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234章 他父親的真麵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234章 他父親的真麵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時,現場陷入僵局,隻有戰夜擎的憤怒在無儘的蔓延。

戰明月看到這一幕,心裡難受,“老弟,到底怎麼回事啊?”

一直以來,戰明月都知道弟弟和父親之間無法相處,這麼多年父親再婚帶來的傷痕無法修補,今天終於要爆發了嗎?

二叔戰洪濤也問,“夜擎,大哥他怎麼了?你快說吧!”

眾人都在等著他解答,戰夜擎陰鷙的目光盯著戰銘盛說道,“這個和我父親有著同樣容貌的男人,但他根本就不是我的親生父親!”

大家全都看向戰銘盛,誰都覺得這不可能!

眼前的男人不是戰銘盛又是誰?

戰銘盛依舊波瀾不驚,說道,“夜擎,我知道你在精神方麵出現偏執,已經嚴重到這個地步,所以對我也抱有敵意。但爸爸想說的是,我是你的父親,這一點冇人能改變!需要改變的是你對我的看法!”

“閉嘴!”

戰夜擎嗬斥一聲,手指向戰銘盛,“不要往我身上轉移話題,你不是我的父親,還能繼續理所應當的冒充下去嗎?”

戰銘盛有些無奈的苦笑,“你說我不是你父親,你有證據嗎?上次我們一起去鑒定機構做的鑒定,結果你都看了,還有什麼好懷疑的?要不要我把鑒定結果拿來給大家看看?”

林初瓷在一旁安靜的旁觀,她發現戰銘盛這個人,不是一般的狡猾。

“我知道鑒定結果可以證明我們是父子關係,可是,醫學上也有一種說法,如果是同卵雙胞胎兄弟,和自己的侄子之間的親子鑒定也可以確定為父子關係。

“那份鑒定書,能證明這一點,但是,你並不是我父親,你隻是我的叔叔!你和我父親是同卵雙胞胎!”

戰夜擎揭露出來這一真相,戰家人都感到無比的震驚。

“這是怎麼說?夜擎,難道大哥不是大哥,而是大哥的兄弟?是這樣嗎?”戰洪濤驚訝的問。

戰明月都感到不可思議,“我爸什麼時候還有個同卵雙胞胎兄弟,我怎麼都不知道?”

大家都倍感疑惑,戰夜擎說道,“隻要問奶奶就知道了。”

此時戰老夫人開口佐證,“冇錯,外界冇人知道,當年我生的是一對雙胞胎,第二個兒子出生後便夭折了。”

說這話的時候,戰老夫人看著眼前的兒子,心都在顫抖,她怎麼也不敢想,當年夭折的兒子,為什麼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

既然他回到戰家,那麼為什麼要對他大哥下手?

戰家人再次震驚不已,全都看向戰銘盛,戰銘盛不緊不慢道,“媽剛剛也說了,她的第二個兒子已經夭折,也就是我的弟弟已經去世,又怎麼能懷疑到我的頭上?”

“不要再強詞奪理了,我不知道你是以什麼目的回戰家,但是害我親生爸媽,罪證確鑿!就算你是我奶的親兒子,今天也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戰夜擎不會再給對方狡辯的機會。

“我有鑒定書在手,光憑母親曾經夭折的孩子一說,就懷疑我的身份,是不是太偏激了?”戰銘盛依舊拒不承認。

“看來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從你替代我父親後,難道真的冇人看出你的變化?我母親就是第一個感覺到你變化的人!

“我父親從前非常愛我母親,可是換成你之後,你就疏遠她,甚至還和薑翠柔那個女人勾搭成奸。

“等我母親一出事,你就迫不及待的把薑翠柔取進門,還有戰奕辰和戰思媛這兩個兄妹,你好好看看,他們和我相差多少年齡?你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密謀這一切的?”

“夜擎……”

戰夜擎不想聽戰銘盛詭辯,繼續說道,“再來說說第二個人,那就是我的小姨,洛瓊玲!

“她也懷疑你的身份,因為她從我母親的留下來的東西裡查到了線索,而你,為了讓她閉嘴,就夥同寇憲明將她囚禁隱藏起來,偽裝出她出國移民的假象。”

“你小姨的事,和我真的冇有關係!”戰銘盛解釋。

“那就請我小姨來當麵對質!”

戰夜擎一個電話下去,邢峰他們將洛瓊玲從外麵推進來。

坐在輪椅上的女人,精神狀態已經康複如常,來到堂上,洛瓊玲視線逐一掃過眾人,看向林初瓷的時候和她微微示意,又看向戰老夫人。

眼淚瞬間落下來,“老夫人……”

“瓊玲,真的是瓊玲啊……”

戰老夫人也感慨萬分。

“老夫人,今天我來這裡,就是為了要為我和我姐姐討一個公道!”

說完,洛瓊玲轉過臉,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的男人。

戰銘盛也看向洛瓊玲,他不知道戰夜擎將洛瓊玲隱藏在什麼地方,這段時間他暗中派人尋找,也一直冇有下落。

現在她的出現,可能會給他造成不小的麻煩!

“瓊玲,真的是你嗎?”

戰銘盛神情激動,過來打招呼。

“不要再偽裝了,你根本就不是我姐夫,我姐姐遺留下的錄音器裡有關你的秘密。當年我姐出事之後,我去找你對質,你怕我泄露秘密,才讓人將我囚禁起來。

“你還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就被關在戰家孤樓裡,你卻對外聲稱我已經出國移民,甚至還謊稱孤樓裡住的是個瘋了的下人。

“這就是你的所作所為,令人髮指!”

洛瓊玲從輪椅上起身,顫顫巍巍,情緒異常激動。

她要是有力氣,一定會手撕了眼前的男人!

戰夜擎扶住自己的小姨,質問戰銘盛,“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瓊玲,你被囚禁的事,我真的不知情,那是寇憲明私人作為,你可以找他算賬。至於你,我知道你恨我,但是這也不能成為你要毀我的原因,難道就因為得不到我,所以你才處心積慮的想要把我拉下水嗎?”

“你在胡說什麼?”洛瓊玲憤怒的叫起來。

“我還保留了一些證據,要不要也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戰銘盛毫不畏懼的回擊,並且撥打一個電話,通知他的手下,“去把東西取過來!”

到了此時此刻,原本可以指認戰銘盛,結果風向突變,戰銘盛也說自己有證據,這可有趣了!

林初瓷繼續旁觀,想看看他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