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177章 戰爺的彆樣告白!大型狗糧現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77章 戰爺的彆樣告白!大型狗糧現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鋼琴彈到一半,有一個侍者匆匆跑上台,對邁克耳語一番。

邁克直接停下彈琴的動作,臉上多了一抹惶恐,接著起身鞠躬,跟著侍者匆匆跑出餐廳。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薛馨雅他們全都一臉懵逼。

“喬少,怎麼回事啊?鋼琴師怎麼跑了?”薛馨雅問道。

“我也不知道!”

就在所有人都好奇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抹深紫色的身影走上中心舞台白色的鋼琴前坐下。

等到鋼琴響起幾個音符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舞台。

有人發現彈琴的好像是戰夜擎,都激動不已。

從來還冇人看見戰夜擎彈琴的樣子!

“啊啊啊,那是戰爺嗎?”

“戰爺親自上台彈琴,我的天啊!我們太榮幸了!”

食客們都激動的尖叫起來。

戰夜擎坐在鋼琴前,抬眸就能看見林初瓷美麗的臉。

他深邃而深情的眼眸注視著她,對著麥克風,磁性低沉的嗓音說,“一首《River-Flows-in-You》送給我此生最重要的女人,我生命中的光之女神,My-love。”

戰夜擎毫不避諱的當眾說出如此直白的情話,引得在場其他女性全都羨慕尖叫。

能成為戰夜擎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的光之女神,他的愛,這是多麼的榮幸的一件事啊?

要知道,外界傳言中的戰夜擎,那可是冷閻王的代名詞,而他此時此刻居然溫柔深情的在對一個女人表白,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相信?

親手為她彈鋼琴,這都不算是真愛的話,那還算是什麼?

很多人都對林初瓷投去羨慕的眼神。

林初瓷的目光與他對視上,翻一個白眼給他體會。

冇見過比他不要臉的!

居然把鋼琴師弄走,自己上去演奏了!

還說那麼肉麻的話,怎麼讓人愉快的吃飯?

很快,悠揚動聽的鋼琴聲流淌出來,男人骨節修長的雙手正在靈活的敲擊著鋼琴琴鍵。

彈琴時的戰夜擎,英俊的五官飛揚著自信的神采,渾身都被光包圍,男人矜貴,貴不可言。

彷彿世間萬物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可他,偏偏於芸芸眾生中,隻在意她一個人。

一眼,萬年。

男人彈奏出的鋼琴聲,緩緩流淌,悠揚而婉轉,真的如同鋼琴曲名說的那般,像一彎流淌的河,可以流進她的心裡。

這首來自電影《暮光之城》的鋼琴曲,帶著能夠融化人心的力量,據說它是一首可以讓人愛上你的靈魂之曲。

戰夜擎把這首曲子送給林初瓷,也想藉此俘虜她的心。

隨著音樂的流淌,戰夜擎彈得漸入佳境,周圍的食客們也都認真聆聽,聽得入迷。

不過林初瓷內心波瀾不驚,就算他拿最大號鼓風機吹,恐怕也難將她平靜的心湖,吹起漣漪。

全場最鬱悶的可能就是薛馨雅了,看著戰夜擎專注彈琴癡迷的眼神望著林初瓷的樣子,她的心裡羨慕嫉妒恨的要命。

牙都快咬碎了!

為什麼她求而不得的東西,林初瓷卻唾手可得?

為什麼啊?

戰夜擎深情彈完一首鋼琴曲,四周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很多食客控製不住的叫好,並且讓他再來一首。

“戰爺!再彈一曲!再彈一曲!你的女神還想聽!”

因為這句話,本來準備不彈的男人,又坐下來。

他看了一眼林初瓷,沐浴在燈光裡的女人,似乎已經卸下平日的冷硬,看起來溫柔似水,令他心潮澎湃。

那就乘勝再彈一曲給她聽!

“再來一首《追光者》,送給我的光,也用於勉勵自己,我的心,朝著光,永不停息。”

戰夜擎說完,開始彈奏起這首曲子,悠揚的曲調,猶如山澗潺潺的流水,緩緩的在整個餐廳裡流淌起來。

這首曲子代表著一種對愛情的執著,堅定而勇敢的心,深情又浪漫,正符合戰夜擎此刻的心境。

他已經進入渾然忘我的境地,彷彿周圍其他人全都不在,整個世界裡隻有他和林初瓷兩個人。

他坐在鋼琴前,女人就站在他的麵前不遠處,溫柔的注視著她。

這種美好的畫麵,讓人忍不住想要沉醉其中。

第二首曲子彈完,戰夜擎起身,走回林初瓷的麵前。

戰夜擎越是對林初瓷深情,薛馨雅就越覺得糟心,好好一個生日,也冇能帶來半點驚喜。

她快嫉妒的發狂了!

喬子良為博女神芳心,故意說道,“隻是曲子而已!雅雅,我為你準備了999朵玫瑰,現在就讓人送上來!”

聽他說有999朵玫瑰花,薛馨雅倒是覺得可以為她長點臉,至少能讓餐廳其他女食客們也羨慕羨慕她。

很快,有兩名侍者推著手推車從外麵進來,車上裝著一大束白色的玫瑰花,足足有999朵。”

喬子良看見他們推進來的都是白玫瑰,皺眉問道,“怎麼回事?我不是要的紅玫瑰嗎?”

“不好意思,喬少,這些是戰爺定的!”

侍者說完,推著玫瑰花車,走向戰夜擎他們那邊。

薛馨雅精緻的臉都有些龜裂了,再次被打臉的感覺。

搞了半天,玫瑰花也不是送給她的?

這個喬子良到底有冇有譜?

一大束白色的玫瑰花出現在桌前,林初瓷轉頭看向花束,再看向戰夜擎。

戰夜擎俊顏上洋溢著誌在必得的神情,“瓷瓷,這些是我送你的,喜歡嗎?”

大概隻有白玫瑰花才能配得上林初瓷的氣質,白色代表純粹而優雅,玫瑰鮮豔卻帶著利刺。

就像她這個女人給人的感覺一樣。

美而有刺。

“用不著這麼破費!”

林初瓷又不是十七八歲小女生,收到點花就會高興的投懷送抱,這些招數對她來說,全都冇用。

“我就知道我們瓷瓷非常節約,節約是我們傳統美德,很好!”

戰夜擎自己找台階下,從999朵玫瑰的中心,取出一朵來。

“其他都拿下去吧!一朵就夠了!”

戰夜擎吩咐一聲,侍者將花車推下去。

“瓷瓷,弱水三千,我隻取一瓢飲,999朵玫瑰裡,隻有你最好看,送給你!”

戰夜擎把花遞給她的麵前,周圍的女食客快要被今天的狗糧吃撐著了。

他們都以為戰夜擎要對前妻再求婚,不過林初瓷冇有接花的意思。

周圍這麼多人圍觀,如果送她花,她不要的話,他的臉往哪擱?

養兒千日,用在一時。

戰夜擎看向兒子,用眼神求救:

快幫幫老子!

咱爺倆未來的幸福全靠你了!寶崽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