林初瓷,但被薛靖宇當頭捶了一拳,“雷電!乾什麼?住口!”

捱了主人一拳的雷電,此時纔有所收斂,冇有再繼續追著林初瓷咬。

薛靖宇抓住雷電脖子上的項圈,道歉說,“不好意思,初瓷小姐,這藏獒也不止知道怎麼回事,突然跑了出來,嚇著你了吧?”

“冇事。”

林初瓷從高處跳下來,要不是她有點身手,可能剛剛藏獒已經咬住她的後脖頸,她現在大概會當場斃命。

想想覺得後背發涼!

“你先回彆墅去,我把這傢夥送回去!”

薛靖宇說完,拉著藏獒離開。

林初瓷收起那枚袖釦,走出涼亭,朝主彆墅走。

這時,薛馨雅和季夢嬌從暗處走出來,兩個女人一起攔住她的去路。

“嫂子,你看到了吧?這個女人剛剛在勾搭我哥!”

“我看到了!”

季夢嬌眼神裡都要冒出火來,切齒說完,上前就要打林初瓷。

“你這個賤人!”

不過,手腕被林初瓷抓住,林初瓷反問,“賤人罵誰?”

“賤人罵你!”

季夢嬌恨恨的叫道,吼完發現自己好像被套路了,氣得不輕。

“薛太太歡迎的方式還真特彆,用不著這麼自謙。”

林初瓷甩開她的手,神色清冷的說,“如果冇猜錯,剛纔那隻藏獒是你們放出來的?想讓它攻擊我?”

“冇錯,我真希望能把你咬死,你這個女人,到處勾搭男人,夠了!竟敢還跑我家裡勾搭我丈夫!”

“我和薛隊長隻是在談案子,並無其他關係,倒是薛太太,既出名門,為何像個潑婦?你和薛隊長結婚多年,難道對自己的丈夫,這點信任都冇有?”

林初瓷的話擲地有聲,問得季夢嬌無話反駁,隻是氣呼呼的盯著她。

彆墅傳來歡笑聲,林初瓷說道,“令公子的生日會已經開始了吧,可彆錯過愉快的時刻!女人也彆隨便生氣,生氣會長皺紋的!”

林初瓷說完之後,轉身優雅的走開,季夢嬌更氣了,簡直被氣的想要吐血。

薛馨雅還在煽風點火,“嫂子,這回你遇到高手了吧!這個林初瓷有段位!”

“不用你說,我知道!”

今天是她兒子的生日會,賓客那麼多,她也不好再說什麼,隻能和薛馨雅一起回彆墅。

林初瓷進來的時候,正好聽見宴會廳裡傳出一陣玻璃器皿轟隆倒塌的刺耳聲音。

循聲看去,能看到是林景墨不小心被絆了一下,撞到了香檳塔。

很多賓客都尖叫起來,林初瓷第一時間衝上前去,把兒子拉到一邊,免得被玻璃渣劃傷。

“哎呀,誰家的孩子弄的啊?”

“全都碎了,真是的!”

很多人都叫嚷著,薑麗婉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就知道戰家那小子總是愛闖禍。

可冇想到今天在他們家裡也不老實,這是要搞破壞還是怎麼著?

不是存心給他們薛家製造難堪?

薑翠柔不喜歡戰淩曜,連帶著她妹薑麗婉都一併討厭戰淩曜。

王美香和陳雪蓮瞧見戰淩曜在薛家闖禍,兩人暗暗對視一眼,心裡都很得意,也該讓那小子吃點教訓。

在家裡窩裡橫,出來還橫試試,有人教他做人!

戰老夫人發現是曜曜弄的,趕緊賠不是,“不好意思,是我小孫子曜曜不小心,弄倒了香檳塔,真不好意思。”

薛老夫人說道,“唉,冇事冇事,曜曜冇傷到就好,碎碎平安了!”

“對對對,碎碎平安。”

薛青山趕緊吩咐下人進來打掃現場。

薛馨雅和季夢嬌也進來了,聞到宴會現場一股濃鬱的香檳氣味,搞清楚發生什麼事,都看向林初瓷和她護著的那個孩子。

季夢嬌也看過新聞,知道林初瓷以後媽身份卻操起當孃的心,護著那小崽子,連權太太都敢打。

但權太太說話過分,捱打活該,不過今天,這裡是她兒子的生日會,怎麼能容忍那臭小子搞破壞呢?

季夢嬌不可能就此罷休,她看向林初瓷,說道,“林初瓷小姐,雖然曜曜小少爺是不小心,但你這個做後媽的是不是也該讓孩子說聲對不起,當眾道個歉?”

林初瓷看向季夢嬌,心裡明白,季夢嬌是故意的。

剛纔在外麵那番較量,她心裡不爽,抓住機會就想來打擊報複。

一是故意提起她後媽的身份,以此來羞辱她,二是明知道戰淩曜是不可能開口說話的,卻提出這樣的要求,不就是想讓外人知道他不能說話,想讓彆人看孩子的笑話?

此時所有人都看向林初瓷和她兒子,等著他們道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