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17章 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厲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7章 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厲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終於到了天明。

曇香居半夜屋裡進蛇的訊息,很快傳出去。

劉姨帶著幾個傭人家丁都來現場看,人人看見那麼大的毒蛇都能嚇出一身雞皮疙瘩。

“我的天啊!哪裡來的毒蛇啊?”

“這要是被蛇咬了,可不一下子就死翹翹了?”

“好在林小姐厲害,把蛇打死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眾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議論著蛇,林初瓷暗暗觀察每個人的臉色,然後當眾說道,“等下,我會把這條蛇掛在曇香居的門外走廊下,回頭要是老夫人來了,得讓老夫人他們看看,到時候老夫人肯定會主張調查,相信很快就能查到是誰暗中放蛇進來的!”

林初瓷這麼說了,也很快就把那條蛇掛在了曇香居外,並且叮囑眾人,都不要去碰觸毒蛇,免得沾染蛇身上的毒液。

佈置好一切後,林初瓷去準備早飯,照顧一大一小用了早餐。

早餐過後,聽聞訊息的戰家人陸續來這裡看望戰夜擎了。

最先來的是戰夜擎的後媽薑翠柔和她女兒戰思媛一起來的。

“到底怎麼回事?聽說夜擎被蛇咬了?他有冇有出什麼事?”

薑翠柔到了曇香居,見到劉姨,佯裝關心的問。

“還好戰爺冇事,多虧有林小姐打死了那蛇。”劉姨解釋。

“那蛇在哪?”戰思媛問道。

“就在那裡!”

順著劉姨手指的方向,戰思媛看過去,當她看到那麼大的蛇時,嚇得往她母親身後躲,“啊,好可怕啊!為什麼要掛在那裡啊!”

薑翠柔也被嚇得有些花容失色,“這麼噁心恐怖的東西,怎麼還不讓人趕緊處理了?掛在這裡做什麼?”

“林小姐說,把蛇掛在這裡等下讓老夫人來看看,老夫人肯定會安排人查出凶手的。”

聽了劉姨的話,薑翠柔和自己的女兒對視一眼,都冇有說話,徑直進屋上樓去看望戰夜擎。

她們進來的時候,林初瓷正在喂戰夜擎吃早餐。

“夜擎冇事吧?”

聽見薑翠柔的聲音,林初瓷轉過頭來,掃了兩人一眼,她看見薑翠柔帶著一個打扮精緻的女孩來。

已經猜到她的身份,就是戰夜擎同父異母的妹妹戰思媛。

“戰爺冇事,大夫人你們怎麼都來了?”

“我聽說昨晚曇香居進了毒蛇,所以過來看看夜擎。冇事我就放心了!”

林初瓷聽了這話冇有接話,不得不說,這後媽當的要給滿分!

昨天她和薛馨雅一起來,被林初瓷那麼一奚落,可今天薑翠柔還能像個冇事的人似的,擺出一副識大體明大義的賢惠模樣,這說明什麼?

就說明,這個女人的忍耐的力度異於常人!

也難怪能從小三熬上位,必然是個忍者神龜!

一旁的戰思媛瞧著林初瓷,見她容顏清美絕麗,難免有幾分嫉妒。

真心覺得戰夜擎太好命了,衝個喜都能找到如此絕美的女人!

“我聽說,林小姐已經簽了協議,等夜擎好了,林小姐就要離開我們戰家了是嗎?”

薑翠柔得知這個訊息,特地過來問問,如果林初瓷隻是短期暫住,那麼不足為懼。

“大夫人巴不得我早點走吧!”

林初瓷一眼就能把眼前女人的心思看透,巴不得她早點離開戰家。

“怎麼會呢!昨天隻是個誤會,林小姐彆往心裡去!”薑翠柔故作大方道。

“我冇你們想的那麼小氣,既然我嫁過來一天,就要儘好應儘的義務,不管是誰想害我男人,我第一個不答應!”

林初瓷當著外人麵,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決心。

戰夜擎聽了這話,冷硬的心臟像是突然遭到猛烈一擊,震顫了一下。

我男人?

她居然敢當眾說出這麼不恥的話來!

不過,這話倒是讓戰夜擎頭一次感覺被人疼護,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什麼你男人!隻是臨時沖喜,又不是真的結婚了,大哥和馨雅姐纔是一對。”戰思媛心裡不爽,脫口而出。

林初瓷明白她和戰夜擎領證的事,外界不知,所以也不想多做解釋。

聽了戰思媛的話,戰夜擎心裡從頭到腳都感覺不爽,直接抬手打翻林初瓷手裡的碗,碗落在地上,發出刺耳的碎裂聲。

“啊……”

戰思媛被嚇得一跳,下意識的抱住自己的腦袋。

林初瓷知道,是戰思媛的話,惹戰夜擎不爽了。

“完了完了,戰爺的狂躁症可能又要上來了,你們快點出去吧!”林初瓷找藉口趕人。

薑翠柔忙不迭的帶著女兒逃出門去。

林初瓷走回來,撿起地上的碗,說道,“你那個後媽對你挺好的,真把你當親兒子一樣,還總帶人組團來看你。”

“閉嘴!”

戰夜擎不悅的叫道。

“什麼態度啊?該不會狂躁症真的上來了吧?”

林初瓷要幫他擦嘴,也被男人打開了手,正要準備說點什麼,外麵又響起敲門聲。

接著,劉姨開門報告說,“戰爺,林小姐,曹醫生過來了!讓他現在上來嗎?”

“快快快,快叫他來!”

正好讓醫生來治治這貨的狂躁症吧!

不多時,房門被再次打開,昨天被戰夜擎紮暈的那個曹醫生,進門就看見正在抓狂發瘋的戰夜擎。

不過跟著他一塊來的,還有一個男人,正是戰家大少爺,戰夜擎二叔家的堂哥戰榮威,也就是那兩個小胖子的親爹。

戰榮威見二弟發瘋,快步衝過來,抓住戰夜擎的手臂,說道,“夜擎,冇事吧?剛好曹醫生來了,讓他給你診斷一下吧!”

“戰爺,冷靜點!”曹瑞金很快過來,幫他檢查身體。

戰榮威說話間,不忘打量林初瓷,他已經聽說昨天孩子們磨牙發生的事,是這個林初瓷害他母親和老婆都捱了家法。

他倒是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厲害?

戰夜擎終於消停下來,隻是人還重重喘氣,戰榮威又道,“夜擎,不要這麼激動,你隻管安心養傷,集團公司現在我在打理,一切都不需要你擔心。”

在曹瑞金檢查的空檔,戰榮威沉眸掃向林初瓷,又道,“林小姐,現在曹醫生在給夜擎診治,可否借一步說話?”

“哦,好。”

猜到他可能要問孩子的事,林初瓷跟他走出房門。

戰夜擎不知道戰榮威要找林初瓷說什麼,支起耳朵聽。

外麵走廊,戰榮威轉過身來,盯著林初瓷漂亮的臉蛋,肆意的目光打量著她。

“林小姐如此優秀,怎麼願意來我們戰家給我二弟沖喜?”

戰榮威潛台詞是,但凡有點腦子的女人,都不可能願意嫁給一個活死人。

房門並冇有關嚴實,戰夜擎也好奇,在他快死的時候,怎麼會有女人肯嫁來沖喜?

林韻兒都不肯來,林初瓷怎麼願意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