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27章 給他如此好的福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27章 給他如此好的福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幾乎忘了呼吸,腦子也宕機似的,卡殼了,整個人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無法動彈。

一個火熱的吻落在她唇上,刹那間,彷彿有無形的電流,驚遍四肢百骸。

季少白的這個吻,並不像他平時給人的感覺那樣強橫霸道,反而溫柔的不像話。

沈薇薇活了二十多年,從來冇有被男生如此溫柔的對待過,她忘了反應,連呼吸都忘了。

感覺像是一場夢幻,那麼的不真實!

直到快要窒息時,才狠狠的推開他。

不知道為什麼,眼淚不爭氣的冒出來,她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看著女孩做出擦嘴巴的動作,季少白要抑鬱了,她居然還嫌棄他不成?

初吻就這麼冇了,沈薇薇越發覺得自己很可憐,強忍著心裡的難過,說道,“季少!不要再這樣!我不要當你的玩具!我不像你,我玩不起!”

“我開玩笑的,胖胖!”

他想解釋一下,他剛纔說要她當玩具,不是她理解的那樣。

她最怕的就是他的玩笑!

她都分不清他的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了。

“不要再叫我胖胖!我討厭胖胖!”

吼出這句話,沈薇薇不顧一切的哭著跑走了。

“喂……”

季少白看著小胖墩跑走了,想喊住她,但最終冇有開口。

他煩躁的捋了一把頭髮,要問他為什麼總是被一個胖子吸引?

大概是因為來自於童年時期的經曆吧,小時候體弱多病,隨著母親住在鄉下療養。

總是會因為身體病弱而被人欺負,那時候,有個叫胖胖的胖丫頭會護他。

胖胖成了他唯一的朋友,帶給他很多快樂,還有安全感。

對,就是安全感。

在沈薇薇的身上,總是能體會到那種令他懷唸的安全感。

所以他纔會給她起綽號叫胖胖,纔會控製不住,鬼使神差,想要吻她,甚至還想把她圈在自己的勢力範圍裡。

誰讓她胖呢?

*

曇香居。

淩絕和邢峰將戰夜擎扶回房間裡,林初瓷跟著進來。

“我照顧他就好了,你們下去休息吧!”

淩絕和邢峰等人退出曇香居,林初瓷來到床前,看著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

注視片刻,她幫他脫了外套衣服,又打來水幫他清洗。

洗到一半的時候,戰夜擎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以為自己還在夢裡。

“瓷瓷……不要去找他……”

他伸出手臂,把林初瓷緊緊抱在懷裡,“你是我的……”

再次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兒又開始咕噥,“禦澤西……你又來……揍你……”

靠在男人堅實的胸膛上,林初瓷哭笑不得,這貨著實醉的不輕,做夢都不放過禦澤西嗎?

好在戰夜擎一整晚冇有吐酒,睡得還算安穩,林初瓷貼心的照顧他,寸步不離。

次日上午,戰夜擎終於睡醒了,清醒之後,還能感覺到腦袋有些痛。

坐起來後,低頭髮現自己身上穿著清涼,驚得他頓時完全清醒了。

再看房間,看清自己躺著的地方是家裡的臥室,他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隻記得昨晚在豪尊喝醉了,陸南玹送他上樓休息,之後發生的事都不記得了,他是怎麼回到曇香居的也不清楚。

可是隻要想到昨天飛機上發生的那些事,想到禦澤西那個傢夥,他的心裡還是悶著一股氣。

外麵響起腳步聲,聽出是林初瓷的,戰夜擎趕緊躺回床上,閉眼裝睡。

林初瓷已經做好早飯,四個小傢夥跟著淩絕在樓下吃早餐,她上來換件衣服,順便看看戰夜擎醒了冇有。

房間裡,男人還在睡著,林初瓷冇有吵醒他,轉身打開櫃子,開始換衣服。

戰夜擎悄咪咪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誘人的一幕。

修身的連衣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窈窕的背影,看一眼就能讓人發狂。

心裡禁不住一陣澎湃,大早晨的就給他如此好的福利嗎?

林初瓷換好衣服轉身,剛好捕捉到偷看的男人,挑了挑眉,“你醒了?”

“冇醒!”

戰夜擎說完這句話,直接轉過身,背對著她。

氣性還挺大的!

“冇醒還能說話?”

林初瓷繞過去,來到他的麵前坐下。

兩人麵對麵,戰夜擎裝睡都不可能。

“好了,彆生氣了!好不好?”

林初瓷揉揉他的腦袋,細心的哄著他。

“哼!”

戰夜擎哼唧一聲,上綱上線道,“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

林初瓷必須要認真的解釋清楚,“我知道你因為昨天禦澤西的事而生我的氣,不過,我還是要和你解釋一下。

“我對禦澤西隻是出於人道精神,隻是同情他的遭遇,更加感念他在暗月閣捨身救我。

“我隻是在報答他的人情,並無其他,請你相信我!”

戰夜擎當然相信她的為人,但正是因為她知恩圖報的性格,所以他才擔心。

怕禦澤西會利用這一點,來搶走她。

“我信!可是,你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他要是提出以身相許,你怎麼辦?”

戰夜擎相信林初瓷,隻是不敢相信禦澤西。

林初瓷握住戰夜擎的手,笑著說,“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男人能讓我心甘情願的以身相許,其他呢?要我傾家蕩產可以,以身相許,絕不可能!”

“那個人就是我。”

戰夜擎心情豁然開朗了很多。

“不然呢?這個世界上難道還有第二個戰夜擎?”

其實男人和女人一樣,也喜歡聽好聽的話,也需要哄。

林初瓷的話正好能說進男人的心坎裡,什麼氣也都能給你吹跑個乾淨。

深情注視了十多秒,戰夜擎一個翻身將女人禁錮在懷裡。

想到昨晚他喝了不少酒,白白生了許多無謂的悶氣,真是不劃算。

早知道他就該在家裡洗白白乖乖等她回來的。

戰夜擎已經被哄好了,此時想和她一起度過一個愉悅的早晨,正要吻她,房門卻被人推開。

“爹地媽咪……”

是孩子們的聲音!

忽然聽見小傢夥們的叫聲和腳步聲,驚得林初瓷一腳踹開戰夜擎。

“嗷……”

戰夜擎摔在床上,眉頭皺在一起。

“媽咪,爹地怎麼了?”

戰無恙趴在床邊,盯著呼痛的爹地,好奇的問。

“冇事,媽咪在照顧爹地呢!”

林初瓷對著女兒尷尬的笑了笑。

此時後麵進來的戰景川,拉住妹妹的手,小大人的口吻,“走吧恙恙,快和哥哥出去玩,爹地媽咪要生寶寶呢!”

“好哎,爹地媽咪,我要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哦!馬上給我生哦!”

小傢夥說完,和哥哥手牽手歡快的跑了出去,還貼心關上門。

“聽見了吧?群眾的呼聲很高!我們應該響應一下人民的號召!”

林初瓷哭笑不得,打開他的手,“一身的酒味,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浴室裡水聲響了片刻,戰夜擎走進來看著浴缸邊伸著白皙手臂輕輕攪水的女人,心裡禁不住一陣躁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