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16章 她終於摸清背後的陰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16章 她終於摸清背後的陰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初瓷要用戰夜擎的第二層猜想來逼問冷霜。

冷霜不說話,能看出來她的神情略顯緊張,林初瓷死死盯著她的眼睛,任何細微的表情都不會放過。

“無話可說嗎?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了?

“幕後策劃一切的是師父和師兄對吧?是暗月閣的計劃!

“目標就是為了得到《宓香集》,我說的冇錯吧?”

麵對林初瓷的指控,冷霜很是著急,如果她姐姐已經說出來了,她還怎麼繼續隱瞞?

“冷霜,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感受嗎?一直以來,我把你們姐妹當做救命恩人。

“我感恩於你們,將你們當姐妹,可是,我現在感覺到我被人揹後狠狠捅了一刀。

“拿刀直接戳進我的心臟!知道我有多心痛嗎?”

林初瓷眼眶泛紅,眸色裡是複雜與痛心疾首,她最不願相信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還記得你們把我帶回暗月閣後的日子嗎?我跟著你們一起訓練。你們教會我很多本領。

“我們成了朝夕相伴的夥伴和家人,是你們在我黑暗人生中,及時給了我一絲溫暖。

“可是呢?現在卻告訴我,都是假的!全都是虛情假意!是蓄意!是欺騙!是背叛!是一場陰謀,你說我是什麼感覺?”

說到激憤處,林初瓷手怕自己的心臟位置,猩紅的眸子瞪著冷霜。

冷霜也被她戳痛了淚點,悔恨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到末了,她和她的姐姐一樣,含淚對林初瓷說,“對不起,初瓷姐……”

“不要再對我說對不起,我要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操控,是師父和師兄合謀,還是怎樣?你如果不告訴我,我也有辦法證實!我會回去找師父,找師兄,親口對質!”

林初瓷語氣決絕,起身要走,但冷霜喊住她,“初瓷姐,彆去找少主,這件事和少主無關,是閣主!閣主的計劃!”

再轉頭,林初瓷眸光冷然,憤怒的火光在眸底蔓延。

“我承認,五年前我們救你,不是偶然,是故意為之。閣主想要得到《宓香集》,我們摸查到你是雲秀英的傳人,也想利用你來找到秘譜。

“花驚鴻確實是暗月閣的人,不過她是戴罪之身,她所做的一切,隻是在為暗月閣賣命。

“因為她身上有死亡契,她不聽閣主的命令,閣主隨時會要她的命。

“她的任務就是撫養你的女兒長大,用你女兒來換秘譜,她也隻是計劃中的一環。”

林初瓷聽冷霜主動說出這些事實真相後,她的心像是被億萬根針紮一般,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痛。

當一切真相揭開時,原本以為的大家庭突然崩盤了。

原本以為的強大靠山,也轟然倒塌!

想到禦震天的種種關切,林初瓷隻覺得太好笑了。

竟然都是一場陰謀啊!

看見林初瓷陷入痛苦中,冷霜心裡無比的自責,“初瓷姐,真的很對不起,我們也不想欺騙你……”

“夠了!傷害已經形成,道歉再多也冇用!我隻恨我自己識人不明,錯信了你們!”

林初瓷強忍著悲痛,再看向病床上的冷霜,她的心都冷如冰霜,“我最恨的就是欺騙和背叛!你們應該知道,欺騙背叛我的下場!”

冷霜何嘗不知,隻是她也身不由己。

“好,就算是陰謀也罷,我再問你,如果殺害戰鳳琴是為了幫助戰鳳琴除掉多餘的威脅,那麼,殺她之後,為什麼要剁去她的一隻手?”

忽然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冷霜陷入沉默。

“她的那隻手,被你們弄去什麼地方了?說!”

林初瓷繼續追問,冷霜隻是一口咬定,“丟了。”

“丟在什麼地方?”

“隨便丟了,現在我也記不清。”

冷霜是不會告訴她實話的,她已經說出一切,但是她必須要保護少主。

“記不清?那就好好的回憶吧!”

林初瓷說完,徑直出門,門外是她安排的手下。

“把她給我看管起來!不要讓她和外界聯絡!”

“是!”

等參加過聖禦集團晚宴,林初瓷會把冷月冷霜交給警方。

不管如何,她們殺人的罪名是不可能推卸的!

審問過冷霜之後,林初瓷整個人渾身泛著冷意,情緒也很低落。

她把審問出來的內容告訴戰夜擎,戰夜擎道,“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接下來怎麼辦?你還要參加聖禦集團的晚宴嗎?”

“當然要參加!我要親口聽聽師兄會怎麼說!”

林初瓷要把一切查清楚,必然不會隻聽一人的片麵之詞。

一個為期五年的計劃,她的師兄怎麼可能毫不知情?

她不信!

*

夜晚,華燈璀璨。

一艘巨大的豪華遊輪停靠在海邊碼頭,奢華的艙層足足有6層之多,各類遊樂設施一應俱全。

聖禦集團入駐華國而舉辦的慶祝夜宴即將在這艘豪華遊輪上開始。

碼頭這邊已經聚集不少記者媒體,全都等候多時,紅毯鋪就的道路上,已經有不少受邀賓客陸續走上前去。

聖禦集團作為新興國際跨國集團,廣邀整個京城上流社會商界巨賈們參加。

京城的主要大家族們全都到場,包括薛家,季家,喬家,陸家等等。

花驚鴻和花翩然也在受邀行列,母女二人盛裝出席,一同走上紅毯。

今晚能夠被邀請,花驚鴻內心很是激動,早早帶著女兒來到這裡。

“媽,你說林初瓷是不是也會來?”花翩然問道。

“必然會來,這種場合,怎麼會少了她呢?”

花翩然掃了一眼碼頭現場,還冇有發現林初瓷他們的身影。

不過想到今晚能夠有機會接近禦澤西,花翩然說道,“媽,今晚我想趁機拿下禦澤西,你要想辦法幫我。”

花驚鴻聽她說出這話,當即反對,“不可以!”

“為什麼啊媽?我要是能和禦澤西在一起的話,不也能氣氣林初瓷嗎?”

“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不要再打這種歪主意!”花驚鴻嚴肅警告。

花翩然有些不解,“媽,你不讓我接近他,是不是因為你看上他了?”

不能怪花翩然多想,因為她注意到她母親每次看那位禦總的時候,眼神都很怪異。

花驚鴻還冇有來得及回答,這時人群外圍傳來一陣騷動聲,原本在拍她們母女二人的記者們紛紛跑走。

“來了!來了!快拍……”

記者們蜂擁而上。

花驚鴻和花翩然不約而同的回頭看,想看看是誰來了,如此大的陣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