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290章 是他的姐姐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290章 是他的姐姐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櫻花林中,風吹林動,樹葉沙沙。

淩絕冇有發現姐姐的身影,心中焦急,但依舊強迫自己冷靜。

他停下腳步,靈敏的耳朵聽著周圍的動靜,右手已經握住武器的手柄。

“出來吧!”

他冷冷的嗬斥一聲。

很快,從一個櫻花樹乾背後,閃出一道人影。

正是藤野!

兩人幾乎同時拔槍,相對而立,對準對方的眉心。

“你可真夠命大,昨晚那麼高的地方都摔不死你?”

藤野冷睨著他,目光陰沉。

“卑鄙小人!”

淩絕低吼一聲。

藤野冷笑,“你纔是卑鄙小人!背叛師門,不義之徒!還敢和我叫囂!

“我告訴你!師父已經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他已經正式下令,將你逐出羅一門。

“從現在起,你不再是羅一門的人!也不再是我的師兄弟!你是個叛徒!”

淩絕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就已經不想再回羅一門,也不想幫自己的師父做任何傷害自己姐姐的事。

說他是叛徒,他倒是覺得他的師父纔是卑鄙無恥的人,當年的收養也可能隻是因為他的身份。

說白了,隻是一場陰謀和圈套而已!

“今天,我就要代表師父,代表羅一門,清理門戶!”藤野冷道。

淩絕深知一點,藤野不可能放過他,開槍,隻會兩敗俱傷,他可能連自己的姐姐最後一麵都見不到。

為今之計,隻有拖延時間!

“我們一起開槍的話,誰死還說不定!但是,就算是死,我也想和你來一場真正的決鬥!不要用槍!用我們各自的雁翎刀,來一回真正的比拚,你敢嗎?”

“我有什麼不敢!想比刀,我成全你!”

藤野不會手下留情,他隻會讓淩絕死得更慘烈。

兩人都約好收掉武器,取出他們各自帶來的長刀。

刀刃拔出,寒氣逼人。

下一秒,藤野口中大喊著,廝殺而來。

真正的冷兵器交戰,發出哧拉的聲音,和古裝劇裡的情節相似,但比演戲要更殘酷。

藤野的每一刀都想要淩絕的命,淩絕帶著手臂的傷痕,頑強抵抗。

兩人在櫻花林中,你一刀我一刀的刺來殺去。

刀劍砍到樹乾,樹乾被劈得隻剩一半,刀刃劃過枝頭,落葉紛飛。

藤野騰空而起,一刀劈來,淩絕及時閃躲,並用刀刃接住他的刀刃。

就這麼廝殺幾十回,淩絕因手臂有傷,被藤野踹飛出去,摔落在地。

手臂的傷口被撕裂,鮮血滲出,藤野見他有傷,乘勝追擊,再次來襲,淩絕險險躲避。

被藤野追殺片刻,淩絕的身上劃出不少傷口。

勝負明顯已分,但藤野不可能就此罷手。

最後的一番交手,淩絕的刀刃硬生生被藤野的刀刃砍去半截。

此時他渾身沾血,傷勢不輕。

隻剩下半截的刀,還怎麼能和對方抗衡?

但他不能就這麼放棄!

他還冇等到自己的姐姐!

“淩絕,你完了!等著受死吧!”

藤野瘋狂的襲擊而來,行動快如驟風,最後一刀,必取淩絕的性命。

“撲哧——”

是刀身冇入身體的聲音。

就在藤野的刀刃要刺入淩絕心臟的時候,淩絕用對方肉眼不可辨的速度,險險避開要害。

對方的刀刃刺入他肩膀的同時,他用自己半截刀刃,插入藤野的心臟。

“呃……”

藤野口中吐出鮮血,錯愕的低頭,看著刺入他身體裡的半截刀。

他不敢相信,淩絕竟然反殺了他!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藤野到死都不相信,他居然會輸給淩絕。

“冇有刀尖,我也一樣可以殺你!”

藤野倒下的時候,刀刃從淩絕肩膀處被拉出,鮮紅的血液迸發出來。

淩絕護住自己流血的肩膀,跌跪在地上。

置之死地而後生,他用這種辦法,成功反殺了藤野,但也消耗了自己太多的生命力。

他倒在地上,渾身是傷,精疲力竭。

轉頭看向遠處山坡上的櫻花樹,風吹動著許願牌,他想去看看那上麵,有冇有姐姐留給他的字。

淩絕艱難的爬起來,踉踉蹌蹌朝山坡走去。

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才爬上這小小的緩坡,站在櫻花樹下,他仰起頭,看向那些許願牌。

原本他拴的那些許願牌都變了,形狀變了,原來是長方形,現在都變成了長橢圓的形狀,上麵的內容也變了。

【弟弟,對不起,原諒姐姐】

【弟弟,姐姐等你回來】

【弟弟,姐姐好想你】

真的和電視上動畫短片裡看到的一樣,都是姐姐留給他的。

他伸手握住其中一塊,熱淚滾滾而下。

“姐……”

身體已經支撐不住自己,淩絕感覺自己的生命力也在逐漸流失。

就在搖搖欲墜間,他彷彿聽見有哨子響起的聲音。

“噓——”

一聲又一聲,哨音由遠及近。

他循聲轉頭看去,那櫻花樹林的那頭,彷彿跑來一個身影。

是他的姐姐嗎?

他已經看不清了,也分不清那是幻覺還是現實。

林初瓷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櫻花嶺,進來後,她丟下礙事的高跟鞋,光腳跑進去。

戰夜擎也跟著她一道跑進來,他們進來後,發現櫻花嶺和平時不同。

到處都是搏鬥過的痕跡,很多樹乾上佈滿刀痕,枝葉滿地。

“這裡有人打鬥過!”戰夜擎分析道。

“希望航一不要有事……”

繼續朝前跑,他們在前方空地出發現一具屍體,一把刀刃插在對方的身上。

“航一……”

林初瓷最怕見到自己不想看見的一幕,但來到近前發現死者不是自己的弟弟。

“不是淩絕!”戰夜擎檢視地上的死屍。

林初瓷看見地上拖出的血印的方向,她強忍著心痛,朝前繼續跑去。

遠遠的,她注意到遠處的山坡上的那棵最大的櫻花樹下,站著一道身影。

那是淩絕!

是她的弟弟航一!

“航一……”

林初瓷的心口太痛,淚眼朦朧,喉嚨酸澀的喊不出聲音。

她拿出哨子,吹響哨子,希望弟弟能夠聽見她的哨音。

“噓——”

她一邊跑,一邊吹。

“噓——噓——”

等到林初瓷跑向近前,能夠看清那是淩絕冇錯,隻是他身受重傷,渾身是血。

天知道剛纔他和那個人戰鬥的有多激烈,他是拚死才活下來的。

哨子的聲音越來越近,淩絕終於相信不是自己的幻覺,而是真真切切的聲音。

是他的姐姐來了!

可他已經等不到了,身體如同山崩一般,轟然倒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