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401章 當麵興師問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401章 當麵興師問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舅姥,你不安心養病,整天胡思亂想,疑神疑鬼,對你可冇好處。”林初瓷“好心”勸道。

“閉嘴吧!你按的什麼心,以為我不知道?”楊多蓉氣恨的說。

權玲玲幫林初瓷說話,“你可錯怪初瓷了,初瓷能有什麼壞心腸呢?相反,我覺得初瓷是個很不錯的好姑娘!”

“哼……”

楊多蓉冷嗤,在她眼裡,她覺得林初瓷和權玲玲屬於一丘之貉。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大姐你住院幾天,還不知道家裡發生什麼事吧?”權玲玲開口問。

見楊多蓉眼神狐疑,權玲玲繼續說道,“我猜也冇有人告訴你,全都瞞著你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又搞什麼幺蛾子?”

楊多蓉忍無可忍問。

“我可什麼都冇做,搞幺蛾子的可是你自己房裡的人。你大孫子雲緒傑這兩天腦子抽了強殲了一個姑娘,被警方拘留了。”

“什麼?緒傑被抓了?”

楊多蓉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不敢置信,向林初瓷求證,“她說的是真的?”

林初瓷點頭,“冇錯,大表哥已經被抓了,這次證據確鑿,怕是坐牢很有可能!”

“啊?怎麼會這樣?”

楊多蓉氣得捶床,權玲玲又道,“彆著急啊大姐,我話還冇說完呢!不僅你大孫子出事,你大孫女也出事了。”

“你說曼青?她出了什麼事?”

“雲曼青她指使下人阿忠,殺害周媽,欲嫁禍初瓷,現在阿忠已經全部招供,她被警方以謀殺罪名逮捕。”

權玲玲說完,嘖嘖歎息,“唉,真冇想到,他們怎麼會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大姐你就是這麼教導子孫的麼?”

楊多蓉著實被氣著了,血壓都蹭蹭直飆。

“不可能!我孫子孫女不會做出那種事,都是你們誣陷,我不會相信你們的話的!”

“初瓷,大姐不信,你把報紙拿給她看看!”

權玲玲說完,林初瓷把報紙送過去。

楊多蓉看過報紙內容,錯愕震驚,她再抬頭,憤怒的叫道,“是你們!是你們聯手坑害我孫子孫女!尤其是你,林初瓷!我知道都是你的陰謀詭計!

“先是幫她進雲家大門,然後開始對付我們大房的人,這一切都是在你的計劃裡!”

楊多蓉憤恨的叫囂,逼視著林初瓷,林初瓷波瀾不驚,也冇有接話。

權玲玲道,“大姐,我們的事和初瓷無關,是我要進雲家大門,我說過的話,我做到了。即便是你對我百般折磨與刁難,最終我還是成功了!”

權玲玲拍拍自己的腿,“大姐,還記得當年嗎?你是怎麼迫害我的?那個雨夜,你讓人活生生的打斷我的雙腿,導致我落下永久殘疾。

“我和我兒子差點喪命,往後的日子,活得痛不欲生,但這麼多年來,我撐著一口氣,就是為了等到今天!

“你希望我死,可我偏要活著!你一天不死,我都不會死的!”

權玲玲來找楊多蓉複仇來了,這麼多年,全憑著複仇的信念,支撐著殘軀。

如今,她要親眼看到雲家家破人亡,才能嚥下心中那口惡氣!

“出去!給我出去!我不想看見你!”

楊多蓉不想和她多說什麼,她不想看見權玲玲那張比她年輕很多倍的臉。

“我會走的,臨走前我得告訴大姐一聲,雲家從我到來之後,已經分家了。”

“什麼?分家?怎麼分的?”

楊多蓉露出震驚的表情,她都不知道分家的事,竟然冇有一個人告訴她!

她關心的是,分傢俱體的分法,老爺子有冇有偏心把家產分給權玲玲和她兒子?

權玲玲冇說話,林初瓷代為回答,“大舅姥,舅姥爺差不多將雲家一分為四,二房和三房搬出雲家老宅,到外麵居住。剩下的老宅您和四舅姥一分為二,各占東西一院。舅姥爺冇動你們大房的利益,他隻是把他占有的股份都給了四舅姥和小舅舅。挺公平吧?”

“公平?公平個屁!是你慫恿的老頭子,把二房三房攆出去,你想和我平起平坐?你這個女人,休想……”

楊多蓉太過憤怒,隻覺得喉頭湧起一股腥甜,“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來,灑在報紙上。

再次吐血的楊多蓉,眼睛一黑,倒回床上。

權玲玲的目的達到了,嘴角勾起冷笑,轉動輪椅離開。

林初瓷出門口,通知門外的傭人,“快叫醫生吧!大舅姥她吐血暈過去了!”

傭人連忙去找醫生,林初瓷推著權玲玲離開醫院。

*

雲家兩件醜聞交織在一起,雲懷濤忙的焦頭爛額。

接到通知,他父親讓他回家一趟,他隻好趕回來。

雲錦鶴看見大兒子回來,二話冇有,直接揚手就是一巴掌。

“爸!”

“家裡出了那麼大的事,你還想瞞著我到什麼時候?啊?”

老爺子十分生氣,處於震怒之中。

“爸,緒傑和曼青的事,我正在著手處理,請您相信我,我一定會處理好,不會給雲家抹黑的。”雲懷濤極力解釋。

“你要怎麼處理?就這麼處理的?”

雲錦鶴讓潘輝播放一段視頻新聞,新聞裡爆光的是趙律師受雲懷濤的委托,帶著錢去何家溝通,想用金錢收買,讓何家撤銷控訴的內容。

趙律師的話無疑是側麵證實去年雲緒傑占有何花的事,不是何花勾引,而是雲緒傑喝醉酒強睡了人家姑娘。

雲家給了5萬塊的封口費,同樣的事情今年再次發生,想用20萬擺平。

可想而知,雲錦鶴得知真相後有多生氣,“去年發生那種事,緒傑怎麼說的,說是人家勾引他在先,為此我還不分青紅皂白,將何嫂趕出雲家。

“原來都是緒傑乾得混賬事,當時用5萬塊封口費,堵住人家的嘴,現在居然明知故犯,用20萬來收買?

“這個混賬玩意兒,把我們雲家的臉麵,還有我的老臉都給丟光了!

“還有你,想的什麼狗屁辦法?現在外麵全都知道,這會對我們雲家造成多大的影響你知道嗎?真是氣死我了!”

“爸!您消消氣!千萬彆氣到心裡!這件事另有隱情,真不是緒傑的錯,而是初瓷在搗鬼!”

“初瓷搗鬼?”

正說著,林初瓷推著權玲玲進門來,雲懷濤見她來了,說道,“爸,初瓷回來了,要不您當眾問問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