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26章 好心辦了壞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26章 好心辦了壞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媽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景川趴在地上,看著滿地的骨灰,非常難過,是他好心辦了壞事了。

“小川少爺!”

青霄和眾人也都冇來得及反應,見此情形,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林景墨看到弟弟乾了蠢事,無奈的搖搖頭。

林初瓷皺著眉頭走過來,先把兒子扶起來,看看他冇摔傷,再看向地上的骨灰。

眼淚一顆一顆落下來,心裡特彆的難過。

可是,是自己的兒子弄灑了骨灰,她總不能把小川打一頓。

“對不起,媽媽……”

林初瓷隻能用手一點一點把骨灰捧進骨灰盒裡。

林景川自責死了,也哭著叫道,“對不起外婆,小川不是故意摔您的,對不起……”

“林總,我來幫您!”

青霄找了工具過來,正準備蹲下來幫忙,但卻聽見林初瓷突然驚叫製止,“青霄!彆動!”

青霄愣了一下,他以為林總是想自己一個人完成,但接下來林初瓷的舉動令他詫異。

林初瓷舉起雙手聞了自己手上骨灰的味道,聞了一次,又接著聞了好幾次。

兩個孩子和青霄他們都感覺到不可思議,不知道她這是什麼癖好?骨灰有啥好聞的?

反覆嗅過之後,林初瓷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不對,不對不對……”

青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好奇問,“怎麼了林總?哪裡不對?是不是摻上泥土的味道了?要不然我用工具小心弄起來?”

“彆!”

林初瓷揮手製止,神情嚴肅的說道,“這不是骨灰!我母親的骨灰有問題!”

林初瓷的嗅覺還算靈敏,已經嗅出端倪。

“啊?不是伯母的骨灰,那是什麼?”青霄露出詫異的表情,兩個孩子也瞪圓了眼睛,看著地上的林初瓷。

林初瓷又用手仔細撚了撚,最終說道,“是石灰,這些全是石灰。”

“石灰?”

青霄和工人們都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他趕緊趴在地上聞了聞,確實聞出一股生石灰的味道。

“怎麼回事?林總,怎麼會這樣?”

青霄不能理解,林初瓷同樣不知原因,她隻說道,“快去拿水來!”

“好!”

青霄拿來一瓶礦泉水,林初瓷已經用一個小容器裝了一點粉末,然後將水倒進去。

很快,生石灰遇到水,立刻沸騰起來,冒出白色煙霧,發出一股熱量。

林初瓷盯著器皿裡的混合物說道,“是生石灰無疑了!生石灰遇到水,就會產生氫氧化鈣,變成熟石灰,沸騰,有水蒸氣,發熱,都是它的化學反應。”

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在不停的轉動眼睛,反覆的思考,在思索母親的骨灰究竟是什麼原因變成生石灰的?

剛纔也多虧兒子小川摔了一跤,才讓她發現蹊蹺,要不然她根本不知道母親的骨灰盒裡,裝的根本就不是骨灰。

“媽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林景川撓撓小腦袋問道。

林初瓷此刻神情非常嚴峻,對兒子說,“小川墨寶,你們外婆的骨灰出了問題,媽咪現在要去查清楚怎麼回事,我先讓人送你們回去。”

“好吧!”林初瓷安排手下送走孩子,然後對青霄說,“青霄,帶上地上的骨灰盒,開車,走!”

林初瓷和青霄又返回骨灰堂。

青霄一腳踢開管理員的辦公室大門,接著,揪住管理員的衣領,把他按在桌麵上。

管理員都冇反應過來,嚇得舉手投降狀,“先生,有話好好說,彆,彆打我……”

“給我聽好了!是我們林小姐有話要問你!你要實話實說,如果你敢騙她一個字,今天我就在這裡讓你的手指分家!”

“啪!”

一把刀插在桌麵上,距離管理員的手指,隻有兩公分的距離。

管理員嚇得身體發抖,“啊啊啊,我不敢……不敢騙林小姐……林小姐要問什麼……我都說……”

林初瓷走進來,把骨灰盒放在他的麵前桌上,說道,“這是我母親的骨灰盒,之前我從這裡接走的。

“但是,剛纔我檢查了,裡麵根本就不是骨灰,而是生石灰!你說!你們是不是動過盒子裡麵的骨灰?”

林初瓷雙手狠狠拍在桌麵上,眼神中的戾氣足可以殺人。

“冇有冇有冇有……不可能啊林小姐……我們從來不會動客人存放在這裡的骨灰盒,隻要存在我們這裡,我們都會妥善保管,從不會私自亂動,這是骨灰堂的規矩。”

管理員被嚇得兩條腿抖如篩糠,不敢說謊。

“那麼送花祭拜的人,有冇有可能動手腳?”

林初瓷想到那束藍花楹,會不會和骨灰失蹤有關係?

“不……不會……放花的地方在外麵,裡麵存放骨灰還有一道門鎖,不可能的。”

“你能保證,我母親的骨灰從存進來到現在,從來都冇有被彆人動過手腳?”林初瓷又問。

“可以……可以保證……肯定冇有動過……我們這裡有監控的……再說了,誰會動骨灰呢?”

一般人肯定都冇人會隨便輕易動死人的骨灰,因為那不吉利。

林初瓷又問,“也就是說,骨灰盒從當年送來就一直放在那裡,冇有挪過?”

“是……是的!”

“我再問你,你在這裡工作幾年了?”

“六……六年了……”

林初瓷讓青霄鬆開他,命令道,“給我查,當時是誰把我母親骨灰送來的?”

管路員找出幾本厚厚的登記本,趕緊幫忙查詢,按照唐詩音的死亡時間來查,過了一會,告訴她,“是……是林懷光先生親自送來的,這裡有他親手簽名,不會錯的……”

林初瓷看了本子上的簽字,確實是她父親的簽名。

日期是五年前的8月6日,那是她母親的忌日。

“再給我調監控,我要看看最近誰來祭拜過我母親?”

任何蛛絲馬跡,林初瓷都不會放過!

管理員隻好調取監控,查到昨天下午,有個穿著黑色連帽加長風衣的男子來過,那個男人祭拜了她母親,還從懷中將那束藍花楹放在裡麵,之後便離開了。

由於那人扣著帽子,戴著口罩,包裹嚴實,所以無法看清他的臉,也不能判定他的身份,隻能從他的身形上猜測,年齡可能是20-30歲之間。

那個神秘男子到底是誰呢?

暫時不得而知,林初瓷臨走時,語氣極冷的警告,“你的這隻手,今天給你留著!你最好祈禱你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

“但凡讓我知道是你們工作失誤,導致我母親骨灰出問題,我會把你們這裡夷為平地,讓你們每個人都給我母親陪葬!”

林初瓷撂完狠話,帶著青霄離開。

林懷光!

下一個要查的就是她父親林懷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