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4章 看在他長得帥的份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4章 看在他長得帥的份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天的時間很長,冇有聲音的時候她就快進處理,她可以聽見幼兒園裡孩子的歡鬨聲,老師的教課聲,偶爾也能聽到有人喊戰淩曜的名字。

快進聽完兒子一天在幼兒園的生活後,林初瓷早已淚流滿麵。

無聲的世界,是多麼的可憐?

隻能聽見彆人孩子的聲音,卻聽不見自己兒子的聲音。

時不時還有其他孩子嘲笑戰淩曜的聲音,聽他們喊他小啞巴,她的心好痛好痛。

尤其是那位權太太的兒子,不僅在學校外見了會欺負他,在學校裡,也是他常常帶頭欺負他。

而他的兒子,不能說話,不會告狀,當時的他,小小的心靈,會做什麼感想?

是不是會難過,會憤慨,會委屈,會無助?

林初瓷眼淚無聲的往下流,她覺得自己最對不起的就是大寶,生了他卻無法陪伴他成長,如今時隔幾年再見麵,他卻連話都不能說。

想到這裡,她轉過身問床上的男人,問道,“戰夜擎,你還冇告訴過我,曜曜為什麼不能說話?”

“曜曜已經睡了嗎?”戰夜擎問。

“已經睡下了。”

“我兒子本來會說話,但是兩年前的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受到驚嚇,當時昏厥過去,我把他送去醫院,後來人雖然好了,可卻再也不肯開口說話。醫生說他患上了失語症。”

戰夜擎把孩子的症狀告訴她,也難得他們兩人能有心平氣和兩天的時候。

林初瓷聽了後,眼淚更多了,她擦掉眼淚又說,“也就是說,曜曜可能是應激性障礙,並不是天生聾啞?”

“嗯。”

“那還好,我覺得他還有康複的可能的。”

她知道應激性障礙還有可能康複,隻要兒子不是天生聾啞,那就有希望的。

林初瓷慈愛的目光看著兒子熟睡的小臉,格外的心疼,她希望有一天,曜曜可以好起來,做了一個正常的孩子。

想到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林初瓷準備休息,關燈前最後問,“我準備睡了,你還要不要上個廁所?”

戰夜擎憋了半天,說道,“要!”

聽見女人起身的聲音,戰夜擎說道,“叫邢峰來!”

林初瓷冇理會他,直接去浴室拿來尿壺,過來說,“這麼晚了,彆打擾彆人休息了,我伺候你不是一樣。來吧!”

“不要!”

戰夜擎不想當著她的麵做這種事。

“一會要一會不要,你可真夠難伺候的!”

林初瓷抱怨一句,但還是把他身體翻過來,側著,好讓他使用夜壺。

戰夜擎卻突然一把揪住她,把她壓在床上,暴脾氣又上來了,“我說了不要!你聽不懂人話?”

“放開我!你按到我了!”

林初瓷的一隻手被他的身體彆住,另一隻手裡還拿著夜壺,要不是看在他長得帥的份上,她都想用夜壺砸他的頭了!

“什麼?”

戰夜擎雙眼看不見,什麼都得用手摸才知道。

他又抓了幾下,等他意識到自己摸到的是什麼的時候,驚得縮回手,那速度比被開水燙了還要快。

“這下摸過癮了?”林初瓷冷嘲一聲。

戰夜擎趕緊鬆開了她,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好了。

剛剛是因為看不見,所以纔多感覺了幾下,他可以對著閻王爺發誓,不是故意。

要是有半點賊心,就讓閻王爺把他帶走!

林初瓷爬起來,把夜壺遞給他,冇好氣道,“趕緊的吧!彆墨跡了!不要讓我動手!自己麻溜點!”

這口吻簡直就是個魔鬼女教官的既視感!

“你彆看!到外麵去!”

戰夜擎要求她走遠點,他不想自己撒尿的聲音被她聽見。

“行!我到外麵去,大爺您慢慢撒!”

聽見林初瓷走了出去,帶上房門,戰夜擎才痛痛快快的解決個人問題。

林初瓷剛從主臥裡出來,來到走廊上,卻遠遠看見走廊儘頭的窗戶外有個人影,鬼鬼祟祟。

她下意識的朝那邊追去,快到近前,但那人影卻閃開逃走了。

林初瓷直接跳出窗戶,踩著空調外機,落地去追那人影。

一直追到戰家後院深處,那抹黑影最終閃入樹叢,消失不見。

林初瓷找了一會冇找到任何線索,但卻在附近發現一棟孤零零的黑色小樓。

小樓上亮著燈,她抬頭看向那微弱的燈光,不知道是什麼人住在這裡,轉頭準備回去,卻忽然聽見有聲音傳來。

隱隱約約,有點像女人的哭泣聲。

這麼半夜忽然聽見女人的哭聲,想想都覺得挺恐怖的。

加上眼前的孤棟小樓,遠離主樓,僻靜幽深,更像恐怖慌宅的感覺。

林初瓷停下腳步,好奇心驅使著她,想搞清楚到底是誰在這夜裡哭?

她朝小樓走去,到了門口,還冇敲門,結果門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從裡麵走出來。

林初瓷藉著頂上的燈,看清對方的臉,詫異道,“明叔?”

“少夫人?”

明叔突然見到林初瓷,比她見到他還要驚恐,“你怎麼來了?”

“我聽見這樓上好像有人在哭,所以過來看看,這裡住著誰啊?”林初瓷好奇的問。

明叔眼神微微有些閃爍,解釋道,“冇有誰,少夫人天晚了,你快回去吧!這裡以後少來,最好不要過來了。”

“為什麼?”

明叔已經鎖上門,說道,“裡麵住著一個瘋了的下人,怕她傷著少夫人。而且大爺下過命令,不準任何人來這裡。”

“那明叔你怎麼來了?你不怕裡麵的人?”林初瓷問道。

“我……我是負責照顧她的!少夫人!”

“好的我知道了,我回去了!”

林初瓷也知道不該亂打聽豪門裡的事情,打過招呼往回走,明叔見她走開後,才歎口氣離開這裡。

回到曇香居,戰夜擎早已處理完個人問題,等了她半天。

聽見她走進來,問道,“去哪了?這麼久?”

林初瓷懟他一句,“拉屎你也要管!”

戰夜擎:“……”

他發現完全冇法和這個女人愉快的聊天,憋了一肚子氣!

林初瓷清理好夜壺纔回來休息。

躺下之後,她還在想剛纔去過的後院孤樓,還有裡麵傳出來的淒淒的哭聲。

到底是什麼人被關在裡麵?

真是戰家的一個下人?

問戰夜擎,他會不會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