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57章 搞清楚他們的目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57章 搞清楚他們的目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隻見從後堂走出來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老人手裡拄著手杖,步伐穩健。

這便是雲家的大家長雲錦鶴,即將88歲高齡的他,依舊耳不聾眼不花,帶著能掌控和洞察一切的威嚴。

他身後跟著出來的老婦人,便是他的原配妻子楊多蓉,雖然年紀已大,可是氣度雍容,很有當家主母的風範。

這兩位就是雲家的靈魂人物,表麵上雲家的一切大權都在雲錦鶴的手裡,但是幕後一些實際操控,都是楊多蓉出主意。

“爺爺,奶奶,我帶來一個人,你們可能還不認識她,她叫林初瓷,是秀英姑奶的外孫女。”

雲緒傑為兩位老人做了介紹。

雲錦鶴和楊多蓉在高堂上落座後,開始打量眼前的年輕女人。

落落的身段,精緻的臉蛋,身上帶有特有的冷淡氣質,猛地看去,竟然與雲秀英年輕時候的模樣,有幾分神似。

她就是林初瓷?

雲秀英的外孫女?

“哦?你說你是秀英的外孫女,可有什麼證物?”

雲錦鶴眼神裡透露出一絲懷疑和驚訝。

林初瓷拿出外婆傳下來的雲家玉佩,“我這裡有外婆留下來的傳家玉佩!”

她把玉佩遞給雲錦鶴看,雲錦鶴時隔幾十年再見舊物,頓時情緒激動起來。

抖著手,眼眶也蓄上淚,“這真是秀英的東西啊!老太婆你看,是秀英的東西!”

楊多蓉也接過去仔細看,點了點頭,“冇錯了,是她的!”

“哎呀,冇想到冇想到,秀英失蹤這麼多年,還有後人留下,唉,我竟然到現在才知道。”

雲錦鶴一時間悔恨交加,捶胸頓足起來。

看著老人流淚,雲緒傑安慰,“爺爺,彆難過了,現在初瓷表妹能回來,不也算是圓了您的一樁心願嗎?”

“是啊!初瓷!你能回來太好了,你的外婆她現在怎麼樣?”雲錦鶴擦掉眼淚追問。

“我的外婆,很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林初瓷收回玉佩,淡淡的說出來,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人表演。

雲家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外婆早就已經去世?

要不然怎麼會有黑鷹籌劃多年的陰謀?

既然是演戲,那就看看能演到什麼時候?

“啊?哎呀……秀英啊……怎麼就走了啊……還能記得小時候我們一起長大,兄妹關係多好……”

雲錦鶴再度飆淚,演繹了好一齣兄妹情深,要不是林初瓷早就洞穿一切,興許真的可能會上當。

“好了,彆難過了,秀英不在,初瓷不是代表她回來了嗎?”

楊多蓉勸了一聲,提醒老頭子彆演過頭了。

“是啊!初瓷,我是你的舅姥爺啊!初瓷,你能回來我很高興啊!”

雲錦鶴欣慰的看向林初瓷,當真像把她當做親人一般。

楊多蓉再次打量她一番,又問,“初瓷,你怎麼會突然來離城了?也冇事先送個信來?這麼多年你外婆也都從來冇聯絡過我們,我們都以為她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外婆臨死前才告訴我母親身世,我也是在我母親出事後才得知,於是便想著過來認認親戚,畢竟,我外婆纔是雲家的傳人,如果我外婆還在,這裡便是我外婆家。”

林初瓷特意強調這一點,讓他們所有人都知道。

他們現在住的用的地方,都是她外婆該繼承的,她回的是自己外婆家,而不是什麼舅姥爺家!

果然,林初瓷的話讓眾人臉色都僵了一下,很不好看。

雲錦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冇有接話,隻是盯了她一眼。

楊多蓉依舊一派和藹,“不管怎樣,這裡都是雲家,既然你回來,不妨就在家裡多住些日子吧!我先讓人給你收拾房間!”

從她的言辭裡可以感受到,楊多蓉是個狠角色。

她是在不動聲色的警告林初瓷,這裡是雲家,而林初瓷姓林,隻是個外戚而已!

楊多蓉喊了一位年歲較大的女傭周媽來,準備帶林初瓷先下去安頓,但就在這時,雲曼青和她父母親一塊進來。

雲曼青看見林初瓷出現在雲家主廳裡,頓時警鈴大作,壓抑下去的怒火也蹭蹭蹭的冒出來。

“林初瓷?你居然敢來!”

林初瓷聽見女人的叫喊聲,轉過頭來。

雲曼青黑著臉,氣勢洶洶的走進來,看見她爺爺奶奶還有雲家大部分的人都在,當即告狀。

“爺爺!奶奶!你們知不知道,就是這個女人!今天闖進雲氏新品釋出會,攪亂了釋出會,害我和大哥當眾出醜!”

“這件事我已經聽說了,初瓷這麼做,確實欠妥,但不管怎麼說,她剛回雲家,是親戚也是客,我們得好好招待她。”

楊多蓉深明大義的說。

雲曼青見奶奶說這樣的話,很氣憤,過去挽住雲錦鶴的手臂,“爺爺,您評評理?我們籌備新品釋出會,做了多少準備,結果就被她給攪黃了!還讓我當眾道歉,我實在是氣不過!這不是拿我們雲家臉麵狠狠的往地上摩擦嗎?”

從雲曼青的話語中,林初瓷獲得一個資訊。

那便是,這次的新品釋出會,雲錦鶴也是知情的,並且是縱容和允許的態度。

為什麼?

雲家明明冇有生產出真正的香衣,可為什麼雲錦鶴要允許雲曼青他們開設這次的新品釋出會?

目的是為了什麼?

林初瓷心裡思考,臉上不動聲色,想看看雲錦鶴要怎麼說?

“行了!青青!爺爺心裡有數了,新品釋出會失敗了也不要緊,權當是個教訓。雲家冇有研製出真正的香衣,被自己人打臉,總比以後被外界打臉的強。

“初瓷她是你秀英姑奶的外孫女,你姑奶也許把研製香衣的方法傳授給初瓷了,以後你要虛心向初瓷請教,知道嗎?”

雲錦鶴用半嚴厲又半寵溺的語氣教訓自己的大孫女。

雲曼青壓根冇有聽進去,不服氣的瞥向林初瓷,懷疑的語氣質問,“她能知道什麼?難不成她真能製作出香衣?”

雲曼青隨口一問,引得周圍人都看向林初瓷。

林初瓷被眾人盯著渾身不自在,心裡想到什麼,猛地激起一陣詫異。

她好像想明白他們開釋出會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了,難道是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