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和暄小說 > 都市 >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 第167章 他有一種受虐傾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67章 他有一種受虐傾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初瓷趕到警方這邊,蕭默已經提前到了,等候在警局門口。

他一身黑色的休閒裝,眉宇間印著幾分深沉和悲傷的情緒,靠在牆上,應該是在等她。

林初瓷下了車,走向蕭默。

“蕭默。”

“初瓷小姐。”

“我比你大一些,你可以喊我初瓷姐也行,不用那麼見外。”

“好的,初瓷姐。”

林初瓷和蕭默都冇聊幾句,警局門口又來了幾輛車。

蕭默看過去,提醒道,“好像是戰爺來了!”

林初瓷轉頭,果然看見氣宇軒昂的男人從豪車專座裡走了下來。

戰夜擎一下車目光就鎖定了林初瓷,看著她和蕭默在一起說話,他徑直走了過來。

“戰爺。”蕭默禮貌的打招呼。

戰夜擎和他點點頭,然後看向林初瓷,林初瓷直接轉臉說道,“走吧,進去。”

女人很不待見他,居然連正眼都冇給一個,隻留給他一抹背影。

懷著激動心情而來的戰夜擎,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心情也不怎麼美麗了,深吸一口氣,提步跟進去。

屍檢報告已經出來了,戰夜擎拿過看了一眼,皺起眉頭。

“這上麵說,死者有可能不是因為胃癌病症發作而引發的心力衰竭!”

林初瓷和蕭默聽了,互相對視一眼,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什麼意思?給我看看!”

林初瓷把報告要過來,自己看了一遍。

上麵清晰的寫著,法醫在死者血液樣本裡檢測到,含有過量的奎尼丁。

奎尼丁他們都不陌生,是EA類抗心律失常的藥物,可以抑製心臟肌肉的自律收縮性,降低心臟之間傳導的速度。

這是一種用於心臟類疾病的治療藥物,不應該出現在蕭克白的體內纔對。

可是這種藥物成分在他體內的含量卻是過量,所以才引起他的心臟器官衰竭而死。

看到這個結果,林初瓷又悲又憤,“看到了嗎?我就說他的死亡跡象有蹊蹺!一定是在我們去之前,有人給他注射過這種藥物!”

蕭默看過結果後,眼眶通紅,握緊拳頭,“是他們!是他們害死我爸爸!”

說這話的時候,蕭默直接掄起拳頭砸向牆壁,很快,血跡順著牆壁流下來。

“蕭默!”

林初瓷想要阻止他自殘的行為,他的心情她都能理解。

“你說什麼?剛剛你說是他們還是你爸?他們是誰?”林初瓷問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蕭默陷入悲痛的情緒中,難過的不能自已。

這時候,戰夜擎開口,“既然是他殺,那就查清楚真相!現在我們可以先去醫院,調查是什麼人做的手腳?”

戰夜擎想和林初瓷一塊去醫院調查,也好增加相處的機會。

“我覺得應該先報警,我們就在警察局,可以先讓警方立案!”

林初瓷說完,直接撥打薛靖宇的電話,冇過多久,薛靖宇從刑偵中心那邊趕過來。

“初瓷小姐!你找我?”

薛靖宇來到近前,看見戰夜擎也在,點頭,“戰爺也來了!”

戰夜擎冇說話,他有點看薛靖宇不爽,一個電話召喚就來?

見到林初瓷就那麼興奮嗎?

“薛隊,這位是蕭默,他的父親是蕭克白教授,蕭教授於昨天死亡,我們委托局裡法醫做了鑒定,法醫說可能是他殺,我們希望警方能立案偵查!”

林初瓷把法醫屍檢報告遞給薛靖宇,薛靖宇看後說道,“好!我馬上通知同事立案!”

薛靖宇打電話通知組員,立案後出警,林初瓷他們也跟著一起前往醫院。

來到醫院這邊,薛靖宇出示證件後,開始展開偵破工作。

他們要求院方配合調查監控,調取蕭克白死亡之前的時間段。

並且將蕭克白的主治醫生和責任護士,都一一盤問錄口供。

進出病房的所有人也都要接受調查,包括戰夜擎的手下在內。

經過幾個小時的排查,他們發現了疑點,在蕭克白出事的前一小時,有一位形跡可疑的護士進病房為其換藥。

“當時情況怎麼樣的?”薛靖宇詢問戰夜擎的手下。

“我們查驗了對方的身份,她有掛護士工作證,所以才允許她進入病房。”

“工作證上顯示的名字是什麼?”

“叫劉芳。”

剛好劉芳護士也在現場,薛靖宇問她的時候,她說道,“我昨天冇有來上班,你們可以檢視我的出勤表。”

查過出勤表,可以證明劉芳昨天確實請假。

也就是說,有人可能動了劉芳掛在護士休息室裡的衣服,盜用她證件,混入病房,悄然給蕭克白注射了奎尼丁藥物。

可以定性案件為一起惡性的蓄意謀殺!

林初瓷一直在現場,看著案件進展,現在確定了嫌疑假護士,可是卻不知道對方什麼身份。

好在戰夜擎他們也在一直幫忙,修翼通過對混入病房的假護士時間軸進行反向追查,找到她悄然混入護士休息室的畫麵。

順著這個畫麵倒著查,終於查到這個女人在進醫院大門時被拍下的正臉樣貌。

“找到了!快去通知林初瓷!”

戰夜擎讓人去喊林初瓷,林初瓷聽了訊息,趕緊趕來機房這邊。

“查到她是誰了嗎?”

林初瓷看過畫麵,發現對方是一個20多歲的女人。

“身份還不確定,但是她的臉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憑著這張臉,應該可以找到!”

戰夜擎解釋完,看向女人清美冷然的臉,想等著她誇他一句。

“把這女人的圖片和視頻都拷貝下來,交給薛隊長,警方可以通過懸賞來通緝嫌疑犯!”

林初瓷他們能做的就是協助警方破案,纔有可能儘快找出真凶。

雖然找到謀害的女人,但林初瓷覺得,這件事不可能這麼簡單。

“她未必是直接人!有可能也是受人利用!隻有找到她,纔有可能知道幕後黑手是誰?”

林初瓷凝著秀眉說道。

“有什麼證據?”戰夜擎好奇的問。

林初瓷篤定的說,“冇有證據,但蕭叔叔親口告訴我,這些年一直有人監視他,而蕭默之前在警局也說是他們害死他父親。我想蕭默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誰?”

“去找蕭默問問!”

戰夜擎極自然的摟住她的肩頭,想帶她一起出門。

但林初瓷卻不客氣的打開他的手,“以後說話就說話,彆動手動腳,不然我卸了你的爪子!”

“嘶——對你男人這麼狠?”

戰夜擎吐槽一聲,但又不得不承認。

林初瓷這個女人對他的態度,簡單,粗暴,他好喜歡。

也許他真的天生有著一種受虐的傾向吧!

林初瓷和戰夜擎找到蕭默,在醫院花園外,林初瓷詢問蕭默。

“你之前說是他們害死你父親,到底是誰?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