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74章 他要把她給拴牢了(加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74章 他要把她給拴牢了(加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說龍清寺是離城這裡最靈驗的寺廟。”林初瓷淡淡道。

“不會吧,姐你居然信這個?”

淩絕隻相信自己的命自己做主,不信菩薩不信佛。

“去看看,也不一定非要拜。”林初瓷自有安排。

“你姐是想和我一起許個願,你不懂。”

戰夜擎轉頭看向身邊的女人,說的一本正經,“我剛剛查了一下,聽說那邊有棵千年許願樹,特彆靈驗,把我們的名字寫在一起,掛在樹上,這輩子就分不開了。”

林初瓷笑而不語,戰夜擎則暗戳戳的盤算,等下去那邊就先拉著林初瓷許願去。

不管怎麼說,他都要把她給拴牢了!

龍清寺建造在栗山上,有一條步行通道,來到山腳下,他們把車停在停車場裡,徒步登山。

山勢海拔不算高,但畢竟是山路,林初瓷為了登山,提前準備好了運動鞋,輕裝上陣,和兩個男人一塊走上山道。

一路上幾人邊聊著天邊欣賞沿途的風景,這一路走來,他們經曆了很多不平與危險,能像今天這般灑脫無拘的遊行在山野間,心境開闊又舒暢。

淩絕像個調皮的大男孩,不時的開著玩笑,將他們逗得哈哈大笑。

山路走到一半,大家在半山腰的涼亭子休息,戰夜擎離開片刻,再回來,手裡掬著一把特彆漂亮的野花花束。

淩絕瞧見了,笑著打趣,“我說姐夫,路邊的野花不要亂采,你怎麼不聽呢?”

“去!臭小子你不懂,彆亂說!學著點!”

戰夜擎瞪他一眼,回到林初瓷的身邊,“瓷瓷,送給你的。”

“謝謝。”

林初瓷把花束接在手中,輕輕的聞了聞,白皙的臉頰上不由的浮出淺淺的笑容。

如果要從戰夜擎身上找一個吸引她的優點,那便是他的這份隨時隨地浪漫的心。

浪漫並不是需要每次都豪擲千萬,也可能隻是一點點小小的驚喜就可以營造出來浪漫,就能打動女人的心。

這大概就是戰夜擎對她的愛吧!

無時無刻,無處不在。

也讓林初瓷深切感覺到,愛和敷衍是兩回事。

真正愛你的人,哪怕最艱苦的條件裡,也能苦中作樂,博你一笑。

最好的愛情,是雙向奔赴,而不是其中一個人卑微如塵,那樣失衡的愛情,註定不會長久。

休息之後,幾人繼續登山,半小時之後,他們幾人終於抵達山頂上的龍清寺。

古廟森然,青鬆參天,寺廟門外東南處是許願地,一棵很粗大的許願樹就生長在這裡,被鐵柵欄保護住。

上麵垂掛滿了許願牌,寫滿了男男女女的名字。

“瓷瓷,我們也去求一塊!”

戰夜擎拉著林初瓷一起跑向龍清寺,兩人真的在寺廟裡捐了功德,拿到許願牌。

戰夜擎揮筆寫下兩人的名字,還附加一句“我愛你到永遠”。

雖然表白的話很土氣,可是卻充滿了愛意。

“寫好了,瓷瓷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的,可以寫在背麵。”

戰夜擎將許願牌遞給她,林初瓷拿起筆,在背後寫下一句:

【願我所愛的人歲歲安康】

戰夜擎看著她寫下話,蹙眉,“我們倆的許願牌,你拉那麼多人乾什麼?”

不得不說,戰夜擎的佔有慾不是一般的強,他直接將“的人”兩字塗抹掉,看著許願牌滿意的勾唇,“嗯,這樣不錯!”

林初瓷被他幼稚的舉動逗笑,冇有乾預,隨他去了。

“我來把許願牌甩上去!”

據說,許願牌掛的越高,心願就越容易被上天感知,越可能實現。

戰夜擎鉚足力氣,往樹頭上拋,結果力氣太猛,那許願牌直接飛過樹頭。

好在淩絕站在另外一邊,及時幫他們接住,“喂,姐夫,你行不行啊,老天都不保佑你哦,你懸了嘞!”

戰夜擎黑著臉把許願牌要回來,“再試一次,要是掛不上,我就爬上去!”

第二次,戰夜擎掌握了力度,將許願牌甩上樹頭,許願牌穩穩的落在枝頭上,搖晃起來,迎著陽光,閃閃發亮。

“成功了!”

戰夜擎握住林初瓷的手,柔情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她的臉,臉上洋溢著欣喜與愛意。

兩人情意綿綿時,淩絕喊道,“姐,你快來看!”

聽見淩絕喊聲,林初瓷和戰夜擎手牽手走過去,在附近不遠處有一塊贔屭(bìxì)馱著的功德碑。

功德碑上刻著碑文,“姐,你看,這不是外婆的名字嗎?”

順著淩絕手指的地方,林初瓷果然看見了外婆雲秀英的名字,除了雲秀英,還有外婆的母親雲靜秋的名字。

再看碑文記事,記載數十年前,雲家為龍清寺捐功德的內容。

原來龍清寺曾經遭遇過大火,雲靜秋以雲家掌權人身份,捐助重建寺廟。

後來到了雲秀英接手雲家掌門權後,她為龍清寺的所有菩薩重塑過金身。

龍清寺為了記錄這兩件重大的事,感恩雲家的幫助,專門撰碑文以做紀念,供後世人知曉。

“看來雲家與龍清寺淵源頗深,也許找老住持問問,能問出點什麼。”

林初瓷打定主意,她讓戰夜擎和淩絕在寺廟外等她,隻身回到大雄寶殿,詢問寺廟人員結構。

一個身著青色長褂的和尚師父告訴她,目前寺廟裡年齡最高的長者,是他們的住持空月大師。

“可以帶我去見一下空月大師嗎?”

“女施主,請問為什麼要見我們住持?”

“請轉告空月大師,我是雲秀英的外孫女,有事想要向他請教!”

和尚聽她提起雲秀英這個名字,明顯有些驚訝,“好的,女施主,請稍等片刻!”

和尚去了冇一會兒,再回來,右手行禮道,“女施主,請隨我入內院!”

林初瓷跟隨小師父走進內院,來到一處僻靜的禪房,“女施主,我們住持就在裡麵,請進!”

林初瓷走進古樸素雅的禪房,看見榻上盤腿坐著一位白眉白鬚的老和尚,看他頭上的九枚香疤便知他在龍清寺是多麼的德高望重。

不等林初瓷開口,空月大師問,“你就是雲秀英施主的外孫女?老衲已經等你許久了!”

林初瓷聞言心驚,從小師父通報到見到空月大師,不過幾分鐘而已,他為什麼說已經等她許久了?

難道說,空月大師早就料到她會來龍清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