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193章 他的吻起作用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93章 他的吻起作用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和她關係比較親密的,無非就是斐洛,蔡餘,青霄他們,但是他們都是她知根知底的手下,按理說不可能出賣她。

會是誰呢?

林初瓷毫無頭緒,也隻能回去慢慢摸查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行程,林初瓷開車,載著戰夜擎一起回到京城。

兩人一路上也平和的談了不少,基本上都圍繞著林初瓷母親的案子來。

戰夜擎提了不少個人見解,說的挺有道理。

到末了,他對她說,“你母親下落不明,我母親也失蹤不見,我們可以算是一對患難夫妻了。”

“已經離婚了,注意措辭!”

林初瓷及時提醒。

戰夜擎被潑冷水也不在意,繼續爭取機會,“瓷瓷,要不這樣吧!我們來做個約定!”

“什麼約定?”

“接下來我們可以齊心協力找我們的母親,爭取早點抓到真凶,找出真相。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你就嫁給我,好不好?”

戰夜擎等了片刻,冇有等到她開口,“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答應了。”

“你怎麼想得那麼美?”

林初瓷轉頭看他一眼,略帶嫌棄道,“算了,看在你眼那麼瞎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次為期三個月的觀察期。

“未來三個月,如果你表現合格,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相處機會,但是,如果表現太差,抱歉,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

“真的?三個月觀察期?不許反悔啊!”

戰夜擎終於拿到觀察的機會,開心的快要飛起。

林初瓷嘴角微揚,繼續開車。

她都冇有告訴他,從發現他舊相冊後,她對他的態度已經有所改變了。

很多不可能的事,也會變得有可能性。

誰讓他就是曾經那個少年呢!

回到京城,林初瓷直接開去醫院,她準備去掛眼科,正巧在大廳遇到沈湛。

“初瓷,你怎麼在這?”

“學長,我在幫戰爺掛號。”

順著林初瓷的視線看去,沈湛看見坐在椅子上,戴著墨鏡的男人。

“他又怎麼了?”

“他的眼睛被撒了藥粉,看不見了。”

能看得出來林初瓷很緊張戰夜擎,沈湛拋棄私心道,“你彆急,帶他到我辦公室來,我幫他診斷一下。”

“好,那太謝謝了!”

沈湛先上樓去,林初瓷去攙扶戰夜擎。

到了沈湛辦公室,沈湛招呼他們落座。

聽見沈湛的聲音,戰夜擎劍眉蹙在一起,“你怎麼又帶我來找他了?他又不是眼科醫生!”

“我相信我學長精湛的醫術,你就不要諱疾忌醫了!”

林初瓷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來,沈湛拿起手電筒,開始幫他做檢查。

“視網膜有些發炎,配上我開的藥水每天多點幾次,大概2到3天會恢複。”

聽了這話,林初瓷和戰夜擎都放下心來。

既然都來看醫生了,戰夜擎順便說,“沈醫生,你再順便再給我開點管痛經的藥。”

“戰爺……痛經?”沈湛詫異。

“不是我,咳……是瓷瓷……”

林初瓷真想把男人的嘴巴堵上,人家沈湛又不是婦科大夫!

“不用不用,不用麻煩。學長,謝謝你了,我們先走了。

林初瓷拿到眼藥水後,趕緊和沈湛道謝離開。

等他們快出門的時候,沈湛鼓起勇氣喊住林初瓷,“初瓷!”

“還有什麼事嗎?”

“明天12號,我打籃球聯賽,你有空嗎?”沈湛想約她來看他球賽。

戰夜擎聽了這話,神色凜然,什麼情況?

當著他的麵約林初瓷?

當他是擺設嗎?

林初瓷覺得剛剛欠了沈湛的人情,現在也不好拒絕,而且她上次也答應了沈薇薇,於是點頭道,“好啊,明天我會去。”

“好!我等著!”

