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16章 跪下!對真正的雲家人謝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16章 跪下!對真正的雲家人謝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舅姥爺!今天如此特殊的情況下,怎麼也得有見證人纔對!”

林初瓷麵向其他雲家人,開始主持,“各位,今天請所有人到場,又特地請來各位領導以及媒體,前來做個見證。接下來,我要鄭重的還原一些曆史真相!”

“曆史真相?”

“什麼曆史真相?”

離城的諸位領導成員,都等著聽結果,媒體們都架好攝像機,對準林初瓷他們。

“大家可以看到,在我身後的三座墓碑,一個是雲靜秋,一個是藺宗光,還有一座是雲軼煬。

“雲靜秋是我太外婆,藺宗光是我太外公,雲軼煬,算是我的老祖宗了。

“這三位人物,大家多少有些瞭解吧?那麼我請問,有多少人知道六十年前的雲家是什麼樣子的?”

冇人回答,大家都充滿好奇,就算聽說過雲家傳說的,也都當是個傳言。

至於雲家當年曆史的真相是什麼,真冇人清楚。

不過上次參加過雲氏集團股東大會,看過林初瓷糾正家譜的雲家的兄弟後輩們大概都能猜到,是與這有關。

到了此時,雲錦鶴已經明白林初瓷的真正目的,她不僅讓他來謝罪,還要當眾公佈過去被扭曲的曆史。

這個丫頭,手段真狠!

“說起過去,我要再提一位重要人物,雲瀚義,大家都清楚吧,我舅姥爺的父親雲瀚義。

“從雲家家譜上可以看出來,他和我太外婆雲靜秋是親兄妹關係,

“他們的父親都是雲軼煬,但凡對雲家有點瞭解的,都知道這一點,對吧?”

墓地氛圍莊嚴肅穆,林初瓷身穿黑色禮服,掃過眾人,不少人點頭表示她說的對。

“但是,今天,我要糾正的錯誤曆史就是,雲瀚義和雲靜秋並非同父同母的血緣親兄妹。”

林初瓷一語既出,震驚全場。

除了雲家後輩知情人之外,大家都露出詫異的神色。

議論聲四起,尤其是那些領導們都驚訝了。

“林小姐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雲瀚義和雲靜秋不是同父同母親兄妹?難道是同父異母?”

“是啊初瓷,到底怎麼回事啊?”

就連權舟橫也好奇的看向林初瓷,想要知道內在的關係。

林初瓷繼續開口,“他們也不是同父異母,雲瀚義和雲靜秋,完全是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兩個人。也就是說,雲瀚義,他隻是雲家的義子,雲軼煬認的乾兒子,並不存在血親關係。”

此話一出,所有雲家的子孫都互相麵麵相覷,有人則低下了頭,其他外人們全都震驚了。

突然一下子,就變成和雲家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了,難免讓人覺得是林初瓷在故意歪曲事實。

“林小姐,你這麼說又有什麼根據?”有記者問道。

“前不久我去過龍清寺,見過空月大師,是他親口告知我數十年前雲家真正的曆史。”林初瓷解釋。

“可是聽說空月大師已經坐缸圓寂了,又怎麼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冇錯,空月大師是圓寂了,不過還有一個人可以證明我說的是事實。”

林初瓷看向一旁,“請把人證帶上來。”

所有人轉頭看向一側,隻見在淩絕的陪同下,一位老者緩緩走進墓地來。

在場的人都認不出老者是誰,但是雲錦鶴看見對方時,詫異的手杖都抖了抖。

他認出對方,但難以置信,“是……是荊伯嗎?”

“啊?他是荊伯?”

“不可能吧,這哪裡是荊伯?”

“荊伯不是精神不太好嗎?”

雲家的人都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老乾部模樣的老者是他們家西苑裡關著的那個披頭散髮流浪漢一樣的瘋子。

荊伯來到眾人麵前,先是看向三座墓碑,“撲通”一聲跪下,磕頭道,“先生,夫人,荊蕭來拜你們了!”

老人跪地磕了三個響頭之後,爬起來看向雲錦鶴,雲錦鶴盯著荊伯,驚詫的問,“老荊,你……你不瘋了。”

“老爺,我從來也冇瘋過。”

“啊?難道說,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在裝瘋賣傻?”

雲錦鶴看見恢複正常的荊伯,震驚到無語,不敢相信他竟然能裝瘋一裝就是六十多年。

雲家的人也都非常吃驚,誰能想到一個瘋瘋癲癲幾十年的老人,今天會當眾說他從來冇瘋過?

冇瘋過的人為什麼要住在西苑幾十年不出門?

“如果我不這樣做,老爺你又怎麼能容忍我活到現在?今天我來這裡,就是想要告訴所有人,雲家的曆史真相。”

荊伯麵對所有人,麵記者鏡頭說,“我叫荊蕭,幾十年前是雲家的一個下人,後來當過管家……”

荊伯當眾回憶起往事,將當時雲軼煬雲瀚義雲靜秋等人的關係,具體解釋給所有人聽。

“所以,雲瀚義根本就不是雲軼煬的兒子,他親手殺害自己的義父,殺了雲靜秋的丈夫藺宗光,強霸雲家的家業,並且修改了雲家的家譜。”

荊伯公佈出真相之後,除了雲家子孫外,全場其他人都震驚不已。

媒體都被這新聞內幕震撼到了,權舟橫這才知道,原來他和林初瓷之間,並無任何血緣關係,他也不算是她的舅舅。

現場議論不停,雲錦鶴麵如死灰,無法反駁一個字。

荊伯繼續說道,“這件事,老爺雲錦鶴也是知道的,當年他父親還對年輕貌美的大小姐雲秀英動過歪心思,雲秀英大小姐不得不逃離雲家保命。”

六十年前雲秀英逃離離城的真正原因全部揭開了。

父親和爺爺都被殺害,母親忍辱負重將她培養成人,可雲瀚義卻容不下她。

她一個弱女子想要撐起雲家和香染坊確實冇有辦法,無奈之下,隻有逃離離城。

冇想到荊伯把這種事都揭露出來,雲錦鶴當即暴怒,“不!不要胡說!我父親冇有……不要罔顧事實,胡說八道!”

林初瓷見雲錦鶴當眾反駁,嗬斥道,“舅姥爺!事到如今,證人證詞確鑿,你還想狡辯嗎?”

荊伯情緒激動起來,眼含熱淚道,“我說的句句都是真的,我忍了這麼多年,就是想為大小姐一家做個公道的見證。我怕我死了,就再也冇人能知道過去的真相了!”

荊伯抹著眼淚,林初瓷也紅了眼眶,她深吸一口氣,睨向雲錦鶴。

“雲錦鶴,你並不是雲家血脈,我也不用再和你以親戚相稱。

“你聽好了!你所謂的雲家家業,都是你父親雲瀚義用無恥的手段霸占來的,他的雙手沾滿鮮血,血債累累。

“你繼承了他的罪孽,隱藏歪曲事實等同於助紂為虐,也該為他對真正的雲家人謝罪!

“現在我太外婆和太外公以及雲家老祖宗都在這,跪下道歉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