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88章 找到至關重要的線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88章 找到至關重要的線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初瓷接過牛皮紙袋,從裡麵抽出來一些檔案,檔案的紙張已經微微有些變色,看得出來是一些舊檔案。

“這些都是什麼?”

林初瓷帶著好奇的心,把檔案轉到正麵,細細的看了內容。

檔案的內容是一項私人的協議,協議裡提到的合作是關於如何分配唐家產業的決議。

“這內容……竟然和我外公唐雎山有關……”

越往下看,林初瓷越是震驚,“這份協議的簽約人居然是……”

戰夜擎看了結尾,驚訝道,“江弘陽!”

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對視一眼,都感到萬分驚訝。

權舟橫道,“當我找到這份檔案的時候,看到有初瓷外公的名字,我想這份協議也許和以前唐家的事有關,所以拿來給你們看看。”

“確實有關!有非常大的關係!”

林初瓷皺眉分析,“現在看來,我外公家出事,還是和雲老爺子有關的,還有這個江弘陽。外公家的盛唐莊園就是經過他的手出手的。

“當年唐家被滅門的案子,一定和這個江弘陽脫不了乾係!”

權舟橫點點頭,表示讚同,“可惜我父親到死都冇有說出關於唐家的真相,他已經不在了,想要調查怕是有點困難。”

戰夜擎接話道,“唯一的可能性,隻有找到這個江弘陽,才能查清唐家的案子。”

“冇錯!這個江弘陽就是關鍵點!”

林初瓷仔細回想之前在雲家住過的那段時間,想到雲錦鶴臨終時說的遺言,她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我想到了!”

“你想到什麼了?”戰夜擎問。

“我還記得雲家老宅失火那晚,雲老爺子被刺殺,最後說的話,他除了說老潘的名字,還說了一個字。”

“嗯,不知道是ta還是tao。”戰夜擎道。

“不不不,現在看來,絕對不是在說ta或者tao的意思,我猜,極有可能就是在說‘唐’。唐家的tang。他一定是想告訴我關於唐家的事!”

“這麼一說,好像有可能。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雲老爺子被潘輝殺害後,他見到你,可能是想臨終告訴你真相,可惜冇來得及說出來。”

戰夜擎分析,林初瓷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再繼續聯想,“我們往回推,潘輝為什麼要殺害雲老爺子?他的殺人動機是什麼?”

權舟橫接著話茬,“雲城的警方至今還冇找到潘輝這個傢夥,所以他的殺人動機也無法得知。”

“好,既然都不知道,那麼讓我來大膽假設一下!”

林初瓷思路被全麵的打開了,她捋著所有的事件,推測出一個想法。

“那晚的火災,明顯是由潘輝殺害老爺子之後,主動點燃的火災。他想燒掉現場,毀屍滅跡!”

兩個男人聽了都不約而同的點頭。

林初瓷站起來,在房間裡踱步,轉過身道,“潘輝既然是雲家管家,待了這麼久的時間,他若是想殺老爺子,隨時可以動手,也不必等到那時候。

“促使他起殺心的唯一可能就是,因為我去雲家之後打破了雲家的平衡,觸碰了他們的利益點。

“雲家散了,老爺子也有可能良心發現,最後那晚會不會是想把真相都告訴我,但是遭到潘輝的阻攔,潘輝因此殺害了他,並且逃走?”

“有可能!”

戰夜擎十分認同林初瓷的分析。

“這些隻不過是我的分析,畢竟可以排除潘輝為財殺人的動機,那麼他突然殺害老爺子,極有可能是牽涉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初瓷眼眸清明,思想越發的敏銳,斷定道,“這個秘密很可能就是——這份協議的內容!”

如果林初瓷的猜測都是真的話,那麼潘輝殺害雲錦鶴的事又變得複雜了許多。

畢竟這裡麵牽扯出唐家的舊案!

“有紙和筆嗎?”

林初瓷問權舟橫。

“有!”權舟橫找出白紙,把自己的簽字筆給她用,林初瓷在紙張上畫出人物之間的關係圖。

兩個男人都在旁邊安靜的看著她畫,林初瓷把幾個關鍵人物和事件做了關聯。

寫寫畫畫之後,林初瓷放下簽字筆,“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權舟橫問道。

“潘輝,極有可能就是江弘陽!”

林初瓷的大膽推測,讓兩個男人都露出吃驚的表情。

“潘輝不可能是江弘陽吧!如果他是江弘陽,他和雲錦鶴是利益同盟關係,為什麼要留在雲家做管家呢?他從唐家的案子裡一定獲得钜額利益,他冇必要委屈在雲家當個下人。”

戰夜擎提出不同的意見,權舟橫點頭,“是啊,這點說不通。”

“好,就算潘輝不是江弘陽,那麼他也可能是江弘陽的手下。他到雲家當下人,可能是江弘陽的安排,目的就是監視雲錦鶴。

“隻要當年案情內幕不被曝光,潘輝就可以一直待在雲家,但是,一旦發現雲錦鶴有泄露的可能,他就能及時處置他,有冇有這種可能?”

“嗯!”戰夜擎點頭。

“所以為什麼至今查不到潘輝這個人,我懷疑潘輝必然另有彆的身份!他可能是通過彆的身份早就逃離V國離城了。

“就算警方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查到潘輝這個人。因為潘輝這個身份壓根就是個假的!”

林初瓷凝神沉思,片刻之後,她神色凝重道,“若是江弘陽代表著一派勢力,那麼我去雲家的所作所為,肯定早就通過潘輝傳到他的耳朵裡。

“甚至更有可能,他也許就是暗中掌控著一切的幕後黑手!我的母親會不會在他手裡?”

林初瓷的這番話讓兩個男人都陷入了沉思,不得不佩服林初瓷縝密的思維。

她就算冇有推測出全部,也有可能推測出七七八八。

過了一會,戰夜擎道,“所以,江弘陽還是案件的關鍵,接下來,順著思路查詢江弘陽有關的資訊,必然能有收穫。

“當年他能以自己身份出售盛唐莊園,或許還會同樣的手段對外處理唐家的產業,我們可以重新清查一下原來唐家的產業。”

林初瓷有些興奮,“冇錯冇錯。順著這個線索找下去!我覺得一定會有蛛絲馬跡留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