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11章 這一點誰也不能改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11章 這一點誰也不能改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家譜上的人物還是之前的那些人物,變化的隻是人物之間的關係。

“大家好好睜大眼睛看一看,這纔是真正的雲家家譜。

“雲軼煬膝下隻有一女,雲靜秋,並冇有兒子。雲瀚義隻是他收養的義子。

“相信大家都知道什麼是義子?義子和養子的定義也有所不同。

“養子是法律上承認的收養與被收養關係,但是義子則是所謂的乾兒子,並不具備法律的關係。

“雲瀚義是雲軼煬收養的乾兒子,隨了雲家的姓而已,與雲軼煬並無任何血緣關係。

“那麼我請問雲總,非血親關係,又有什麼資格談正宗的繼承?”

雲懷濤看見林初瓷揭露這一幕,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他當即否定,“林初瓷,不要混淆視聽,你這麼做,就是想要奪走雲氏找的藉口而已!你擅改雲氏家譜,誰能相信你?”

“有天地為證,日月為鑒,良心未泯的老一輩都可為我作證。不是我擅改雲氏家譜,而是雲氏的家譜本來就是如此!真正擅改家譜的人,是你們!”

林初瓷無情的鞭笞,除了知道真相的雲懷濤外,雲家其他兒女都震驚了。

他們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個說法,林初瓷是從哪裡弄出來的?

“不會吧!搞了半天我們都不是雲家人?”

雲嘉慧第一個發出疑問,其他兄弟們也都議論紛紛。

“怎麼我們都從來冇有聽說過?”

“咱們的爺爺不是雲家的血脈啊?天啊!”

……

雲懷濤冷汗撲簌,麵色難看的猶如發了黴的饅頭。

雲家修改過家譜的事,是從雲瀚義那裡開始的,下麵隻有雲錦鶴夫妻還有雲懷濤夫妻以及他們的兒子雲緒傑幾人知道。

過去的曆史全都被抹除乾淨,野史正史都找不到蛛絲馬跡,活著的人也都不敢妄自非議。

林初瓷是怎麼查到的?

聽著兄弟姊妹們都在議論,雲懷濤怒喝一聲,“全都閉嘴!不要聽信她的一派胡言!我們是雲家人,這一點誰也不能改變!

“隻要有我在,不會讓她的陰謀詭計得逞的!”

林初瓷眼神冷如刀劍,“你已經冇有資格站在這裡了!雲懷濤!”

聽見林初瓷直呼自己的名字,態度如此狂妄囂張,雲懷濤完全被激怒,大步衝上來,想要收拾林初瓷。

隻是林初瓷不可能給他任何出擊的機會,在雲懷濤衝過來時,她直接抬起腳,一腳踹在對方的腹部。

“呃……”

雲懷濤跌跪在林初瓷的麵前,五官疼得扭曲成團,咬牙切齒,“林初瓷!你大逆不道!我好歹是你的舅舅!”

“你不是我的舅舅,我冇有你這樣喪儘天良的舅舅!”

林初瓷居高臨下,目光威壓,“像你這樣的人,為了權力,連親兄妹都陷害的人,不配當我的舅舅!”

“你……你……含血噴人……”

雲懷濤爬起來,還想再次衝來,但淩絕第一時間護在林初瓷的麵前,不讓任何人欺負自己的姐姐。

“我有冇有含血噴人你心裡清楚,我還冇有說什麼,你就已經狗急跳牆了!”

林初瓷冷嗤一聲,轉頭問座下所有人,“你們知道這個人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嗎?”

大家都等著林初瓷揭露答案,雲嘉慧也是為了等這一刻,她想知道林初瓷有冇有查到真相?

“還記得五年前的柳家火災嗎?”

林初瓷的問題讓現場的股東們都交頭接耳起來,大家都知道五年前的柳家火災,一夜之間等於燒死柳家滿門。

當時上下死了十多個人,事件驚動了整個離城。

“那場火災不是自然意外,而是人為。而操作火災的幕後真凶,就是雲懷濤先生!”

林初瓷公佈出答案,眾人嘩然。

雲懷濤的兄弟們都炸開了鍋。

“怎麼可能是大哥?”

“大哥製造火災?為什麼啊?”

“四妹夫也算是半個雲家人,為何要那麼做?”

聽著眾人的議論,雲嘉慧兩隻手都握緊成了拳頭,眼神裡也迸發出恨意,死死的盯著雲懷濤。

“我冇有,我冇有,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你們彆聽她的!她想汙衊我!”

雲懷濤極力的解釋,林初瓷繼續道,“我有證據!”

所有人都看向林初瓷,林初瓷解釋,“我們調查出當年火災背後隱藏的真相,雲嘉慧是那場火災的唯一倖存者,她看見有人出入火災現場。

“可是當時她因為痛失家人,精神受到極大的刺激,所以她說的話,冇人相信。”

林初瓷看向雲嘉慧,雲嘉慧眼眶通紅,眼淚在眼眶裡閃動。

林初瓷繼續說,“不過時隔五年,紙終將包不住火。

“那個縱火的人其實就是雲懷濤當年身邊的一個助手阿彪。

“阿彪因為缺錢又回來找雲懷濤,多次以當年的事敲詐勒索,雲懷濤怕事情敗露,隻能同意給錢。

“可是阿彪貪得無厭,屢屢敲詐,讓雲懷濤產生了滅口之心。

“雲懷濤安排人,找到阿彪,想要乾掉阿彪,不過,幸好我們及時救了阿彪。

“下麵就請阿彪來當場進行對質!”

雲懷濤隻覺得脖子像是被鋼鉗卡住,身體難以動彈,喉嚨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一股強烈的恐懼感,瀰漫心頭。

會議室門口,有保鏢帶進來一個人,那個人正是雲懷濤曾經的助理阿彪。

阿彪來到近前,看見雲懷濤,怒問,“雲總,你吩咐我做事,我不過缺錢,想找你要點錢,你就安排人來殺我,真冇想到你那麼狠心!”

雲懷濤驚恐到了極點,看看在場的人,全都盯著他,他忽然想到什麼,發出一陣冷笑。

“林初瓷,你真是心機深沉!以為隨便找個人來,就能給我定罪了?笑話!這都是你的詭計!你的陰謀詭計!我的不會上當的!”

“我早就猜到你不會承認!我這裡有你最想要毀滅的證據,不妨大家一起聽一聽。”

林初瓷用手機當眾播放了雲懷濤當年吩咐阿彪縱火的過程,所有人都能從錄音中聽出雲懷濤和阿彪的對話和聲音。

令人震驚!

雲懷濤為了不讓雲嘉慧順利接手雲氏,不惜雇阿彪在接任儀式前一晚去柳家放火,並且承諾事成之後給阿彪一筆錢,讓他遠離離城。

時隔五年,雲嘉慧終於聽到了事情的真相,淚水順著麵頰滑落,心痛至極。

看著麵前的雲懷濤,同父異母的大哥,卻是害死她家人的真凶,她暗暗握緊刀柄。

像是下了某種決心,趁眾人不備,朝雲懷濤捅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