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00章 查清他的來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00章 查清他的來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兩位,借一步說話。”

男人打了一個手勢,帶著他們走向比較安靜的地方。

“在下姓權,權舟橫,很高興認識你們。”

權舟橫主動朝戰夜擎伸出手,戰夜擎和林初瓷對視一眼,他們同時想到的是這次《宓香集》幕後提供者,貌似也姓權。

“權先生?”

戰夜擎與他握手,林初瓷也和他淺淺握了一下。

“不知道權先生為什麼那麼瞭解?彆說你就是拍品的提供者?”

麵對林初瓷的懷疑,權舟橫淡淡一笑,“林小姐聰明,這都被你猜到了。你們也看到了,這次的拍品是我提供,所以,我可以肯定,那份被盜走的確係仿本。”

“但你為什麼要那麼做?你用仿本來冒充真跡,讓我們這麼多人來競拍,難道你是想從中漁利?”

林初瓷對權舟橫的印象都壞了一些,一般人誰敢做這種缺德事?

公然造假?

也幸好剛纔冇有成交,不然戰夜擎白白花出10個億,卻買個假的,這不是坑人嗎?

“不,我隻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隻有你我聯手,才能得到真正的《宓香集》。”

林初瓷滿臉狐疑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對他無法產生信任。

戰夜擎也覺得這個男人有些深藏不露,“你說的聯手,就能得到真的秘譜,那麼,你知道真的秘譜在何處?”

“當然,就在雲家,林小姐應該對V國離城的雲家有所瞭解了吧?”

林初瓷終於明白了,哼笑道,“我知道了,你其實手裡並冇有秘譜,隻是偽造仿本,你這麼做的目的,隻是為了引我們出來,想利用我幫你拿到真跡,一切都是你的計劃!”

“我說了不是利用,是聯手合作,我要的並不是秘譜。”

權舟橫眉色嚴峻,語氣認真,無不在表達他的誠意。

“那你想要的是什麼?”

“雲家欠我的。”

權舟橫眼神中劃過一抹彆人看不透的顏色,“好好考慮考慮,你就不想為你的外婆討回公道?不想弄清楚《宓香集》背後的真相?”

見林初瓷沉默不語,權舟橫又抽出一張名片,塞給林初瓷,“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好了,可以隨時和我聯絡。”

權舟橫離開了,林初瓷和戰夜擎也要離開現場。

回醫院的路上,林初瓷疑惑重重,“這個權舟橫到底什麼來頭?為什麼要找我聯手合作?”

“等下我讓人好好調查一下他。從目前情況來看,他找你,必然是因為你是雲氏傳人的後代,回雲家名正言順,而他,缺少的正是這個。”

“嗯,有可能,查清他的底細再說。”

林初瓷也不會盲目相信一個才見過一次的人,這背後有冇有隱藏其他陰謀,也是他們迫切需要搞清楚的。

佳士得拍賣行發生突發事件,訊息已經上新聞,媒體都在做相關報道。

林初瓷和戰夜擎回到醫院,醫院這邊早就恢複秩序。

白龍和傾羽見戰夜擎回來,及時彙報,“戰爺,有兩名企圖襲擊者,我們隻抓到其中一個,另外一個人負傷而逃。”

“嗯,加緊搜捕!”

“是!”

林初瓷先去看望昏迷中的淩絕,確認弟弟安然無恙,才放下心來。

之後他們去看了那個企圖襲擊淩絕,被傾羽抓住的男人。

男人被捆綁著,頭上套著黑布罩,手下將黑布罩扯下來,露出一張沾血的臉龐。

“說,是什麼人派你來暗殺淩絕?”

戰夜擎質問對方。

淩西抬頭,狠狠的瞪了一眼戰夜擎,並不回答。

“嘴還很硬!”

戰夜擎一拳擊打在對方的腹部上,淩西疼得五官扭曲,但依然閉口不答。

傾羽回答道,“戰爺,當時這個男的,口中說是門主讓他來的,門主可能就是他們的幕後主使。”

戰夜擎點頭,再看向嘴硬的淩西,“我勸你最好老實回答,不然彆想活著離開!”

“讓我來對付他!”

林初瓷一把揪住對付的領口,“想來害我弟,我看你是在作死!”

戴上皮手套,林初瓷冇和對方客氣,直接用拳頭襲擊淩西的臉。

一拳又一拳,打得毫不手軟。

隻要想到她的弟弟差點被這些人暗害,她恨不能揪出他們的幕後,剷平他們的老巢。

淩西很快就被林初瓷打得臉上血肉模糊,最後一拳打過去,男人直介麵吐一口鮮血,幾顆牙齒也被吐了出來。

“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老實交代,否則我現在就讓你去見閻王爺!”

林初瓷氣恨的叫道。

淩西腦袋搖搖晃晃,被她打得快要歇菜,但他眼神依舊狠戾而不屈,隻是發出一陣狂笑。

接著,他的腦袋偏向一邊,咬下領子上的一枚鈕釦,快速吞下。

戰夜擎發現了,驚叫一聲,“他在咬釦子!彆讓他吃下去!”

傾羽一把捏住男人的下頜,想逼他把釦子吐出來。

但男人已經咬破釦子,短短幾秒,就嘔吐白沫和鮮血,垂下了頭。

傾羽試了鼻息,“戰爺,他已經死了!”

戰夜擎從對方領口另外一邊揪下鈕釦,觀察發現,“他吞的不是釦子,而是一種隱藏型毒藥。”

“太可怕了!”

林初瓷看著死去的男人,憤懣不已,這些人太過喪心病狂,殺人不成,竟然寧可服毒自殺!

到底他們背後的門主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殘忍的培養出這樣的冷血殺手?

她的弟弟航一也被這個組織培養,如果她冇有找回航一的話,那麼他要是授命執行任務,失敗時也這樣的下場啊!

隨著淩西的死亡,代表著線索再次中斷,林初瓷他們也隻能等待淩絕早點醒來。

*

聳入雲端的一座神秘古堡裡。

一個高大的身影,沐浴在清冷的光輝裡。

長袍加身,形如鬼魅。

在他麵前的鐵架上,站著一隻體型龐大的金雕,金雕眸中泛著凶猛的寒光。

越洋電話接通後,花驚鴻的聲音透出來,“主人,很遺憾,這次冇能得到《宓香集》,當時拍賣會出了意外,秘譜現在下落不明。”

“你的辦事能力越來越不行了啊!”

男人在喂金雕生肉,音色比寒冰還冷。

“那是因為林初瓷太難掌控,而且,總是和我作對!”

“你可知你敗給她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