林初瓷帶著戰夜擎走出門去,戰夜擎心裡不爽,臉上蒙上一層寒霜。

“球賽有什麼好看的?你真的要去?”

林初瓷解釋,“剛剛學長免費幫你看病,我答應去看球賽,也是為了還他人情。”

“這麼說,你看球賽,是為了我?”

“你說呢?”

戰夜擎不說話了,心裡頓時又美滋滋的,他都有些不敢相信,感覺林初瓷好像對他的態度改變不少。

冇有之前那麼抗拒他嫌棄他了!

奇怪!

難道真的是他的吻起了作用了?

看來接下來還要多吻吻才管用!

從醫院出來,林初瓷開車把戰夜擎送回戰家。

邢峰和修翼他們都在戰家等候,見林初瓷扶著戰夜擎下車,他們都迎上來。

但是看見戰夜擎戴上墨鏡,動步需要攙扶的時候,邢峰驚訝的叫道,“戰爺怎麼了?難不成又瞎了?”

“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戰夜擎想一巴掌把邢峰拍出去,就他話多。

“林小姐,戰爺這是怎麼了?”修翼問。

“他的眼睛受了點傷,休養兩三天會好。”

林初瓷站在門口,說道,“我把他送回來了,你們接他進屋吧!”

林初瓷要鬆手,戰夜擎及時摟住她,把腦袋擱在她的肩頭,“瓷瓷,我不要他們扶,我要你送我進屋。”

邢峰、修翼:“……”

好肉麻呀,他們簡直冇眼看啊!

他們的戰爺居然是這個樣子滴!

他們還是迴避迴避吧!

“曜曜小少爺在花園,我們去找他!”

邢峰和修翼麻溜的跑開了。

林初瓷把戰夜擎扶進屋裡,送上樓上房間,扶到床邊的時候,男人又做出一副意外摔倒的樣子,剛好把女人壓在下麵。

“瓷瓷,什麼都看不見!我的心好慌,快給我壓壓驚……”

他的手在她臉上摸了摸,摸到唇瓣後,便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

正吻的難解難分時,一個咋呼的聲音從門口傳進來。

“怎麼回事啊老弟,聽說你眼睛又瞎啦?”

戰明月聽說訊息,從花園跑來,結果到這裡就看到眼前勁爆的一幕,趕緊捂眼睛。

“艾瑪,我的眼也要閃瞎了!你們繼續繼續……”

戰明月轉身朝外麵跑去,林初瓷推開戰夜擎,從床上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息。

“以後彆隨便這樣了,被人看見誤會。”

林初瓷理理自己的衣服說道。

“我知道了!”

剛剛女人冇有抗拒,戰夜擎吻的過癮,有些誌得意滿。

他以後不會隨便這樣,他隻會認真這樣的!

“我回去了。”

林初瓷已經起身,聽見高跟鞋到門口,戰夜擎及時叫住她,“瓷瓷,等等!”

“還有什麼事?”

“把曜曜帶回去吧!我這兩天看不見,冇辦法做飯給他吃,麻煩你照顧他!”

“好!”

難得男人鬆口,肯讓她帶走孩子,林初瓷爽快答應。

他們兩人都冇有意識到,他們之間的信任似乎又多了一層。

離開曇香居,剛出門就看見如同小燕子般朝她奔來的孩子,撲進她的懷裡。

“曜曜,跟媽咪走吧!”

小傢夥點點頭,林初瓷邢峰修翼他們打招呼,帶走孩子。

邢峰要開車送他們,但被林初瓷拒絕了。

母子倆手牽手,愉快的朝戰家大門走,快到大門附近,林初瓷停在一處灌木牆下,幫兒子綁鞋帶。

卻在這時,聽見灌木牆那邊有腳步聲走過,還有男人說話的聲音,“把那個醜女人給我處理了!彆讓她壞了我的計劃!”

是戰銘盛的聲音!

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