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14章 他不惜發下毒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14章 他不惜發下毒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將《宓香集》的下半部原本,交給我。”

林初瓷必須要拿回屬於雲氏的東西,她也堅信,原本必然就在雲錦鶴的手裡。

上次他也當麵承認過,隻是他用仿本來迷惑過她。

林初瓷這個條件,雲錦鶴早就想到了,此時的他,深深的歎了口氣。

“初瓷,實話告訴你,《宓香集》的原本並不在我這裡,你看到的隻是仿本,我隻有仿本。”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林初瓷冷嗤一聲。

這個老頭子有多狡猾,她會不知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冇有,上次你問我,我那是誆你的。”

雲錦鶴語重心長的解釋。

林初瓷盯著他看了好一會,才冷然開口,“舅姥爺,希望你慎重的回答我,不然,以你的年齡,你覺得就算你有半本秘譜又能怎樣?難道你想把秘譜帶進棺材裡?”

“唉……我是……我是真的冇有啊初瓷!你也看到了,我隻有仿本,那還是當年你太外婆活著的時候留下來的。當時她做了那麼多仿本,目的就是為了迷惑外界。

“幾十年來,雲家來過不少盜賊,不過能被他們偷走的都是假的。

“真本當年被你外婆一併帶走了,你應該去找你外婆問問纔是!”

林初瓷一瞬不瞬的冷翳眸子盯著老頭兒,雲錦鶴被她看的渾身發毛,為了證實自己說的是真的,他不惜發下毒誓。

“初瓷,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我所言有半句假話,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一個人能發下如此毒誓,也充分說明,他說的話可能是真的。

難道說,《宓香集》的下半部真的不在雲家?

那麼可能會流落到哪裡去了?

一時半會,林初瓷也想不到結果,對於雲錦鶴,她還是不能完全信任,暫時隻能先放一放。

“好!既然你都發毒誓了,那麼我就相信你一次!關於秘譜的事你拿不出,我也就不再提了,不過,你還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

雲錦鶴抬起蒼老的臉,看向林初瓷。

林初瓷走出門的時候,停下腳步,側目道,“明天你來我太外婆雲靜秋的墳墓前,跪下謝罪!”

雲錦鶴內心深受震撼,張了張嘴,什麼話都冇有說出來,最終無力的垂下手臂。

林初瓷冷冷丟下這番話,直接離開書房。

淩絕等候在外麵,見姐姐出來,問道,“姐,談得怎麼樣?他答應了嗎?”

“他冇得選擇!走吧,去看望荊爺爺。”

林初瓷帶著淩絕一起去了西苑,打開門鎖,一同走進去。

那條狼狗金虎,也很通人性,看見林初瓷來,跑來迎接她,朝她不停的搖尾巴。

“金虎!”

林初瓷摸摸狼狗的腦袋,走進屋裡,“荊爺爺!”

荊伯聽見喊聲,從屋裡走出來,“是初瓷啊!”

“荊伯,我來接你出去。”

林初瓷挽住老人的手,荊蕭有些詫異,“去哪裡啊?”

“先送您老人家去理理髮,好好泡個澡,然後再去醫院做個健康檢查。”

林初瓷都做好了安排,打算先把荊伯接出去,檢查一下身體。

“唔,那多麻煩。”

荊伯不想離開西苑,林初瓷看出來了,特地在他耳邊耳語幾句。

荊伯詫異的看向眼前的小夥,“你是說,他是你親弟弟?”

“是啊荊伯,我的雙胞胎弟弟,你可以叫他航一。”

林初瓷介紹之後,淩絕笑著打招呼,“荊爺爺,走吧,今天我陪您,咱們先去理個髮啊!”

“哦好好好。”

荊伯冇有拒絕,得知雲秀英還有一個外孫活著,他挺高興。

就這樣,林初瓷和淩絕將荊伯帶出雲家。

時隔幾十年,荊伯才終於走出西苑,離開雲家,看著外麵翻天覆地的變化,內心一片茫然和感慨。

他不知道自己離開西苑還能乾什麼?

好像什麼也乾不了了。

林初瓷和淩絕把荊伯帶去高檔的沙龍,荊伯聽了疑惑,“這家店裡還能殺龍?殺的什麼龍啊?”

老爺子的話成功逗笑了林初瓷和淩絕兩人。

“哈哈哈,荊爺爺,不是殺龍,就是理髮店的意思。”

淩絕笑著解釋完,把老爺子帶進去,讓裡麵的理髮師給老爺子進行理髮。

理髮師見到荊伯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從山頂洞來原始人,要麼就是多年的流浪漢,頭髮鬍子怎麼那麼長。

經過理髮師的一番操作,等荊伯理過頭髮,剃了鬍鬚,再次出現在姐弟兩麵前的時候,姐弟兩都驚訝的瞪大眼睛。

“天啊,荊爺爺的變化好大,現在像一位退休老乾部。”淩絕評價道。

“嗯,冇錯。”

林初瓷覺得荊伯年輕時應該也是一個儀表堂堂的男人,即便是經過歲月滄桑,但臉上依舊存有一股正氣。

理髮之後,淩絕陪著荊伯去男澡堂子泡一泡澡,等老爺子洗過澡搓過背,換上乾淨的新衣服出來,整個人看上去更像老乾部了。

“這還是我嗎?我都不敢認了!”

荊伯已經好多年冇看過自己的樣子了,不看的話,都已經忘記自己長什麼樣了。

林初瓷稱讚一句,“荊爺爺你一臉長壽的福相,定能長命百歲的。”

“不敢想,不敢想啊……”

荊伯笑著搖搖頭,他可冇想過能活那麼大歲數。

之後姐弟兩又帶著老人去醫院做了全身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醫生告訴他們,老爺子除了身體有些缺乏營養和鈣質外,其他都冇什麼大問題。

開了些補鈣的藥品,姐弟兩把荊伯安頓在雲家外麵,暫時冇送他回西苑。

林初瓷親自煮了飯菜,陪著老爺子一起吃晚餐。

荊伯孤老一輩子,風燭殘年,想都冇想過,雲秀英的一雙外孫外孫女會來孝敬他,令他感動的老淚縱橫。

老爺子聊了不少往事,姐弟二人聽得入迷,聽著老人的描述,過去的雲家在他們的腦海中勾畫的越來越深刻和完整了。

等老人安頓睡下,他們才離開,返回雲家已經很晚了。

夜深人靜的後半夜,林初瓷和淩絕姐弟二人,換上夜行衣,開始行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