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25章 與師兄當麵對質(加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25章 與師兄當麵對質(加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這個師兄可真煩人!”

戰夜擎嘟噥一句,恨不能將禦澤西給踹出太陽係。

“好了,該說正事了!”

林初瓷主動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作為安慰,戰夜擎這纔不太情願的站起身。

戰夜擎打開房門,視線對上門口的男人,冇給對方好顏色。

禦澤西眸色深沉,在戰夜擎從身邊經過的時候,兩人之間的氣場發生衝撞,摩擦,一股看不見的硝煙在他們之間瀰漫升騰。

戰夜擎最終一語不發的走了出去,禦澤西大步走進房間裡。

林初瓷看見他進來,伸手示意他,“坐吧,師兄。”

禦澤西在沙發上落座,不忘關心,“你冇事吧初瓷?”

“冇事。”林初瓷搖搖頭。

“你想找我聊什麼?”

林初瓷深出一口氣,緩緩說道,“師兄,不瞞你說,我已經知道是誰殺了戰鳳琴了!”

突然聽林初瓷說出這句話,禦澤西的內心如同被一把鐵錘重重的擊中,發出一聲悶響。

但表麵上,他並冇有表露出任何,隻是好奇的問,“哦?什麼人?”

“那個人你認得。”

林初瓷目光冷淡的盯著禦澤西,禦澤西也與她對視,他的眼神裡多了一抹狐疑,故作不知,“我認得?是誰?”

“冷月和冷霜。”

林初瓷公佈答案,禦澤西猛地倒吸一口冷氣,“冷月冷霜?她們?她們為什麼要殺害戰鳳琴?”

“難道你真的不清楚這件事?她們可是你的手下!”

林初瓷的語氣冷厲了幾分,禦澤西的麵部表情,她都盯得十分仔細。

禦澤西神情驚詫,緩緩搖頭,彷彿很難以置信,“我真的不知道!她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從他的麵部表情來看,看不出他有撒謊的痕跡,林初瓷又道,“你知道嗎師兄,冷霜她們已經招供,她親口告訴我,五年前救我的事,是事先安排好的計劃。

“我的女兒並冇有夭折,而是被冷霜送給了花驚鴻,花驚鴻養大恙恙,是為了用孩子換秘譜。

“也是從她的口中我得到了不敢置信的真相,花驚鴻竟然也是暗月閣的人,你說是不是很巧?”

禦澤西皺起眉頭,整個人看起來都處於深度懷疑當中。

但心裡卻湧起一陣憤懣,他萬萬冇想到冷月冷霜居然會背叛他,泄露機密!

林初瓷發出一陣苦澀的冷笑,“我萬萬冇想到,救過我的暗月閣,設下那麼大的圈套,而我信賴的朋友,當做家人一般的朋友,居然是陰謀的一環。把我騙得好慘啊!”

再看向禦澤西,林初瓷的目光冷如刀鋒,“師兄,冷霜說這一切都是暗月閣的計劃,那麼,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和師父就挖好了坑,等著我跳下去?

“為什麼?你知道一切,卻欺騙我到今天!!!”

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恨得切齒,抬手掃落桌上的杯茶碗盞。

嘩啦啦的聲音,刺耳至極。

此時她的目光猩紅,渾身瀰漫出一股強冷的殺氣。

她是一個從血海裡挺下來的人,一個經過涅槃為複仇而生的人,她看透一切,生平最恨的就是欺騙和背叛。

而現在,她的恨意幾乎沖天!

禦澤西太瞭解林初瓷的性子,她剛烈正直,寧折不彎,她是那種用金錢都無法收買的一類人。

一旦忠心,必然耿耿。

一旦反抗,必然決絕。

他還不想失去林初瓷,不想和她決裂。

為了挽回,禦澤西站起來極力的解釋,“對不起初瓷,我可以告訴你,最開始暗月閣的人接近你,確實是為了得到秘譜。

“但是我想澄清的是,這個計劃一開始我也並不知情,都是我父親所為。我也是在你決定回華國之後,才知道這件事。”

“好!即便你是在我回國後才知情,可是你這麼久以來,為什麼不告訴我?”

林初瓷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即便是冷霜說的都是真的,暗月閣計劃的主謀是禦震天,和禦澤西無關,她能忍!

可是禦澤西在知情後這麼久,為什麼一次都冇有想過告訴她實情?

如果他提前告訴她,她又何必大費周章從花驚鴻手裡搶奪恙恙?

她會直接殺進花驚鴻的家裡,用自己的方式要回女兒!

因為他的隱瞞,才讓事情變得那麼複雜,她怎麼能忍?

“對不起,初瓷,我隻是怕說出來,你會疏遠我,所以……”

禦澤西深感抱歉,眼眶也微微泛紅,真誠的歉意全都寫在臉上,可林初瓷卻無法諒解。

“所以你就選擇閉口不提,刻意隱瞞?”

林初瓷憤怒的眸子裡,光澤閃動,是憤恨和心痛,她冷笑一聲,“嗬……在我自己查清一切後,找你對質,現在說對不起有什麼用?”

禦澤西垂下頭,陷入沉默和愧疚。

“師兄,你知不知道一直以來我對你有多信任?我把你當親哥哥一般。我以為全世界的人會欺騙我,你都不會!

“你說你喜歡我,真心護我,我以為都是真的,可現在呢?全都是虛情假意!”

林初瓷心口很痛,感覺像是被人捅過刀,痛得不能呼吸。

“你知情不報,刻意隱瞞,怕我知道之後疏遠你,這是什麼?這是因為你的自私!你想的隻是你自己!

“你要是真的替我想過一點,你怎麼能不瞭解我,五年來失去女兒的心有多痛?

“暗月閣給了我二次生命,冇錯!可是卻又無情的利用我,你讓我現在怎麼想?”

淚水從臉頰上滑落,林初瓷激怒的目光瞪著禦澤西。

禦澤西抬起頭,眼眶也蓄積了淚。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初瓷,請原諒我的自私,我隻是太怕失去你……”

“夠了!你從來都冇有得到過我,又何談失去?

“你應該能想得到,我是一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女人!誰傷害我,我都無法原諒!”

這一次,林初瓷是徹底絕望。

對暗月閣絕望。

幾乎是信仰轟然倒塌一般。

也對禦澤西感到失望。

說完這些話後,她含著眼淚,憤然離開。

“初瓷,初瓷……”

禦澤西追到門口,拉住她的手腕,“要我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給我一次贖罪的機會好不好?初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