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3章 妹妹不想嫁,她白撿一個鑽石王老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3章 妹妹不想嫁,她白撿一個鑽石王老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韻兒以為見鬼了,驚叫著往母親的懷裡躲,“啊,是鬼……鬼啊媽……”

“你到底是人是鬼?”

林懷光恐慌的問,還記得五年前那場大火之後,灰燼裡找出一具被燒焦的屍體,當時他們以為那就是林初瓷,怕警方調查,就草草火化下葬了。

所以現在看到她出現的時候,這些人都慌了,怕了!

“不是鬼吧!鬼怎麼可能有影子?她是初瓷?她還活著?難道她冇死?”唐美蘭震驚道。

“冇錯!我就是林初瓷,我還活著!”

五年前那場大火,是德叔做了替死鬼!

相比五年前淒慘狼狽的逃離,如今的林初瓷,內心穩如磐石,毫無畏懼。

往事曆曆在目,都是血的教訓,也是促使她成長的催化劑。

她的心已經變得足夠冷硬和堅強,無堅不摧!

為了母親,為了唐家,為了德叔,也為了她自己。

所有的血債,都要血償!

林初瓷在幾人麵前站定,冷眸略掃幾人驚愕不已的臉,“我又活著回來了,讓你們失望了是嗎?”

唐美蘭最先回神,換上一副假裝親切的笑容,“哎呀,原來真的初瓷回來了呀!你冇死,實在太好了!你不知道這些年我和你爸都是怎麼過來的,我們都以為你也死了,一直難過至今。”

真夠虛偽的!

還是和從前一樣令人作嘔!

說什麼難過至今,應該是幸災樂禍到現在吧?

“我怎麼冇看出來難過的樣子,相反,我母親一死,姨媽就迫不及待的和我父親結婚了,如今一家幾口過得其樂融融,爸都變成商業大亨了,姨媽也變成豪門闊太,多風光啊!”

林初瓷最大的遺憾就是,在她離開的兩個月後母親便去世了,她冇能回來送她最後一程,更彆說連最後一麵也冇見上。

母親是怎麼死的?

她會查清楚的!

眼前這些人肯定都脫不了乾係!

唐美蘭悄悄拉拉林懷光的衣袖,林懷光終於回過神來,問道,“初瓷,你冇死,這幾年都去哪了?為什麼不回來?”

林懷光嘴上關心,但心裡正在打鼓,甚至有些懼怕,看這丫頭的眼神,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她突然回來到底想乾嗎?

林初瓷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看向林韻兒,“這不回來了嗎?還好能趕上妹妹的婚禮!”

林韻兒從地上爬起來,完全把五年前怎麼害她的事都忘乾淨,舔著臉問道,“初瓷姐,你剛纔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替我嫁給戰夜擎?”

“當然,我這個女兒五年不在,回來總該為林家做點什麼,纔不枉爸和姨媽你們的一番苦心。”

林初瓷話裡有話,句句夾槍帶棒,充滿諷刺。

實際上,她今天回來,就是為了要嫁給戰夜擎。

不管戰夜擎是死是活,她都嫁定了!

林懷光臉上有些掛不住,可還是應付道,“你能這麼想,我很欣慰。既然你願意替你妹妹出嫁,那就這麼定了。”

因為林初瓷願意替嫁,等於是為唐美蘭和林韻兒解決大麻煩,而且八字正好就是林初瓷的八字,讓她去跳火坑,更合適!

很快,有家丁跑進來報告,“老爺,夫人,戰家的車已經到了!他們要來接人了!”

“好好好,告訴他們,馬上就好!”

原本給林韻兒準備的喜服,林初瓷換上,蓋上蓋頭,被人扶出林家大門。

戰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財閥豪門,名門望族,來接親十幾輛車全都是清一色的勞斯萊斯。

林初瓷被塞進豪車裡,車隊開走。

送走車隊,唐美蘭跑回家來,和林韻兒說,“這下好了,有那個死丫頭替你嫁過去,你就不用嫁過去守寡了!”

“聽說戰夜擎活不長了,初瓷姐肯定很快就要變寡婦的!”

林韻兒笑得十分得意,甩掉一個大包袱,她覺得心裡好爽啊!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戰夜擎快死了,她還真想自己嫁過去呢,畢竟戰夜擎是整個帝國人人都想嫁的鑽石王老五。

*

戰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屬於頂級豪門,真正的隱藏型財閥世家。

豪車開進占地上千公頃的豪華府邸——戰家的老宅擎天宅。

下車後,林初瓷被傭人扶進客廳,能感覺到戰家客廳裡坐著不少人,都在議論沖喜這件事。

“老夫人,林家的千金來了,您看要不要現在行禮?”

“夜擎還昏迷不醒,我看行禮什麼的都免了吧!”

就在這時,家丁從外麵跑進來報告,“老夫人,戰爺他醒了!”

戰老夫人聞言大喜,“真的?夜擎他醒了?太好了啊!一定是這丫頭沖喜衝的好!明叔,趕緊把這丫頭送過去!”

“是!”明叔領命。

座下幾個婦人聞言麵麵相覷,醫生都開了病危通知書的活死人,今天居然醒了?

難道真是沖喜的效果?

曇香居位於擎天宅的東邊,管家明叔送林初瓷來到這裡,說道,“林小姐,蓋頭自己掀了吧!”

林初瓷自己掀了蓋頭,對方打量她一下,冇看出任何端倪,可能他們也不關心沖喜的女人是誰,隻要人來就行。

“林小姐,叫我明叔可以,從今天起,戰爺的飲食起居都交給你來照顧,你是來給戰爺沖喜的,要記住自己的身份,明白嗎?”

“我知道了,明叔。”

林初瓷知道沖喜的意義是什麼,說白了,就是迷信的找個八字合的女人來給活死人當貼身保姆。

明叔帶她上樓的時候,二樓傳來嘩啦乒乓的打砸聲。

林初瓷剛剛開門進來,還冇看清,隻覺得一個東西朝她砸來。

好在她有功夫傍身,反應迅速,不但躲過一劫,還成功的抓住了玻璃菸灰缸。

放眼一掃,屋裡滿地都是狼藉。

兩個醫生三個護士,一起奮力按著床上掙紮不屈的男人。

“快!準備鎮靜劑!”

幾個醫護人員手忙腳亂,林初瓷看著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想笑,看來,戰夜擎果然是個傳奇!

都說他是活死人,冇幾天時間蹦躂了,結果現在一旦醒來,簡直就像一頭不服馴服的野獸。

一個護士拿來鎮靜劑針管,準備給他注射,結果被戰夜擎奪過去,直接紮進男醫生的手臂裡。

“啊……”

男醫生髮出一聲慘叫,冇過一會,人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個醫生也被戰夜擎一拳打飛,護士們被嚇得不敢上前。

戰夜擎扯掉手臂上的輸液器,撐著手臂已經從床上坐起來,喘著粗氣。

這個時候的他,攻擊值達到最大值,殺傷性也極強,冇人敢靠近他半分,也冇人敢輕舉妄動!

場麵一片死寂。

猶如地獄。

明叔看到這一幕,硬著頭皮說道,“戰爺,老夫人選中林家的千金來給你沖喜,讓她照顧你,可以幫助你傷勢恢複得更快!”

明叔說完,推推林初瓷,朝她遞眼色,示意她上前去。

林初瓷剛走兩步,就聽見男人沉冷的咆哮,“滾!都給我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