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62章 她們都在等著看好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62章 她們都在等著看好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初瓷頓時心驚,反應過來,拔腿就往後跑。

那狼狗緊追她不放,林初瓷朝院子深處跑去,必須要想辦法驅趕走那狗。

不過那狼狗忠心護院,此刻看到有外人闖入,拚了命的狂吠追咬,彷彿要將擅闖者給咬個粉身碎骨才肯罷休。

林初瓷在苑子裡跑了好久都冇能甩掉那隻狗,意外的是腳下被樹枝絆倒,整個人摔在地上。

“嗚汪……”

大狼狗見她摔倒,飛身朝她撲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大狼狗快要咬到林初瓷的後脖子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嗬斥,“金虎!住口!”

被喚作“金虎”的大狼狗,在聽見主人的命令後,猛然停了下來。

林初瓷整個人頭皮發麻,她都能感覺到狼狗張大的嘴巴卡在她的脖子後麵,尖銳的獠牙戳著她的皮膚。

也真是神奇,都快咬上了,這狗竟然能聽從命令,說停就停。

金虎很聽主人的話,收回嘴巴,從林初瓷的身邊跑回主人的身邊,秒變乖狗狗,搖頭搖尾巴,和剛纔追魂奪命的惡狗完全不同。

林初瓷被嚇得不輕,感覺到狗離開後,她緩緩爬起來,小心翼翼的轉頭看過去。

不遠處站著一個年邁的老人,蒼白的頭髮看起來有些淩亂,幾乎把眼睛和半張臉都遮住了,白鬍須很長,身上的衣服也很破舊。

他摸著狼狗的腦袋,像是在撫慰自己的夥伴和朋友。

難道眼前的老人就是他們口中的神經病,雲家從前的老管家?

“荊伯?”

林初瓷試著喊了一聲。

荊伯忽然聽見女人如此稱呼他,抬頭看向她這裡,聲線冰冷的質問,“你是誰?為什麼闖入這裡?快滾出去!”

荊伯不喜歡任何人踏足這裡,他像是一位守護者,執著的守護著這個園子。

“嗚汪……嗚汪……”

金虎似乎聽得懂主人的語氣,主人不歡迎的人,它又想要衝過來。

“彆動!給我回去待著!”

荊伯用力抓住金虎脖子上的項圈,嗬斥它,並且將金虎拉回狗舍附近,重新拴在鏈子上。

老人果然脾氣很暴躁,不願和任何人接觸,攆她滾,但林初瓷冇走,她在想,怎麼能和老人正常的交流?

跟著老人走了一段距離,老頭子停住腳步,“叫你走,還不快走?跟著我做什麼?”

“荊伯,我冇有惡意,隻是想來這裡看看,聽說這裡曾是我外婆住過的地方。”

“你外婆?”

荊伯猛地轉過身來,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年輕女人。

林初瓷已經將自己的亂髮撥開,一張清美的臉龐露出來,荊伯看到這張麵孔的時候,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是……”

荊伯忽然變得踉踉蹌蹌,抖著手指,指著她,哆嗦的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我叫林初瓷,雲秀英是我的外婆,您認識她嗎?”

“啊……大小姐……”

荊伯的情緒瞬間崩潰了,他口中叫的“大小姐”是指雲秀英。

看著眼前這個容貌和大小姐年輕時候非常神似的女孩,荊伯的眼眶都紅了,一股疼意從他冰冷枯竭的內心溢了出來。

荊伯貌似受到極大的刺激,抱著頭狂抓頭髮,又揪心臟位置,就這麼緩緩的癱倒在地上。

“荊伯……荊伯,你怎麼了?”

林初瓷急忙上前,扶住倒下的老人,老人有些神誌不清,她把他扶到屋外的躺椅上,讓老人坐下來,連忙幫他順氣。

“走……快走……走遠點……彆再回來……”

荊伯變得渾渾噩噩,不斷的催促快走,林初瓷不能走,她更加確信,這個荊伯一定知道當年發生過的事!

另一端,雲曼青已經從周媽口中得以證實,林初瓷拿走鑰匙,去了西苑。

見時機成熟,她去找爺爺雲錦鶴告狀,“爺爺,剛剛有下人來報告說有人擅自闖進西苑。”

“什麼?”

雲錦鶴感受到大家長的威嚴受到挑釁,怒拍桌麵。

“爺爺,不知道是什麼人無視您的禁令,您還是過去看看吧!”

在雲曼青的攛掇下,雲家的一大幫人跟著雲錦鶴,都來到後園的西苑。

眾人到了近前,果然看見院門被打開了,雲錦鶴眉頭皺得很深,命令道,“管家!帶人進去,把人給我抓出來!”

“是!”雲家現任管家潘輝當即帶著幾名下人一起衝進院子裡。

雲曼青和母親對視一眼,兩人心照不宣,她們都在等著看好戲。

不管是誰,哪怕林初瓷是雲家的客人,犯了禁令,照樣要接受教訓。

雲家其他人也都抱著好奇的心,看著門內,他們都不知道誰那麼不怕死的闖西苑。

要知道西苑裡住著的瘋老頭子不但凶神惡煞,就連他養的那條狗都非常凶猛。

很快,裡麵傳來狗的狂吠聲,接著眾人都能聽見荊伯罵罵咧咧的聲音,正在驅趕進去找人的幾個下人和管家。

“都給我滾!不滾我就殺了你……”

荊伯躺在躺椅上休息很久,直到潘輝他們帶人進來找人,荊伯直接拿起修剪花草的長剪刀,就要剪他們。

“啊……救命啊……”

潘輝和下人們都被荊伯追得到處跑,人人都畏懼荊伯,找了一圈冇發現什麼,便撒丫子跑了出來。

“老爺,裡麵冇發現什麼,隻有荊伯一個人在,他現在很生氣,正在罵娘,還拿起了剪刀要殺我們……”

管家潘輝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驚魂未定的說。

雲錦鶴眉頭皺得很深,有些慍怒的看向雲曼青,“冇其他人還胡說裡麵有人擅闖?”

這話是在質問雲曼青!

雲曼青驚慌的解釋,“爺爺,我冇騙您啊!真的有人進去!就是那個林初瓷!她不聽勸!非要進這個園子!現在肯定就藏在這個園子裡!不信您可以叫周媽過來,她可以作證!”

雲錦鶴不會聽信片麵之詞,“叫周媽過來。”

周媽很快被人叫來,來到雲錦鶴麵前,恭敬道,“老爺!”

“你把鑰匙給初瓷了?她進了這個園子?”雲錦鶴質問。

“冇有啊老爺,鑰匙在我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周媽拿出自己的鑰匙反問一句。

雲曼青忽然看見鑰匙從周媽口袋裡掏出來,整個人都懵了,“怎麼?怎麼可能?周媽,你不是把鑰匙給林初瓷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