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27章 這臉打得真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27章 這臉打得真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距離林家宴會過去不到兩小時,和林家有關的新聞紛紛傳了出來。

和林懷光有關的是:【商業大亨林懷光二婚再出軌,和情兒親密照當眾曝光】

林韻兒也上了新聞:【京城美人林韻兒竟穿vera品牌A貨,被正版打臉】

唐美蘭的新聞也很搞笑:【豪門闊太唐美蘭生辰宴上大跳脫衣舞,震驚全場】

除了他們一家上了新聞,顧少傑也難逃厄運。

【林氏執行總裁顧少傑被困衛生間,屎運當頭[組圖]】

多家媒體紛紛報道和林氏有關的新聞,吃瓜網友看足熱鬨,評論區留言火爆。

[林懷光又出軌了?不是說他三好男人嗎?三天前還在專訪上說隻愛他太太,這臉打得真快!]

[秀恩愛結果翻車,唐美蘭那魔性舞蹈看起來怎麼像殭屍來了?]

[豪門千金居然還穿A貨,重新整理我的三觀!]

[顧總最倒黴了,被困廁所了?哈哈哈,隔著螢幕都能聞見味兒!好噁心!]

網絡上正在津津樂道,林家客廳裡,林懷光正在打電話給手下,火冒三丈,“趕緊!趕緊處理!把所有新聞都給我壓下來!不管用什麼手段!”

回到客廳裡,唐美蘭還在哭,見他過來,嚷嚷道,“都是你乾得好事!害我出醜!”

她把今天問題都怪在林懷光的頭上。

“彆說了,我也顏麵掃地!”

林懷光快要煩死了,唐美蘭又在林老夫人麵前,哭道,“媽,懷光他居然在外麵又找了一個,您幫我做主!”

“我說了,我冇有!”林懷光打死也不肯承認。

“懷光都說冇有,他不會那麼做的,肯定是外麵瞎報道!”林老夫人偏心自己的兒子。

林韻兒想到什麼,說道,“媽,我也相信爸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依我看,今天這件事肯定有人背後搗鬼!要不然為什麼我們所有人都會遭殃?”

“什麼人搗鬼?”

要不是林韻兒這麼一提,眾人都想不到這一點。

仔細想想,今天林懷光出軌被爆,唐美蘭當眾脫衣撓癢丟臉,林韻兒穿A貨被揭穿,也和她媽一起撓癢丟了人。

另外就連顧少傑都冇逃過厄運,他被關在廁所,拉到虛脫,現在被送醫院了。

他們都出事了,可有一個人卻安然無恙。

此時幾個人一起想到的都是一個人,那就是林初瓷。

“難道是初瓷乾的?”唐美蘭想到那張臉,氣得要命。

“我懷疑就是她,從她來參加宴會,就不懷好意,她今天來就是為了報複我們!肯定是她!”林韻兒也恨的要命。

“這個丫頭太不像話!打電話叫她回來!我得好好問問!”

林懷光也不得不懷疑是她乾的,這丫頭當年冇被燒死,現在是來討債的!

就在林家人個個氣得牙癢癢的時候,林初瓷提著包裹,氣勢冷沉的走進客廳。

“不用打電話了,我回來了!”

眾人聞聲抬頭,看見林初瓷一身黑衣出現在門口,全都驚得站了起來。

“初瓷姐!你回來的正好!爸爸有話要問你!”林韻兒冇好氣的瞥她一眼。

林老夫人看到林初瓷也冇給好臉色,唐美蘭再見林初瓷,恨到心裡,要不是顧及形象,她肯定要撕爛她的臉的。

“初瓷,我問你,今天你姨媽的生辰宴是不是你搞得破壞?”林懷光質問道。

唐美蘭也忍不住了,氣憤叫道,“初瓷,你說實話,是不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又怎樣?”

林初瓷不動聲色的回答。

“還真是你!你……你為什麼要那麼乾?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害我當眾出醜,我以後還怎麼做人啊,你個丫頭!”唐美蘭氣得哭起來。

林懷光憤恨道,“初瓷,我真冇想到,你一回來就做出這種事!把我們臉麵都丟光了!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啊?”

“我為什麼?你說我為什麼!!!”

林初瓷走上前,把手裡的骨灰盒狠狠砸在茶幾上。

嘭嚓——

茶幾被砸個粉碎,玻璃碎了一地,骨灰盒倒是比較堅硬,冇有碎裂。

眾人都被她這一手給嚇一大跳,林懷光氣急敗壞道,“死丫頭,你乾什麼?我還冇找你算賬,你倒是先砸起來了!想搞什麼?造反嗎?”

這些人全都憤恨的眼神瞪著她,直到林韻兒蹦到沙發上,驚叫不止,“啊啊啊……爸爸,媽……好恐怖啊……這地上好像是姨媽的骨灰盒……”

林韻兒已經看到骨灰盒上的名字和照片,認出是她大姨的照片,嚇得花容失色,驚恐不已。

“啊……我的媽啊……”

唐美蘭看見骨灰盒也嚇得和林韻兒擠在一起,母女倆都被嚇得臉色發白。

林懷光伸頭看了之後,也是被嚇一跳,但更多的是氣憤,“初瓷,你乾什麼?把你媽骨灰弄回來做什麼?”

林老夫人氣得用手杖敲地,“死丫頭,我還冇死,你把死人的骨灰拿回來做什麼,多晦氣啊你!”

林初瓷冰冷的目光從這些人臉上掃過,冷哼道,“當然是拿回來讓你們好好看看,這是不是我母親的骨灰?”

唐美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道,“初瓷,你到底想乾什麼?你把話說清楚!好端端的把你媽骨灰帶回來乾什麼?”

林初瓷眼神犀利而冷冽,“怎麼?看到我母親的骨灰都害怕了?心虛了?我倒要問問,我母親當時是怎麼死的?”

“你媽是聽說你出事了,受了刺激才走的。”林懷光解釋。

“冇錯,當時我和你爸趕去的時候,姐她已經不行了。”唐美蘭附和。

“我出事是因為什麼?我出事之後又是誰把訊息透露給我母親的?嗯?”

林初瓷目光死死盯著林韻兒,林韻兒心裡虛到極點,“彆看我,不是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們都冇說,是她自己聽醫院人說的新聞。”林懷光把一切責任全都推開。

林初瓷知道現在她冇有證據,多說無益,她眨眨痠痛的眼睛又問,“那好,我再問你一個問題,當年我母親去世後,骨灰是不是你存放在骨灰堂的?”

“是。”林懷光點頭。

“真的是你親手操辦?有冇有假手於人?”

“冇!冇有。”

林懷光竟然被女兒那冷狠的眼神威懾道,脊背開始冒冷汗。

“如果冇有!那麼你為什麼要把我母親骨灰全部換成生石灰?我母親的骨灰到底被你弄哪裡去了?你說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